• <thead id="q5gaig"></thead><style id="q5gaig"></style><div id="q5gaig"></div>
            • <strong id="aqhro4"></strong><big id="aqhro4"></big><noframes id="aqhro4">
              <legend id="aqhro4"><dl id="aqhro4"></dl><noframes id="aqhro4">
                • <font id="aqhro4"></font>
                    <font id="yf9970"></font><form id="yf9970"></form>
                    •     在一架正在穿越國境的私人飛機上。

                          莫寒與聯絡人正面對面喝著酒。

                          “大北島好像出事了。”聯絡人說道。

                          “哦發生什麽事了?”

                          “據說遭遇了襲擊。”

                          “政府?”莫寒第一個反應就是來自政府的襲擊。

                          畢竟,以大北島的規模,以萬仞會的勢力。

                          就算是同級別的宗門也不可能會去襲擊大北島。

                          沒有誰有絕對的實力,能夠碾壓大北島。

                          哪怕是那位至高無上的張天師和龍虎山天師教也做不到。

                          只有政府才有這個實力。

                          “不知道,昨天晚上在大北島的朋友通知我的。”

                          “目前情況怎麽樣?”

                          “已經聯絡不上了。”聯絡人說道:“不過大北島有大蛟坐鎮,哪怕是來自政府的攻擊,也夠他們吃一壺的。”

                          “算了,不管大北島什麽情況,都和我們沒關系了。”莫寒淡然說道。

                          “是啊,既然決定脫離萬仞會,不管是大北島還是大蛟,都已經與你沒有任何關系。”聯絡人笑著說道:“萬惡之盟花了那麽大的價錢,把你這尊大神請過去,他們可不希望你三心兩意。”

                          “我只是答應給他們當五年的教練。”莫寒不以爲然的說道:“如果他們以爲我從此就成爲他們的奴才,那他們就想太多了,如果有必要的話,我不介意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那你可要手下留情,畢竟他們現在是你的金主,可不要和他們鬧的太過。”聯絡人莞爾說道。

                          “行了,我有分寸。”

                          就在這時候,莫寒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老鄧,什麽事?”

                          “你現在在哪裏?”

                          “我現在在飛機上,剛剛穿過國境。”

                          “你出國了?”

                          “是,國外有個組織請我出去做教練。”莫寒說道。

                          過去他和鄧閑洋合作的還算愉快。

                          即便是後來兩者分開,也算是和平分手。

                          所以兩人偶爾還是會聯系。

                          “什麽組織?”

                          “萬惡之盟。”莫寒回答道。

                          他也沒什麽遮掩,畢竟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意大利萬惡之盟?”

                          “就是那個。”莫寒回答道:“你有什麽事嗎?”

                          “就是打算和你喝個酒,看來是沒那個機會。”

                          “沒事,我也就出國幾年,而且你也可以來意大利,我做東。”莫寒豪爽的說道。

                          “那好吧,沒其他事了,你定下來和我說一聲,如果我有出國的計劃再聯系你。”

                          “好說。”

                          莫寒挂斷了電話,聯絡人看了眼莫寒:“是老鄧?”

                          “是。”莫寒並未遮遮掩掩,而是直接的點頭。

                          聯絡人沒有多說什麽,這算是他們的默契。

                          當初聯絡人從鄧閑洋的手中,奪走莫寒的代理權。

                          他和鄧閑洋也算是結下恩怨。

                          不過莫寒始終不曾和鄧閑洋翻臉。

                          這讓他有些失望。

                          畢竟,如果莫寒與鄧閑洋翻臉的話。

                          那麽他們就再也不可能合作。

                          可是鄧閑洋卻是精明過人。

                          哪怕是心中不爽,依然與莫寒時常聯絡。

                          就像是莫寒的大哥一樣。

                          莫寒也是隔三差五的給鄧閑洋驅寒溫暖。

                          就在這時候,聯絡人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庚老怪,現在大北島的情況怎麽樣?有沒有什麽損失?”

                          “死光了全死光了”庚老怪的聲音帶著幾分恐懼:“整個大北島全滅,大蛟、兩大妖族,還有一千多個培訓的殺手,全部被殺了”

                          “什麽?怎麽回事?”

                          “不知道昨天晚上,一個人闖入大北島,然後就開始大開殺戒,而且指名找你家那位莫寒”

                          “找莫寒?”

                          “沒錯,大蛟當然不樂意,然後就和那個魔頭打起來,結果就幾個回合,大蛟就被那個魔頭殺了,就連他的妖丹都被那個人捏爆,而那個魔頭那個魔頭居然把大蛟的本體現場活剝生吞了”

                          “你你是說大蛟也死了?你沒和我開玩笑吧?昨晚你給我電話的時候,還挺輕松的。”

                          一旁的莫寒皺了皺眉頭,不過他沒有插嘴,而是靜待著聯絡人的下文。

                          “我他媽的腦子進水了和你開這個玩笑?”庚老怪的語氣突然變得激動:“莫寒到底惹了什麽人?整個大北島都被他害慘了,活下來的人和妖族加起來不到二十個人,半個大北島被摧毀了,剩下的一半也是血流成河,你敢相信,這就是一個人幹的。”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那個魔頭好像在大蛟臨死前,得到一些信息,當時那魔頭沒逼問我,不然的話指不定我就把你供出來了,你和莫寒最好小心一點,能跑多遠跑多遠,短時間內千萬不要回國,我言盡于此,你們好自爲之。”庚老怪說完就挂斷了電話。

                          聯絡人半響沒說話,過了許久,轉頭看向莫寒。

                          “莫寒,你最近有沒有招惹什麽敵人?”

                          “你這話說的,幹我們這行,每次任務都會招惹敵人。”

                          “莫寒,我沒在和你開玩笑,大蛟死了,整個大北島被殺的血流成河,庚老怪說這都是一個人幹的,而且那個人指名就是找你。”

                          “你在開玩笑吧?”

                          “我沒有開玩笑,你再仔細想一想,你確定沒招惹什麽不該招惹的人?”

                          “我的所有任務你都知道,就算有哪個人的背後有恐怖的背景我也不知道,每一個任務都是你過目的,如果有人知道的話,那肯定你比我更清楚。”

                          “那人不止是實力恐怖,手段殘忍,而且行徑更是令人毛骨悚然,他居然生生的將大蛟吃掉。”

                          莫寒聽到聯絡人的話,突然嚇了一跳。

                          生吞活物血肉?

                          怎麽這麽像是中了髒法九子的人的症狀?

                          莫寒突然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聯絡人看到莫寒的臉色,心頭也在打鼓。

                          “莫寒,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麽?”

                          “前幾天,張鼎托我辦了一件私事。”

                          “什麽私事?”

                          “他似乎是與什麽強人放對落了面子,然後托我陰了對方一次”莫寒的臉色非常難看:“我不知道那人實力如何,不過對方卻是中了我的法術。”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