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系統說的話猛然一驚,木蘭半晌才明白其意思。

        “寶寶,你是說八貝勒他不在地下,連他的屍體都沒有找到?”木蘭皺眉懷疑道。

        系統焦急的繼續說明情況:“木蘭,雖然那處廢墟還沒清理完,但我已經基本能看清裏面的環境。

        現在下面除了一個還有一口氣的侍衛,還有一個已經死去的侍衛外,我竟是再沒有看到有其他人。”

        木蘭皺眉搖頭道:“可是,這怎麽可能呢,寶寶,八貝勒他當時,他當時應該就跟胤禛他們在一起,你之前不是已經確定的嗎?”

        系統感覺自己如今也是一頭霧水:“是啊,木蘭,我確定,八貝勒他那會就在禦書房裏,他不可能有機會離開。

        不說他的腿斷了,根本就走不了路,就算他能走,難道外面的人還會看不見,還都是瞎子不成。

        再說了,那個八貝勒他又不會隱身,他又不會憑空長出一雙翅膀,難道他還能飛到天上去不成。”

        木蘭心裏這時卻是一個激靈,一個念頭快速的閃過了腦海。

        “寶寶,你確定那個人是八貝勒,會不會他只是一個傀儡,只是一個障眼法,真正的八貝勒根本就不曾出現,是有人在背後指揮,要不怎麽解釋他人會憑空消失。”

        那個禦書房在坍塌後,可是一個密封的環境。

        再加上周圍有那麽多人,有那麽多雙眼睛在看著,怎麽可能會有機會讓人逃走。

        系統忙否定道:“木蘭,你之前不是還怕發生像九阿哥那次的意外,叫我仔細去掃描過嗎,我確定那個人就是八貝勒。

        他的靈魂沒有任何變化,肯定就是他,這是不會有錯的,而且就在震動發生前,康熙還在叫侍衛把八貝勒帶出去。

        這不就證明八貝勒他當時還在禦書房裏,如今那幾個侍衛都在地底下,八貝勒他又怎麽可能會不見。”

        木蘭聞言後苦笑道:“寶寶,雖然你這麽說,可現在八貝勒他就是不見了,如果一切真像是你說的這樣。

        又怎麽解釋現如今的這個情況,還是說,有人剛才錯把他當成是侍衛和小太監,直接救出來後帶走了?”

        對于木蘭的這個猜測,系統不認同的直接道:“木蘭,不可能的,十阿哥可是一直守在那裏,他又怎麽可能會錯人八貝勒,再說盯著那裏的人那麽多,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木蘭苦惱的按了按眉心,煩躁的歎氣道:“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系統面對著這個問題,一時間竟是也無法回答。

        木蘭想了想又開口道:“是八貝勒背後真有人在幫他,所以把他提前救了出去?”

        要說藏身在八貝勒的背後之人,木蘭和系統也是早有懷疑,而且目標也就是那唯二之人。

        “木蘭,我倒是有一個想法。”系統突然說道。

        木蘭打起精神催促:“說。”

        系統有條理的解釋道:“木蘭,你說既然不是地震,那禦書房是如何坍塌的,它這可不像是八貝勒的書房,是那條蚯蚓在作亂。

        這次沒有蚯蚓,也沒有地震,可還在周圍引起這麽大的反應,可見當時震動的威力極大,還有八貝勒,按著他的性格來說。

        今天這麽快就認罪,本就不太正常,我們之前不就在懷疑他留有後手,肯定是另有目的,他先是提出想要見你。

        還有後面問康熙的那些話,感覺就是有點破罐子破摔,就是在拖延時間,最後才越說越氣憤,還真把康熙給惹怒了。

        最後他掙紮著不讓侍衛把他帶走,還說了一句,那什麽時間到了,看來他的確是有一個明確的時間。

        我剛才也仔細算了,在那個震動發生時,正好就是一個整點,這些應該能證明我的這個猜測,我……”

        “寶寶,你就別跟我繞圈子了,快說重點。”木蘭聽了這麽一大通,耐心已經是瀕臨。

        系統無奈的繼續:“好吧木蘭,我是懷疑,會不會就是八貝勒自身引起的這場震動,會不會是他把自己當成了引爆點。

        所以他才會在最後關頭,拼命的想要去接近康熙,不想離開那個禦書房,就是因爲一旦他引起爆炸,也是有距離限制的。”

        木蘭皺眉遲疑道:“把自身當成了引爆點,寶寶你是說,炸彈?”

        要真是這樣,那還真是玉石俱焚,瘋狂的想要同歸于盡。

        “木蘭,我現在說的,不一定是真的炸彈,若是八貝勒背後真的有人,就比如說那個一體雙魂。

        那麽她們能拿出來的東西,不一定就是這個世界裏原有的,也許還有很多是我們都不知道的異物。

        這也許就是我掃描了八貝勒,可是卻什麽也沒有發現的原因。”系統越說越肯定,也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木蘭心裏面涼飕飕的,聲音都不自覺放低了:“要是按照寶寶你這麽說,那現在我們找不到八貝勒,是說他已經被炸的粉身碎骨,不,是直接灰飛煙滅了?”

        “很有可能,否則解釋不了八貝勒他的消失。”系統表示認同。

        木蘭聽著暗暗咂舌,要一切真如系統所說,這個八貝勒還真是個狠人。

        不光是對敵人狠,對自己也狠。

        系統繼續說道:“木蘭,我是先這麽猜測的,至于是不是真的,還要看之後的查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迹。

        就比如說八貝勒的衣服,還有一些殘軀之類的,不過要真是威力太大,像是你說的那樣,直接粉身碎骨,還有灰飛煙滅。

        那也有可能會一無所獲,不過那幾個離八貝勒最近的侍衛,如今還有兩個人活著,要真是威力那麽大的話,他們應該全死了才對。”

        想象著系統所說的畫面,木蘭搖頭惡心的皺眉,感覺想象力太豐富也不好。

        “寶寶,你還是先注意盯著那邊,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獲,不過若是真的找不到八貝勒,也不知十阿哥會不會鬧起來。

        不過不管怎麽樣,今天的事必須要有一個說法,總不能就這麽稀裏糊塗的混過去……”木蘭最後不放心的叮囑。

        對于她的說法和提醒,系統很聽話的准備照辦。

        怎知也就在系統准備離開時,卻正好發現屋裏有別的情況。

        “木蘭,胤禛他快醒了。”系統高興的提醒道。

        一聽這話,木蘭趕緊低頭緊張的看去,就見胤禛正皺眉眼球滾動,看來人是真的快要醒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