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t9ma0p"></strong><center id="t9ma0p"></center><font id="t9ma0p"></font><i id="t9ma0p"></i><dd id="t9ma0p"></dd>
    •     木蘭一邊叫著胤禛的名字,想要早一點喚醒他,一邊忙拿出靈泉水來。

          雖然胤禛傷的並不重,但被壓在地下那麽久,還是難免會有些影響。

          等到胤禛模糊的睜開眼睛,只感覺眼前霧蒙蒙的,壓根就看不清楚。

          一時間都不知自己身處何地,只感覺有些昏昏沉沉的惡心。

          直到聽到木蘭的聲音響起,又被她給喂了一些水之後。

          他整個人才漸漸的恢複些精神,眼前的景物也慢慢的變得清晰。

          就是混亂到有些疼痛的腦子裏,也開始回想起昏迷之前發生的事。

          一想起那些紛繁複雜的景象,胤禛就閉眼難受的伸手扶額,皺著眉惡心的想要嘔吐。

          看著他這個狀態和反應,看來是有輕微的腦震蕩,木蘭便壓著不讓胤禛他起身,以免暈眩的情況越發嚴重。

          等胤禛閉眼平靜了一會,再喝了幾口靈泉水之後,才感覺整個人舒服了一些。

          木蘭見狀也松了口氣,想著給胤禛吃點什麽藥,能盡快緩解他的病情。

          “皇阿瑪,還有十三,他們兩個怎麽樣了?”胤禛靜了靜睜開眼略顯著急的問道。

          木蘭聞言後還沒有回答,系統就先把康熙和十三阿哥的情況說出。

          知道他們兩個還沒有醒後,木蘭就把情況跟胤禛說了,安慰他先好好照顧自己。

          知道皇阿瑪和十三雖然受了傷,但沒有生命危險之後,胤禛才終于放心了一些。

          之後他也沒忘記問蘇培盛,看來是記得蘇培盛最後救他的事。

          木蘭笑著拍拍胤禛的手安撫道:“放心吧,蘇培盛他也沒事,就是受傷了要多養養,這次他救了你,咱們以後對他好一點。”

          胤禛點點頭暗歎一聲,雖說奴才保護主子是應該的,也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可也不是每個奴才在危急關頭,都能舍命去救主子的。

          由此可見蘇培盛對他的確是一片忠心,胤禛想著以後要對他善待一些,也要爲蘇培盛的以後多做些打算。

          見木蘭和胤禛安靜的不說話了,系統在一旁看著心裏著急,它忙提醒道:“木蘭,你快問問胤禛,還記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麽,還記不記得八貝勒他到底做了什麽?”

          木蘭聽著系統的話,神色間未見變化,回複系統她會問,接著就把事情發生之後,她所見的所聞之事說出。

          當聽到誠親王幾次三番想要阻止她救人,胤禛那雙帶著點血絲的暗沉黑眸中,突然閃過寒涼刻骨的殺意。

          等聽到誠親王被辛巴咬的哀嚎不已,淒慘無比可憐兮兮的昏過去後,他眼中又有些忍俊不禁的笑意。

          不過聽到當時沒有人幫忙,全都在冷眼旁觀之後,胤禛的心裏也跟著有些泛冷。

          他可以想象當時木蘭的孤立無援,眼神溫柔回應的握緊了木蘭的手。

          聽到木蘭說在那個時候,只有十阿哥旗幟鮮明的站出來,還跟誠親王對上之後,胤禛的臉上的神情也有幾分複雜。

          他雖然不喜老八和老九,但是對于老十,卻不是那麽厭惡,只覺得他是腦子笨,所以才會被老八他們糊弄。

          當然了,他對老十也沒有多少好感,最多就是眼不見爲淨而已。

          不管這次老十站出來,是爲了想救皇阿瑪,還是爲了救老八,他胤禛都記下了這個人情,以後自是有歸還之時。

          想到了十阿哥,胤禛就想起了八貝勒,他眉頭緊皺眼中複雜且混亂,越回想當時的一切,越感覺頭部在悶痛難受。

          木蘭見狀忙安慰他幾句,還以爲胤禛是被那些人的所作所爲給氣的,就再次給他喂了點靈泉水。

          等到胤禛稍稍舒展眉頭好了一些,他才沙啞著聲音問道:“找到老八了沒有?”

          木蘭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把系統的發現說出,畢竟這件事現在她還不能完全肯定。

          要是胤禛問別人,就會知道清理的工作還未完全完成。

          系統這時在她耳邊再次催促,並且還提供了一個新消息。

          那就是最後的兩個侍衛也被救出,雖然一死一傷,但它也再次確定那片地底下沒人了。

          就是十阿哥看到那個情況,也是焦急憤怒的叫著加派人手,想要把地底下給翻個底朝天。

          其實到了現在,那裏基本已經被清理幹淨,若是八貝勒真的在那裏,不可能會見不到他的人。

          不管是活人,還是屍體,總會留下痕迹。

          對于木蘭沒有在第一時間回答,臉上的神色看著還是如此猶豫。

          胤禛也沒有産生不耐和意外,而是心有所感的加了一句。

          “是不是找不到老八,他,消失了。”

          胤禛的這句話一出,不只讓木蘭驚訝的挑眉,就是系統的也停下了說話。

          “你怎麽知道,八貝勒他消失不見了?”木蘭不解的問著胤禛,心裏閃過了一個念頭。

          胤禛聽到木蘭這麽說,就知道自己猜對了,算是印證了他的猜測。

          見木蘭似乎有許多的疑惑需要解答,胤禛再次回想起在災難發生前的事。

          當時他看到老八看著那個自鳴鍾,又神色詭異的說了一句“時間到了”,他當時心裏就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不過他那時並不曾想到,老八的目標會是他們,還是采取同歸于盡的法子。

          他那時心裏第一個想法,就是擔心木蘭和弘曆。

          懷疑老八是不是布置了人手,想要再次對木蘭他們母子動手。

          他知道老八恨他,同時也了解他。

          知道如果木蘭和弘曆出了什麽事,這件事絕對會給他致命的打擊。

          沒想到他卻是看錯了老八,他竟會變得那麽瘋狂,完全失去了理智。

          也就在那時,胤禛在昏迷之前的最後一眼,看到八貝勒整個人如同沙子一樣,在轟然巨響之時,化作了漫天的血雨。

          那個情景雖只在眨眼之間,也是在他昏迷之前,但卻讓他永生難忘。

          胤禛不知那是怎樣詭異的法子,竟會在如此短的時間,還是用那樣恐怖的手段,讓一個人消失于無形。

          就好像這個人從不曾存在過一樣。

          之前胤禛甚至都有些懷疑,他之所以會有這個記憶,是不是受傷太重産生的後遺症,也許只不過是他的一個幻想。

          卻沒想到他真的問出口後,得到的卻是木蘭肯定的答案。

          也是到了這時,他才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老八當時的確是整個“爆炸”了。

          如今就是不知除了他之外,是否還有別人看到那一幕。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