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胤禛的回憶和講述,木蘭難忍心中的震驚。

        沒想到事情真如系統所說,八貝勒還真是個“引爆點”。

        系統這時開口道:“木蘭,看來我們的猜測是真的,這場爆炸還真是八貝勒所爲,不過只聽胤禛說的這些,可見八貝勒是已經死的透透的。

        這在一瞬間就炸成了血雨,連一點的痕迹都沒有留下,可見這個爆炸的威力強大,不過有一點,我倒是有些奇怪。”

        “寶寶你奇怪什麽?”木蘭不解的問。

        系統很快的回道:“木蘭你看啊,這八貝勒他不惜利用自己來報複,肯定就是想要跟康熙和胤禛來同歸于盡。

        他故意拖延時間,不想離開禦書房也是因爲這個,想來他是早知道到了那個時間會發生什麽,也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可他要真是想同歸于盡,爆炸的威力又那麽大,直接把禦書房都給震塌了,可怎麽康熙和胤禛他們受傷都不重。

        不,也不是說不重,而是我發現不管是已經死去的侍衛和小太監,還是有幸活著的人,造成他們受傷的原因。

        基本都是因爲房屋倒塌,那些落下的房梁和石磚所引起,並不是來自于因爲爆炸而起的直接傷害。

        要不就依著可以把八貝勒炸成飛灰的威力,當時距離他那麽近的幾個侍衛,肯定當場就會損命,絕對也會屍骨無存。

        又怎麽可能有繼續存活的希望,可如今康熙和那些侍衛受的傷,都屬于是間接傷害,你說八貝勒他怎麽就能夠確定。

        他這樣的自殺式攻擊,會要了康熙和胤禛的命,如果這其中稍後一點疏忽,就會使所有的計劃付諸流水的功虧一篑。

        八貝勒他如何敢這樣不顧一切,不給自己留一點後手,木蘭,我覺得八貝勒可不是這樣考慮不周的人。

        他既然對胤禛和康熙都有仇恨之心,也不會臨了臨了的就心軟,所以我不管怎麽想,總覺得裏面有不對,是前後矛盾,有諸多疑點。”

        木蘭聽完細細的想著,也察覺出幾分不對來:“寶寶,你這話是說,八貝勒他有可能並不知那個爆炸,威力最大是來自于自身。

        雖然會引起大範圍的震動,卻不會給周圍人本身帶來致命的傷害,也就是,並不會百分百的傷害到胤禛他們。”

        “木蘭,我就是這個意思,我懷疑,八貝勒他是不是被騙了。”系統語出驚人。

        木蘭驚訝道:“被騙了?”

        系統略顯激動的提醒:“對,木蘭,你忘了上次那個預言遺書的事,那時就是一個人做了前菜,可不防有人在後面加了料。

        你說這次會不會又是那個一體雙魂之人,其中一個告訴八貝勒,他這麽做可以報仇,可以殺掉康熙和胤禛。

        而另一個在後面找到了機會,把八貝勒能夠引爆的東西給換了,又或是降低了威力,所以才導致了現如今的這個情況。”

        聽著系統的猜測,木蘭的眉頭漸漸皺緊,細想著還真覺得有可能。

        畢竟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她和系統其實也不用太過驚訝。

        這時已經從回憶中清醒的胤禛,見木蘭臉色難看中帶著些恍然,就微眯起鳳眼沙啞著聲音問:“木蘭,你是不是知道老八他致死的原因。”

        被胤禛這麽一問,木蘭快速的回神,也不好故意隱瞞。

        她點頭回道:“如果你沒有看錯的話,我倒是知道有幾樣東西,可以造成八貝勒那樣的死亡,不過那些東西輕易不可能得到,看來隱藏在八貝勒背後有高人。”

        聽到木蘭這麽說,胤禛一點也不意外,他也認爲光依著老八,做不出今天這種事。

        可要說到這背後的“高人”,胤禛心裏也開始有諸多猜測。

        “木蘭,你說會不會跟前段時間的那個遺書預言有關。”胤禛的思維十分的敏銳,很快就想到關鍵的地方。

        主要是這些事都是近期發生,又都是那麽的古怪和蹊跷,很難讓人不把它們聯想到一起。

        木蘭認同的點頭道:“我也有這個懷疑,不過目前還沒找到什麽證據,就只能之後再仔細查一查。”

        她說完見胤禛的臉色蒼白,可見就算受傷不重,可還是給他的身體造成了負擔,就笑著寬慰道:“好了,你好好的養傷。

        這些事等身體好一些之後再說,現在八貝勒他也死了,我們的敵人也少了一個,這些事也可以暫時先放下……”

        聽著木蘭的勸說,胤禛不如她想的那麽理所當然,知道這件事並不會輕易的完結。

        起碼他相信等到皇阿瑪醒來,不管是對于老三,還是對于消失的老八,都會做出相應的處理。

        而之後的事情發展和變化,也還有折騰和糾纏的地方。

        知道木蘭說這些都是在關心他,胤禛便眉眼舒展的笑著點點頭。

        也就在這時,弘曆從外面回來了,他一進屋就見阿瑪醒了。

        弘曆那是立即就激動跑上前,要不是想著阿瑪剛受了傷,他真想直接撲進阿瑪的懷裏。

        櫻桃等人見到王爺已經醒來,而且看著狀態還算不錯,紛紛都放下了心中的擔心。

        木蘭看著胤禛和弘曆在說話,就吩咐櫻桃把胤禛醒來的事傳出去,還讓她叫人送來適合胤禛食用的膳食。

        至于如康熙那裏的情況,雖然她能從系統那裏得知,可現在當著胤禛的面,她還是叫櫻桃去打聽。

        等胤禛在吃完了膳食之後,又被木蘭催著喝了點靈泉水,自我感覺身體恢複不錯的他,便准備去看一看還未醒的康熙。

        木蘭原本還想阻止,可想著如今的情況,還有她一直想給康熙喂點靈泉水,如今這一去不就正好行事。

        既然是這樣,木蘭就陪著胤禛一同前往,弘曆也是吵著鬧著的要跟著。

        因爲胤禛的腿腳受了點傷,不能長時間的走路,便讓小太監擡了軟轎來。

        等稍後到了康熙的住處,外面守著的人已經少了許多。

        系統也告訴木蘭,在旁邊的屋子裏,除了幾位高位的妃嫔,一些分位低的早已離開。

        至于皇子,則是全都在那裏守著,就是身上有傷的誠親王,也是孤零零的坐在角落裏。

        因爲他今天辦的蠢事,如今壓根就沒人搭理他。

        而誠親王估計也是怕,萬一康熙醒來他不在,要是被人給告上一狀。

        到時候他連個解釋和辯解的機會都沒有。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