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2rhrev"></dl><strike id="2rhrev"></strike><tfoot id="2rhrev"></tfoot>
            <address id="2rhrev"></address><tfoot id="2rhrev"></tfoot><style id="2rhrev"></style>
                            1. <noscript id="ams8p3"></noscript><del id="ams8p3"></del>
                                    1.     車一路開到醫院,沈安安窩在楚煜的懷裏,蜷成一團。

                                          楚煜緊鎖著眉頭,覆上沈安安的額頭,還是很燙。

                                          “安安,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到醫院了!”

                                          沈安安眯著眼睛,無力的靠在他的肩膀,輕輕點了點頭。

                                          “我沒事,放心!”

                                          楚煜聽聞,忍不住喟歎。

                                          “你就不能軟弱一次?”

                                          沈安安輕笑出聲,“軟弱給誰看?”

                                          “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這麽堅強。”楚煜正色言道。

                                          沈安安好似沒聽明白,笑容斂去,難受的秀眉蹙起。

                                          緊了緊手臂,“不過是發燒,小事而已。”

                                          楚煜目光閃過一抹複雜,垂眸看她。

                                          明明身體冷的發顫,卻還是硬裝堅強著說沒事。

                                          他多希望看到她對他軟弱一次,對他撒撒嬌。

                                          冬兒急速卻又保持著平穩駕駛,卻時不時就擡眼看看後視鏡。

                                          楚煜對沈安安的心疼躍然于臉上,沒有絲毫的隱藏。

                                          這個男人是喜歡沈安安的。

                                          也許比喜歡還要重。

                                          天已經很晚了。

                                          眼看著沈安安越燒越厲害,只能就近找醫院。

                                          車停穩,楚煜抱起沈安安就往裏跑。

                                          冬兒緊忙跟在了後面。

                                          “醫生,我挂急診!”冬兒跑去挂號。

                                          值班醫生擡了擡眼皮,“怎麽了?”

                                          “發燒了。”

                                          “發燒得去發熱門診,跑這兒來幹什麽?”

                                          那種漫不經心的態度,讓冬兒不由得起急。

                                          “麻煩您先幫我們看一下可以嗎?我朋友就是吹了冷風,感冒引起的發燒!”

                                          發熱門診一般都是隔離傳染病的,且需要各科排查,非常麻煩。

                                          那值班醫生哼了一聲,“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讓你去發熱門診,真要是有什麽傳染病的話,到時候誰負責?”

                                          “你說誰有傳染病?”冬兒一下子就急了。

                                          那醫生也不含糊,“你橫什麽橫,我們這是按規章制度辦事,這是規定,發燒就得去發熱門診,最近傳染疫情頻發,真要是出了事,你負責任嗎?”

                                          冬兒氣結,“我說你有病吧?你到底給不給看?”

                                          “說了是你規定,你聽不明白?”

                                          冬兒怒道,“不明原因的發熱才需要去發熱門診,我都說我們這只是感冒著涼,需要趕快用藥,根本不需要去發熱門診!”

                                          “你說是感冒就是感冒了?你這人可真逗!”

                                          “你!”冬兒氣的想發飙。

                                          可偏偏現在情況不容她發飙,還是嫂子的身體重要。

                                          楚煜照顧沈安安,卻聽到冬兒與人爭執的聲音。

                                          “出了什麽事?”

                                          “我說大小姐發燒要挂急診,她非得讓我們去發熱門診。”

                                          楚煜冷眼掃過值班醫生的桌上還放著電視劇,明擺著就是想推卸工作。

                                          “你喜歡張美曦是嗎?”

                                          那值班大夫是個二十幾歲的女孩兒,看到楚煜本就兩眼放光。

                                          如今這個帥的一塌糊塗的男人竟然和她閑聊。

                                          這不會是……搭讪吧?

                                          瞬間,語氣柔和下來。

                                          “是啊,您怎麽知道?”

                                          “我看到你手機裏在放

                                          值班醫生一愣,“你,你怎麽知道?”

                                          楚煜目光冷冷,聲音卻溫和。

                                          “我看到你手機裏在放青春往事,你馬上安排給我朋友診治,我可以讓你見到張美曦。”

                                          “真的?”

                                          “這是我的名片!”楚煜禮貌的遞出名片。

                                          值班醫生將信將疑的接了過去。

                                          上面赫然寫著星尚娛樂總裁楚煜。

                                          星尚娛樂的確是張美曦簽約的新東家,難道眼前真的是星尚娛樂的總裁?

                                          腦袋裏努力回憶了一下,好似前一陣子網上看到過他的照片。

                                          好像是和沈氏的大小姐沈安安一起跳舞的畫面。

                                          忽然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一臉興奮,“我真的可以見到我的偶像嗎?”

                                          “當然!”楚煜點頭。

                                          “太好了,我馬上去安排,您稍等!”

                                          值班醫生一下子就殷勤起來。

                                          吩咐著小護士,“驗一個血常規。”

                                          “是!”

                                          護士走到沈安安的跟前,紮上止血帶,肘前靜脈采血。

                                          “嘶好疼。”沈安安緊皺著眉頭道。

                                          楚煜心疼,安撫的撫摸著她的額頭,“忍一下,馬上就好。”

                                          抽血化驗結果很快就出來。

                                          確實是感冒引起的發熱,還有些炎症,值班醫生建議挂水。

                                          楚煜同意,畢竟挂水藥效快,可以盡快緩解不適。

                                          值班醫生特意找了一個單間的病房,讓沈安安躺下來輸液。

                                          冬兒跟著著急又氣憤的弄了一腦門汗。

                                          忍不住抱怨道,“這種醫生就應該拉出來暴揍一頓,還讓她見明星?見鬼去吧!”

                                          楚煜坐在床邊,將沈安安輸液的手調整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又爲她蓋上了被子。

                                          才轉頭言道,“什麽都不如安安的身體重要。”

                                          冬兒也深知這個道理,卻還是不免氣惱,“氣死我了,真想胖揍她一頓,讓她長點兒記性!”

                                          楚煜深意言道,“會的。”

                                          輸液果然藥效很快,差不多過了二十多分鍾,身體的熱度就下去了不少,且額頭上一層薄汗。

                                          “溫度降下去了!”冬兒欣喜的松口氣。

                                          楚煜緊盯著的眼神,也忽的放松下來。

                                          交代道,“再觀察觀察,發燒容易反複。”

                                          “嗯,好的!”

                                          楚煜又道,“我出去一下!”

                                          冬兒點頭稱好,隨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邊。

                                          看著沈安安安靜的躺在那裏,雙頰潮紅。

                                          眉頭時皺時疏,迷迷糊糊睡著了,卻睡的並不安穩。

                                          冬兒一臉擔心,眼睛不時盯著藥瓶裏的藥水余量。

                                          不一會兒,出去的楚煜又折了回來。

                                          “安安怎麽樣?”楚煜進門第一句話。

                                          “剛剛試了試體溫,沒有再燒起來。”

                                          楚煜點頭,“那就好。”

                                          沈安安睡夢中,嘴裏似乎在說什麽。

                                          楚煜急忙越過冬兒,奔到床邊。

                                          “安安,你感覺怎麽樣?”

                                          沈安安眼睛用力的睜開,複又閉上。

                                          腦袋裏昏沉沉的,似夢似醒。

                                          感覺胸口悶悶的,想咳嗽又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嚨一般的喘不過氣來。

                                          沈安安小臉幾乎要抽抽到一起。

                                          噘著嘴,好似呓語一般。

                                          楚煜聽不太清楚,急忙俯身貼了過去。

                                          “安安?你要什麽?”

                                          沈安安又張了張嘴。

                                          “我聽不太清楚,你說需要什麽?”“阿宸……”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