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xca33c"></big><sup id="xca33c"></sup><u id="xca33c"></u><thead id="xca33c"></thead><div id="xca33c"></div>
      1. <option id="vjpcb0"></option>
          1. <th id="vjpcb0"></th><ins id="vjpcb0"></ins><optgroup id="vjpcb0"></optgroup>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聖祖 > 正文 第2809章 這個鍋我可不背!

                “老畜生,我趙鐵川就算是化爲厲鬼,也不會放過你!”

                在所有人複雜的目光之下,趙鐵川的慘叫之聲忽然停滯了一下,緊接著便是化爲這麽一道怨毒到了極致的高聲,讓人毛骨悚然。

                而當這道怨毒之聲落下之後,灰白色光芒肆虐之中,黑光已是悄然消散,待得一切塵埃落定,天空之上哪裏還有趙鐵川的半點影子?

                “護盟大陣,竟然恐怖如斯!”

                看著那同樣緩緩消散的灰白色光芒,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趙鐵川可是至聖境巅峰的強者啊,竟然這麽一下就沒了?

                而且趙鐵川還不是普通的至聖境巅峰強者,位至帝宮四長老,專修肉身力量,如此強者,在那護盟大陣攻擊之下,竟然都僅僅只堅持了十數息的時間。

                堂堂的蒼龍帝宮四長老,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不得不說可悲可歎,或許趙鐵川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是這樣的一種死法吧?

                但事已至此,就算諸多修者不想相信,聖醫城之中,都再也找不到趙鐵川的一絲氣息,連那最後的黑色光芒,都已然消失殆盡。

                “就這麽……死了?!”

                聖醫盟年輕天才陣中,吳劍通臉色極其精彩,似乎還有不肯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因爲那實在是太不真實,也太不可思議了。

                “莫晴師姐,這件事,恐怕和雲笑脫不了幹系吧?”

                曾經的聖醫盟大師兄甯書佑,眼眸之中精光閃爍,突然問出這句話來,而被他問到的乃是一個身形曼妙的黑衣女子,正是如今已經晉升到大師姐之位的莫晴。

                經過這一年多時間的修煉,莫晴的純陽仙體再一次激活,也讓她的修爲和柳寒衣一樣,突破到了至聖境初期的層次。

                這從某種程度來說,已經不能再算是年輕一輩了,但莫晴的年紀實在是輕得不像話,甚至是比甯書佑吳劍通等人還小得多。

                這一次大戰爆發,莫晴沒有和那些至聖境強者呆在一起,而是被其師魏歧派來保護這些年輕天才,必要的時候,她可以帶著這些天才逃命。

                原本莫晴都已經做好突圍的打算了,沒想到雲笑如同神兵天降,一出現在聖醫城,就將幾大帝宮強者擊殺,連帶著兩大帝宮長老,都被鬧得灰頭土臉。

                自雲笑出現之後,莫晴的目光就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個粗衣青年,看著雲笑一次又一次耀眼的表現,她就與有榮焉。

                早在潛龍大陸的時候,莫晴就對雲笑情根深重,但這份感情有沒有一個圓滿的結局,連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只是心甘情願想要幫上一些忙罷了。

                再次的重逢,莫晴忽然發現自己這至聖境初期的修爲,都快要跟不上雲笑的腳步了,那個家夥,已經成長到殺至聖境後期強者如殺雞的地步。

                “不然呢?難道你真的相信夢千愁會殺了趙鐵川?”

                耳中聽著甯書佑的問話,早就心下笃定的莫晴,不由瞥了這個前大師兄一眼,此言一出,不少聖醫盟的天才們,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對護盟大陣的攻擊,能擊殺趙鐵川一點都不覺得奇怪,而最讓他們疑惑的,還是夢千愁控制的大陣攻擊,怎麽就突然轉向趙鐵川,還將其生生擊殺了?

                從甯書佑和莫晴的一問一答之中,這些聖醫盟天才都猜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如此結果的始作俑者,依舊是那個淡然懸浮在天空上的粗衣青年。

                “他是如何做到的?”

                相對于聖醫盟這些一時之間不太明白的修者們,外間的心毒宗兩位,卻早就猜到一些東西了,但他們卻有一些不能理解,因爲做到這樣的事,簡直驚世駭俗。

                “嘿,這個世上,還有什麽是我大哥做不到的嗎?

                一旁的赤炎,對雲笑早就是盲目的信任了,他很是享受心毒宗衆人震驚的臉色,此言一出,身旁的柳寒衣許紅妝等女,都是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

                今日之事雖然讓人震驚,但這些從潛龍大陸就跟著雲笑的小夥伴,早就見識過雲笑化不可能爲可能的各種手段,並不會和其他人一樣大驚小怪。

                在他們看來,雲笑能做到這一點,根本沒有什麽大不了的,要是哪一天他真的滅掉了蒼龍帝宮,這些人又該是何種表情呢?

                抛開心毒宗和聖醫盟又是震驚,又是欣喜的心情不說,陸家諸人的臉色,可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尤其是族長陸絕天,其目光死死盯著夢千愁,蘊含著一絲壓抑的暴怒。

                “夢大長老,有什麽私怨不能私底下解決嗎?你可知道這樣做會壞了大局?”

                盯著夢千愁看了半晌的陸絕天,最終沉著臉說出這樣的幾句話來,讓得所有人的臉色再次變得精彩了幾分,尤其是聖醫盟諸人的臉色。

                這種內讧的戲碼,無疑是聖醫盟衆人喜聞樂見的一幕,夢千愁剛剛才殺了趙鐵川,轉眼之間陸絕天就對其問責,最好是狗咬狗一嘴毛。

                “絕天族長,難道你也相信我會殺趙鐵川?”

                夢千愁臉色青黑一片,卻不得不解釋一句,他相信以陸家族長的精明,應該能猜到一些東西吧,這一刻他問心無愧。

                “那到底怎麽回事?”

                陸絕天自然也是有思考的,皺著眉頭問聲出口,今日夢千愁若是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此後的戰鬥之中,他都要防著這個帝宮大長老了。

                “還能怎麽回事?不就是公報私仇呗!”

                夢千愁還沒有說話,一道不合適宜的熟悉之聲陡然傳來,讓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轉到了天空上那個粗衣青年的身上。

                說話之人自然就是雲笑了,對于這樣的結果,他頗感滿意,一個至聖境巅峰長老的死,恐怕又能讓那對帝宮夫婦憤怒幾分吧?

                “是你!雲笑,肯定是你,是你在搞鬼,對不對?”

                雲笑的開口,無疑是讓夢千愁瞬間明白了一些東西,因爲在他的心中,能做到這一步的,恐怕也只有這個妖孽的家夥了,連聖醫盟大長老秦破雲也做不到。

                可夢千愁雖然心中笃定是雲笑搞的鬼,但他又極其想不通,對方到底是用一種什麽樣的方法,讓得自己控制之下的大陣力量,轉而攻擊趙鐵川的?

                這可是夢千愁花費了半個月時間,甚至加上以前數年的考察,這才反控的護盟大陣啊,沒理由這麽短的時間內,就被雲笑重新掌控啊?

                陣法之術,已經是夢千愁除本身修爲之外,最爲自信的一門手段了,他甚至可以稱之爲九重龍霄第一陣法師。

                這一點,在他先前反控護盟大陣之後,連聖醫盟大長老秦破雲,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

                但是現在,恐怕他這第一陣法師的名頭,很快就要保不住了。

                “夢大長老說什麽?我怎麽聽不懂?明明是你殺了趙鐵頭,還想嫁禍到我身上,這個鍋我可不背!”

                雲笑又怎麽可能在這個時候承認,不過當他口中這番話出口後,卻是有更多的人相信其中有貓膩了,臉色也變得更加古怪。

                雖然雲笑知道自己剛才的把戲很快就要被拆穿,但能在此之前再惡心一下夢千愁,何樂而不爲呢,對于這些帝宮長老,他從來都沒有絲毫好感。

                “啧啧,護盟大陣積累千年的一大半力量,竟然被你用來殺了自己人,夢大長老,你還真是舍得啊!”

                雲笑並沒有就此停口,此言一出,讓得不少人都是意識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發出一擊的護盟大陣,未必還能發出第二擊。

                就算能發出第二擊,威力也未必比剛才那一擊更大,這只是一個時間積累的能量,再想要獲得那樣的效果,恐怕就得等上許多年。

                這一點身爲聖醫盟大長老的秦破雲無疑是知之甚深,當此一刻,他忽然有些惆怅,暗道護盟大陣的力量要再多一些的話,是不是連夢千愁都能擊殺了。

                到了這個時候,不少人都是相信了夢千愁的推斷,認爲剛才轟殺趙鐵川的手段,並不是這位帝宮大長老所控制,而是雲笑詭異的手段。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秦破雲就有理由相信,雲笑已經在無形之中奪回了護盟大陣的控制權,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喜訊。

                雖然他不知道雲笑到底是如何奪回大陣控制權的,但至少今日一戰的轉機已經到來,只要有那個粗衣青年在,說不定陸家和蒼龍帝宮都要铩羽而歸。

                “雲笑,你真當我們都是傻子嗎?會相信你的鬼話?”

                夢千愁恨不得一口老血噴死雲笑,卻不得不忍住,他這句話不僅是說給雲笑聽的,更是說給那邊的陸絕天等人聽的。

                其話中之意,就是在表明如果陸絕天等人真的相信趙鐵川是他夢千愁所殺,那就是傻子,就是蠢貨,想不想當傻子蠢貨,就在一念之間。

                事實上陸絕天早就發現其中有些不對勁了,剛才只是下意識地想要問個清楚罷了。

                夢千愁又不是傻子,犯得著在這衆目睽睽之下,擊殺身屬同門的帝宮四長老嗎?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