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amt2gl"></blockquote><ul id="amt2gl"></ul><b id="amt2gl"></b><pre id="amt2gl"></pre><ins id="amt2gl"></ins>
    1.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聖祖 > 正文 第2811章 爆陣

          “你們說,夢千愁這老家夥,不會也在大陣一擊之下,如那趙鐵川一般灰飛煙滅吧?”

          聖醫盟年輕天才陣中,吳劍通顯得有些興奮,他們畢竟不太了解護盟大陣的一些細節,只知道剛才的至聖境巅峰強者趙鐵川,根本就不堪一擊。

          夢千愁的名氣雖然比趙鐵川大了不少,但在衆人看來,兩者同爲至聖境巅峰,被一擊必殺的可能性決然不小。

          對于吳劍通的問話,甯書佑沒有回答,而是瞥了一眼身旁的莫晴,卻見得這位大師姐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天空上那個粗衣青年。

          看到這一幕,甯書佑不由頗爲惆怅,曾幾何時,他還是聖醫盟的第一天才,對于天賦驚人的莫晴,還是有一些想法的。

          不過現在,甯書佑的這些心思,只能是深埋心底了。

          那個叫做雲笑的家夥,實力比他強上百倍,或許只有那樣的人物,才能配得上莫晴這般的天之驕女了吧?

          “我相信你,你會贏的!”

          莫晴完全沒有感應到甯書佑的眼神,似乎連吳劍通的問話也沒有聽到,她口中喃喃聲落下,昭顯了對雲笑極度的信心。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盡都集中在天空之上,看著那從天而降的一道灰白色光束,諸人的腦海之中,都浮現出剛才趙鐵川灰飛煙滅的場景。

          聖醫盟所屬盡都是一片興奮之色,反觀陸家族人們,卻是臉色凝重,

          因爲他們清楚地知道,一旦夢千愁步了趙鐵川的後塵,那他們就只剩下撤離聖醫城這一條路可走了。

          既然雲笑控制了這護盟大陣,就說明外間的心毒宗衆人隨時都可以進來,到時候他們要是還不走的話,說不定偌大的陸家,真的要徹底覆滅了。

          不過像陸絕天這樣的人物,倒是知道能擊殺至聖境巅峰強者的一擊,哪怕是護盟大陣積累千年的能量,最多也就是能發出一兩擊。

          而且這第二擊的力量未必有第一擊足,只要夢千愁有什麽保命的手段扛過這一擊,那麽一切就還有希望。

          唰!

          在所有人目光注視之下,天空上的灰白色光束,早就鎖定了帝宮大長老,這一刻的速度看起來並不快,卻讓所有人都揪緊了心。

          一些靈魂力量強悍的頂尖強者們,都能感應到這一道灰白光束中的能量,比起剛才擊殺趙鐵川那一擊來,似乎要弱了一些。

          但即便是這樣,也未必便不能擊殺夢千愁,何況就算是將這位帝宮大長老擊傷,今日的局勢就會立即倒向聖醫盟這一方。

          “想殺我,做夢!”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認爲被鎖定的夢千愁,不可能避得開這一道灰白色光芒攻擊的時候,從這位帝宮大長老的口中,陡然發出一道厲聲咆哮。

          砰!

          接下來衆人就看到了讓自己極度震驚的一幕,只見夢千愁舉起左拳,狠狠在自己胸口拍了一下,讓得他們都認爲這老家夥是被雲笑逼得失心瘋了。

          反觀雲笑在看到夢千愁的動作之時,不由眉頭一皺,感應著從某些地方散發出來的氣息,他忽然輕輕歎了口氣。

          “噗嗤!”

          一口殷紅的鮮血從夢千愁口中狂噴而出,而這些熾熱的鮮血並沒有從天空掉落,而是准確地噴吐在了他右手之中的陣旗之上。

          嗡!

          當這些屬于夢千愁的鮮血沾染上其手中陣旗時,一道磅礴的能量直接從陣旗之上噴發而出,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這老家夥想要做什麽?”

          聖醫盟大長老秦破雲臉色也有些凝生,身爲頂尖的陣法宗師,或許除了雲笑之外,也只有他才能隱隱感覺到一些護盟大陣的變化了。

          但由于秦破雲對某些東西並不了解,因此他只是感應到了一些氣息的變化,卻感應不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或許也只有下方一直注視雲笑的莫晴,才在看到前者的臉色變化時心頭一沉,暗道恐怕是發生了讓雲笑不太想面對的變故啊。

          “終究還是小看了這老家夥啊!”

          雲笑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事實上在夢千愁伸出手來捶自己胸口的時候,他就知道想要靠大陣力量擊殺或者重傷這位帝宮大長老,應該是不可能了。

          嘭!嘭!嘭!

          就在雲笑暗自歎息,諸多聖醫城修者們異樣的眼神之下,從聖醫城外圍的一些地方,赫然是爆發出一道道爆炸之聲。

          這些爆炸聲幾有近百道之多,感應著這些爆炸聲所在的位置,秦破雲的臉色無疑變得有些難看,他終于是猜到那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那是……護盟大陣的陣點?”

          作爲聖醫盟最頂尖的陣法師,這些年來秦破雲研究得最多的,就是這護盟大陣,自然是知道大陣的陣點方位。

          此刻無數護盟大陣的陣點爆裂而開,可想而知這門護盟大陣已然被生生破壞了。

          而這樣的結果,和剛才夢千愁吐血揮動陣旗的動作,應該是脫不了幹系。

          事實上這也是雲笑先前擔心的問題,他一直都在奢望夢千愁發現不了這些細節,或者說忽略了這些東西,但事實證明,帝宮大長老並不是省油的燈。

          龍霄戰神的遺法,固然是能讓雲笑在一柱香時間內,輕易反控護盟大陣,畢竟他才是這種手段的創始人,對于這門手段有著更深的了解。

          但終究有一個時間的限制,在這麽短的時間內,雲笑又不能明目張膽去進行那些反控大陣的動作,一切都只能讓禦龍劍在暗中進行。

          這就導致了一個弊端,那就是雲笑控制護盟大陣的手段,其實嚴格說起來是一個假像,一旦夢千愁有所察覺,化解起來也是極爲簡單。

          當然,以雲笑的手段,夢千愁想要重新拿回護盟大陣的主動權,那也是不可能輕易辦到的,雲笑也絕不可能讓其成功。

          想來夢千愁也是發現了這一點,在知道不能重新拿回大陣控制權後,爲了避免自己被那道光束轟傷,他當機立斷,走了一條極端的路。

          既然不能重新控制大陣,甚至這門大陣反而會傷到自己,那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了,就是徹底破壞這門聖醫盟的護盟大陣。

          雲笑只是暫時掩蓋了夢千愁先前那些陣旗的氣息,但在這位帝宮大長老用精血爲引之後,卻是在那麽一瞬間感應到那些陣旗的位置。

          畢竟那些陣旗都是夢千愁一根根換的,這麽一瞬間的時間已然足夠,他借著自己精血的牽引,直接引爆無數陣旗,徹底破壞了這門護盟大陣。

          這其中的因果說起來複雜,事實上也就在一念之間。

          夢千愁這人也極其果斷,若是抓不住那轉瞬即逝的機會,連他都不知道等待著自己的命運到底是什麽。

          哪怕是只是一小半的護盟大陣力量,也會讓夢千愁吃不了兜著走,雖然未必會讓他像趙鐵川那般灰飛煙滅,可重傷未必不能辦到。

          在這種微妙的關頭,夢千愁不想冒這樣的險,因爲他就算最終逃得一條性命,這次的任務失敗,回到蒼龍帝宮,也會受到極其嚴重的懲罰。

          蒼龍帝宮宮規極嚴,哪怕夢千愁身居高位,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他可是知道那兩位帝宮主宰是如何的心狠手辣,未必便會在乎自己這個帝宮大長老的性命。

          不得不說夢千愁當機立斷的決定,讓得他化解了這一刻的危機。

          在那些爆炸聲響起的同時,轟到他面前不到一丈距離的灰白色光束,瞬間便煙消雲散了。

          饒是以夢千愁的定力,這一刻也不由驚出一背的冷汗,同時也爲自己當機立斷的決定感到慶幸不已,他已經能感應到那道光束中的磅礴力量了。

          “哈哈哈,雲笑,原來你也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短暫的驚悸過後,夢千愁似乎是恢複了帝宮大長老的自信,聽得他大笑三聲,口氣之中蘊含著一抹毫不掩飾的嘲諷。

          夢千愁的意思是在說,雲笑剛才說自己反控護盟大陣的說法,就是在此虛張聲勢,害得他都差點信了,沒想到化解起來這般容易。

          說實話,剛才夢千愁真是被嚇了一跳,要不是靈光一閃用自己的精血引爆陣點,說不定此刻他已經栽在雲笑手中了。

          不過現在嘛,夢千愁一朝重拾信心,認爲自己是被雲笑給忽悠了,自己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未必便比這個毛頭小子差。

          對方只是用一種取巧的方法,這才臨時反控了護盟大陣,如今大陣被毀,一切重回原點,以夢千愁的戰鬥力,絕不會怕了雲笑。

          “雲笑,不知道你這祖脈之力,還能堅持多久呢?”

          這或許才是夢千愁心中最大的倚仗,因爲他知道雲笑能達到至聖境巅峰的修爲,只是靠著強悍的祖脈之力。

          可祖脈之力的催發,也是有一個時間限制的,受到的壓力越大,戰鬥越是激烈,祖脈之力保持的時間就越短。

          此刻距離雲笑催發祖脈之力,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兩個時辰的時間了,夢千愁就不信這小子還能堅持多久,一旦到了那個時候,恐怕就要任由他宰割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