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4yuo7j"></strong>
    • <code id="joe8j1"></code><tfoot id="joe8j1"></tfoot>
              1. <dt id="b2to73"></dt><tbody id="b2to73"></tbody><font id="b2to73"></font><ul id="b2to73"></ul>

                      納蘭錦繡越找越灰心,她已經走了很遠,喉嚨都快喊破了,可依然沒有紀博衍的影子。她感覺到自己已經和大家走散了,可她不在意,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找到她的孩子。

                      她走進了林子,繞來繞去,身邊寥寥落落剩下的人也不見了。耳邊隱隱有野獸的嚎叫聲,也不知是不是狼。她無暇顧及。

                      “既明,你若是聽到母親喊你就回我。”她聲音已經變得小了很多,喉嚨劇烈的疼,可依然在不停說話。她想如果紀博衍聽到聲音,一定會回複她。

                      就這麽又不知走了多久,夜愈發深沉,手上的火把只剩下微弱的光。納蘭錦繡的視力極好,夜間視物的能力也比普通人強很多。

                      在火把熄滅的一瞬間,她隱隱聽到了很小的動靜,像是人的聲音,又像是受傷的小獸在嘶鳴。

                      有聲音總比沒有聲音好,就是有一線希望她也不能放棄。她的視力受黑暗影響,看的距離非常短,但是她可以靜下心來用耳朵去聽。

                      聲音發出的地方離她似乎很遠,隱隱的像是呼救聲,但仔細聽又不太像,斷斷續續的,像是風灌進山谷。

                      她閉上眼睛,想尋找這聲音來的方向,她漸漸聽清了那聲音,好像是在說:“別過來,危險。”

                      是人的聲音!她猛然睜開眼睛,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喊:“既明,是不是你,你若是聽到我說話就趕快回應我!”

                      “我是紀博衍。”

                      這一次納蘭錦繡完完全全聽清楚了,確實是紀博衍的聲音。她鼻腔驟然酸澀,有眼淚似乎馬上就要流出來,她強忍住,又說:“既明,別怕,告訴母親你在哪兒?”

                      “我沒看到你,我在樹洞裏。”

                      “你會不會唱歌?”納蘭錦繡試圖跟他說話,然後在思索自己身邊有什麽可以發光的東西。

                      “我不會唱歌,這有個很凶的怪物,你不要過來。”

                      納蘭錦繡聽了他這句話之後,感覺一陣毛骨悚然。紀博衍口中的怪物會是什麽,野獸嗎?他如今把自己藏在樹洞裏,肯定是安全的,她要不要去找援兵?

                      這念頭只出現一瞬就被她打消了,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更不知道去哪兒找援兵。而且她不能離開,不然野獸如果攻擊既明,還有誰來救他?

                      都說女子柔弱,爲母則堅。這一刻,納蘭錦繡體內的母性戰勝了一切,包括對未知野獸的恐懼。她甚至破罐子破摔的想,即便是這野獸要吃了她,她也要保護她的孩子。

                      她發現紀博衍不出聲了,也不知道是怕引來野獸,還是出了什麽事。她知道自己不能出聲,不然野獸有可能就會過來,但不出聲又怎麽找孩子呢?

                      “既明,你不要害怕,你現在隨便哼個調子,我這就過去找你。”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納蘭錦繡瞬間就心慌了,她又說:“你不要擔心,我出來的時候帶了弓箭,就算是有野獸,也傷不到我們的。”

                      許是她的這句話起了作用,一陣帶著沙啞的童聲緩緩傳來:“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紀博衍背誦的是《大學》,納蘭錦繡記得,三哥也曾給她背過。他們父子還真是相像,喜歡的東西都一樣。

                      納蘭錦繡循著聲音找到了紀博衍,他把自己團在樹洞裏,樹洞的口很小,都不曉得他是怎麽鑽進去的。因爲空間小,他在裏面也很難受,有窒息的風險。

                      “來,母親帶你出來。”納蘭錦繡向他伸出手,想要把他拉出來,但努力了幾下未果。

                      紀博衍大概是有些疼了,輕輕的吸了吸氣。

                      “疼麽?”納蘭錦繡一下子就緊張了,她不敢再強行往出拉他,只摩挲著他的臉頰,意在安撫。

                      “不疼。”紀博衍低聲道:“我剛剛見到了一個大怪物,情急之下就鑽進了樹洞。母親不要管我,我自己可以退出去。”

                      納蘭錦繡只能把手往外拿了拿,但還是眼睛眨都不眨的看著他。月光不怎麽好,但距離近也能看清楚。

                      紀博衍可能是因爲年紀小,骨頭特別軟,在他自己控制的力道下,竟一點點挪出來了。這個過程很費力,也很難受,但他始終忍著沒出聲。

                      納蘭錦繡用手輕輕替他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陣心疼。不得不說紀博衍真的是很像他父親,把什麽事都放在心裏,不喜歡喧之于口。

                      在兩人齊心協力下,紀博衍終于從樹洞中出來了,他只有皮膚上有一些擦傷,其他的都還算好。

                      納蘭錦繡伸手把他抱在懷裏,用手掌輕輕撫摸著他的後腦,低聲道:“來,母親帶你回家。”

                      然後又發現他好像有點冷,就把自己外面套的短打脫了下來,給他穿上。

                      “母親把衣裳給我了,你不會冷嗎?”

                      “不冷。”納蘭錦繡淡淡的回複。雖然四周一片黑暗辨不清方向,但她還記得是從哪面來的,只要按著這個方向往回走,最後的目的地應該不會離馬場太遠。

                      紀博衍從下午開始就沒吃東西,現在是又累又餓,他想跟著納蘭錦繡,只不過卻沒什麽力氣走路。

                      退出暢讀模式,可以看完整內容。

                      幻月

                      書院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