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yr3jnz"></i><bdo id="yr3jnz"></bdo><pre id="yr3jnz"></pre><code id="yr3jnz"></code>
      1. <dd id="yr3jnz"></dd><li id="yr3jnz"></li><dir id="yr3jnz"></dir><font id="yr3jnz"></font><ul id="yr3jnz"></ul>
              1.     納蘭錦繡最終還是先走了,但她並沒回瑾園,而是站在府裏最高的那個二層樓上,看著紀泓煊一行人離開。

                    紀泓煊回來這次封了侯,又娶了公主,再加上紀泓烨給他帶的東西多,一行人離開的時候浩浩蕩蕩。納蘭錦繡看著那個騎馬的青年,低聲說:“保重。”

                    山高水長,下次再見面還不知是什麽時候。她雖然控制住了體內的寒破,但終究是解不了這毒,她還能有多少日子是個未知數。不知道,今生還有沒有機會再見。

                    納蘭錦繡越想越覺得傷心,明明就是借了別人的身體,應該是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可爲什麽到頭來,她卻像是要爲徐錦笙完成心願?

                    如意一直在一旁跟著,對于納蘭錦繡的痛楚和難過,她都感受的清清楚楚。夫人一直是她的主心骨,即便是她不在身邊的時候,如意也是想著她的。

                    她最怕夫人這幅模樣,就拉了納蘭錦繡的衣袖,小聲說:“夫人,六爺已經走了,您就不要難過了。”

                    納蘭錦繡發現如意的手有些涼,她輕輕握著她的手,勾起了一抹不甚明顯的笑意:“這就回去了。”

                    主仆兩人手牽著手,看起來更像是姐妹。如意當初被紀老太太打的那頓板子,讓她落下了跛腳的毛病,走路的速度較尋常人就要慢一些。

                    納蘭錦繡顧及著她,一直把步子放得很慢。她心裏對如意是有內疚的,如意落下了殘疾,一輩子在府中當個下人,以主子的意志爲意志。

                    這對人來說其實是挺殘忍的,如果可以的話,納蘭錦繡希望如意能有自己的生活。她拉著如意的手,湊近她小聲問:“如意,你有沒有心儀之人?”

                    如意搖頭。她是個有些愚笨的人,以前處處依賴吉祥,自吉祥離開之後,又把夫人當成自己的重心。她覺得自己就是要伺候夫人的,從來沒有其他想法。

                    “咱們院子裏的侍衛,有幾個是性情不錯的,我不知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

                    如意有些不解的看著她,低聲說:“奴婢是要一直伺候夫人的,侍衛們好不好,同奴婢沒有關系。”

                    “如意,你不能一輩子留在這,你要有自己的生活。”

                    “夫人,您是嫌棄奴婢了嗎?”

                    納蘭錦繡伸手彈了彈她的額頭,責備:“你說的這是哪裏的話,我怎麽可能嫌棄你?”

                    如意也拉著納蘭錦繡的手,小聲說:“既然夫人不嫌棄我,那就不要趕我走了。”

                    納蘭錦繡只能歎息一聲,其他的話也沒說。關于這個話題,她和如意已經談了不止一次,但每次都沒得到效果。

                    紀博衍以前甚是依賴如意,如今他長大了不少,又去了學堂,性格獨立了,如意也就完全回到了她的身邊伺候。

                    如意雖然已經二十多歲了,但她心境單純,還不識得男女情愛。情愛這一方面,她似乎就沒有開竅,別人情窦初開的時候,她還傻乎乎的。

                    納蘭錦繡按自己決定,要開始給她物色了,截止到今年過年之前,一定要想辦法把她嫁出去。

                    在紀家,能讓她牽挂的就只有三哥,既明還有如意。三哥自然是不需要她來安排的,既明也會被三哥照顧得很好,她需要安排的就只有如意。

                    紀泓煊這邊剛走出金陵城,就下起了大雨,他們隨便找了一家驿館安置下來,准備休息一晚上,等到明日天晴了再趕路。

                    九公主還是第一次住驿館,本來心中還挺好奇,可一見環境就不高興了。他們選擇的這家驿館,就是供旅人臨時休息的,條件自然不可能太好。

                    紀泓煊已經給她要了上房,可她還是渾身上下都不舒服。本來打算沐浴的,一看那個木質的浴桶,又想過之前還不知道什麽人用過,她就變得意興闌珊了。

                    她推開窗子,看著外面的瓢潑大雨出神。她身邊如今帶著的侍女,沒有一個是從宮裏帶出來的,都是紀家給她安排的。

                    侍女們摸不准公主的脾氣,只知道是個不好相處的,所以就處處小心謹慎。九公主看見她們那副如履薄冰的樣子就生氣,她又不是夜叉,至于把她們嚇成那樣嗎?

                    她自己一個人在窗前坐了一下午,期間沒人來打擾她,也沒人問她餓不餓。她在心裏問候了紀泓煊的祖宗十八代,她不過是說了一句飯菜粗鄙,他就讓人把東西都撤了,不給她吃。

                    九公主看著漸漸黑下去的天色,心裏無端升起一種憂傷。她這兩天才想明白,母後那日不過是對著她做戲,就希望她能乖乖出嫁。

                    如今她這副落魄樣子,不知若是母後看了會不會心疼?即便是心疼又有什麽用呢?她已經嫁給紀泓煊了,嫁夫隨夫,只能到北疆那個窮鄉僻壤去生活了。

                    試問這天下間還有她這麽悲慘的公主嗎?答案當然是沒有的。就連那位南楚的公主,明明就不是國主親生,卻都可以嫁給懷瑾哥哥那樣的人。

                    她,九公主,大甯朝帝後唯一的孩子,怎麽就會嫁給紀泓煊,還要被發配到北疆。她越想越不甘心,心裏也越來越難受。

                    九公主畢竟年紀小,見識有限。她在宮裏可以爲所欲爲,但一旦脫離了沈皇後的保護,她就變得特別好欺負了。不然紀泓煊也不可能輕易制住她……

                    紀泓煊在房間裏悶得不行,正准備去樓下透透氣。卻在經過九公主房間的時候,聽到了隱隱的抽泣聲。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九公主在哭。

                    本來不打算搭理她的,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他如果不理她,那她豈不是沒人管了?就她那副臭脾氣,人見人厭,就連伺候她的侍女們都不願意理她。

                    如果是往常,去還能處置下人,或者是換新人過來伺候。現在可就不同了,就帶了兩個侍女,她若是把人換了,那就只能自己伺候自己。

                    所以,她也不敢發脾氣,所以才會一個人哭吧。

                    紀泓煊想到這裏就覺得這九公主有點可憐,轉而又想到他和五哥到北疆的時候。那時候他們兩個相依爲命,好歹還能彼此照應,尚且覺得日子難過,更何況是她一個姑娘家。

                    紀泓煊只能動手敲了敲門,裏面傳出九公主的聲音:“是誰在門外啊!”

                    “是我。”

                    九公主本來還看到一絲希望,想到終于有人想起她來了,但是一聽到紀泓煊的聲音,她就徹底不想說話了。紀泓煊想起她,大概也就是想看她笑話吧。

                    紀泓煊等了半天也不見九公主讓他進去,他沒什麽耐心,就沉聲說道:“樓下做了面,熱氣騰騰的,你確定不要去吃一碗?”

                    九公主一聽到有吃的東西就動心了,她吸了吸鼻子,又用衣袖把臉上的眼淚擦幹淨。正准備出門的時候,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

                    剛剛她還凶巴巴的,很有骨氣的說餓死也不吃那麽粗鄙的飯菜,一轉眼怎麽就妥協了?她都能想到紀泓煊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你到底吃不吃?你不吃我可自己去了啊!”紀泓煊真是對她無語了,怎麽有那麽多小女孩的心思。錦兒就比她隨和多了,好伺候得緊。

                    九公主最終還是沒能忍住誘惑,跟著紀泓煊下樓。樓下的大堂裏人來人往的很多人,其中不乏一些販夫走卒,還有配著兵器的镖師。

                    這些人都是常年在外奔波的,眼中沒有那麽多規矩。見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自然忍不住多看上幾眼,有的還和身邊的夥伴開起了玩笑。

                    九公主聽著那些人的笑聲就覺得一陣惡心,她覺得那些人的話太過放肆,已經是冒犯到她了。可她還記得自己不能惹事,尤其是在自己還沒填飽肚子的時候。

                    她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跟著紀泓煊在一個角落坐了下來。面來的很快,很大的一碗,上面放了一些牛肉還有香菜和蔥花。

                    她光是聞著面湯的香氣,就感覺喉嚨裏快伸出手來了。正要吃的時候,看見上面的蔥花,眼神露出了幾分嫌棄。她不喜歡吃蔥花,總覺得有古怪味道,臭臭的。

                    紀泓煊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把她的面碗拉到自己跟前兒。九公主以爲他又生氣了,不給她吃面了,急得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紀泓煊把她碗裏的蔥花都挑了出來,他挑的很仔細,一粒都沒有剩下,然後才把碗推給她。

                    九公主看著自己面前的碗,有一瞬間竟然想要痛哭流涕。想她堂堂九公主,竟然會因爲一碗面要哭,傳出去恐怕都成了笑話了。

                    “你要不要吃醋?”紀泓煊提著一個白瓷小壺,往自己的面碗裏倒了一些醋。

                    九公主沒吃過,她在宮裏平時吃的面,滋味都是調好的,遠遠要比這個精致的多。就連牛肉片都是切得又細又薄,而且選用的是最嫩的牛肉,感覺會入口即化的那種。不像眼前這個牛肉,好像都咬不動。

                    紀泓煊看著她,真真是感覺無語了。他自作主張的給她倒了些醋,又把面條給她攪拌了一下……(未完待續)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