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半妖 > 第六百五十一章:龍吞珠

    這是何等的怒意,竟然可以撼動天勢變化!

    魍山端著剛熬好的藥汁,天空之上便傳來如此震撼動靜,端碗的手都險些不穩起來。

    北山盡頭,幽深洞穴的黑暗之中,有一雙碧幽的豎瞳在黑暗中閃閃發光,洞穴石壁之中,傳來一陣陣急促的鱗甲摩擦而過的沙沙脆響。

    牧子憂的面色比陵天蘇還要蒼白,見他這竟是在瘋狂拼命的舉動。

    她咬唇松開他的腰身,瑩玉般的指尖散發出一縷淡淡光輝,擡手便擡手朝著他緊皺的眉心點去。

    誰知剛一擡臂,手臂一緊,卻是被蘇邪緊緊握住。

    蘇邪面色亦是十分不好看,可她目光卻是無比幽深堅定。

    她看著他,神色認真道:“比阻止他了,這一路北行,他找你找得比誰都心急,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你,卻又遭遇這種事情,心中怒火若是不發泄一下,就這麽被你一指戳了回去,他怕是心中更爲難過。”

    牧子憂咬唇看著他雙目之中,流出兩道猩紅血線,亦是想到了今夜看到他被那無臉女傷在劍下的憤怒情緒。

    若是那時,他真的死在她的劍下,她恐怕也先陷入如今這般癫狂狀態。

    深深地看了陵天蘇一眼,她痛苦的垂下手臂,喃喃自嘲悲涼笑道:“我竟不知,我被我那親爺爺,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

    蘇邪同情的看了她一眼,無奈搖首道:“先讓他好好發泄一陣子吧,縱然無法破開空間,落得一身傷勢,也總比一只隱忍瘋狂得好”

    轟!!!

    一句話尚未說完,天空之上,鮮血噴濺之下,那條血色長龍竟是半具龍軀生生的湧至了一個天空黑洞之中。

    蘇邪震驚擡眸,穿過堂庭,穿過屋檐,視線恰好捕捉到那一條沒入黑暗之中的血色龍尾。

    憤怒之龍,不含任何空間之力,生生穿梭兩界,一路噴灑著滾灼憤怒的妖血,一路朝北,在冰天雪原之上,留下一串串淒厲的血珠。

    潔白的世界,瞬間染上一層猩紅凶戾之色。

    北族鷹眼衛甚至來不及通知族內高層,而防禦軍甚至來不及駕馭起手中的長矛武器將那條血腥凶龍擊落。

    唯一感受到的,便是臉頰殘留而下滾灼的妖血,竟是連這北域的風寒都不能弱化其溫度半分。

    負責看守北疆城牆的狐崇便是其中之一,一滴滾灼的妖血從天飄灑而下,滴落至他的一眼之中。

    那只眼睛頓時如火燒一般灼熱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一絲絲血線從他眼眶之中膨脹而起,眼球直接炸出一蓬血花,盲了一目。

    而那只魔念滔天的血色長龍仿佛擁有者極爲執著的目標之地,掀起一陣腥風熱浪,北族上下,人仰馬翻!

    牧魏正含笑看著手中奪魄之珠,他展臂,正欲將那金黃色的奪魄之珠扔入那深淵之中。

    無臉女子氣息一下變得凝滯激動起來

    就在那金色奪魄珠自牧魏蒼老的手掌滑落,墜入那萬丈深淵之下的時候。

    “吼!!!”

    就在這時,一道震天怒吼,響徹整個蒼穹。

    那道血色長龍噴灑著磅礴的鮮血,龍目都在瘋狂的溢血。

    此冰川地域之中,所有的一切風雪皆被蒼穹之上直沖雲霄而下的血龍之威絞得盡碎。

    風雪停歇,換來得卻是更爲狂暴的猩風血戾。

    牧魏愕然擡首,看著那只絕世凶龍速度暴漲而下,沖入深淵之中。

    牧魏楞在原地,一身黑衣被浴上了一層滾燙的鮮血,那鮮血是源自與那血龍之身,溫度滾灼如岩漿一般焚痛骨髓!

    他面無表情的拂去面上的鮮血,面無表情地看著那道深淵,蒼老的眉目之下,無盡陰森。

    在他擡眸瞬間,一雙猩紅龍目凶戾沉沉的自深淵之中浮現而出。

    一身修羅無盡殺意,盡數鎖定在牧魏身上。

    而那雙尚且滴落鮮血的龍口之中,銜著一顆金色奪魄之珠,宛若口銜龍珠一般。

    眼瞳之中,無盡怒火戾氣。

    血龍擡首!

    無臉女子渾身一震,大吼一聲:“別讓他將珠子帶走了!”

    牧魏輕撫衣擺,一身滾灼的熱浪龍血如揮墨一般,被他輕拂而開,瞬間一滴不漏的自他衣衫肌膚上脫落而開,噴灑在白雪地上,留下一串淒厲之色。

    他面色無情冷笑一聲,道:“走?它根本沒想走?它的目標,除了那珠子可還有老夫我!”

    似是爲了證明他的話,那只血色長龍龍口一閉,將那枚金色奪魄珠小心珍惜的吞于腹中,小心存放蘊養至體內。

    龍目中的溫柔轉瞬即逝,隨即很快便被血色所替代。

    它怒吼一聲,整個冰川都開始動蕩起來,渾身的龍血刹那沸騰。

    蒼穹之下,無法再降下風雪,天空被染成通紅一片。

    龍目大睜,血色深瞳之下,兩道究極劍意自那眼瞳之中暴虐而出。

    那是屬于王淵的劍意,被陵天蘇生生融入了那身外化身之中。

    兩道虛無劍意卻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般的洶湧氣勢,橫掃而過,將兩面冰川斬得轟塌而下,冰浪滾滾。

    牧魏眼眸深眯,似是在思量此龍來曆爲何?

    一面思考,他一面擡起了手掌。

    一個簡單至極的動作,竟是讓那崩塌而下的冰川冰浪,暫停空間一般驟然凝滯在那裏。

    隨著他手背之上,攀附出絲縷一般的淡藍血線,一股不屬于這人間的力量,自他那蒼老的身體之中蔓延而出。

    手掌輕輕握拳,兩側冰川被冰浪席卷,轟隆一震,化爲無數漫天冰晶粉塵,聲勢不再浩蕩。

    而他握拳瞬間,一滴滴紅藍相間的鮮血自他拳頭之中緩緩滴落。

    他握住了其中一道劍意。

    而其中另一道劍意即將席臨他面門之時,一輪古老明鏡陡然凝與他的身前,將那一劍之威吸入鏡面之中。

    “唔”

    那無臉女子頓時傳出一聲悶哼,那張沒有五官的面容之上,頓時鮮血淋漓,出現數十道鋒利劍口,竟是宛若被人殘忍的用劍切出這些傷口來。

    她一手捂著心口,一道利刃劍意穿透她的身軀,帶出一串鮮血。

    她單膝跪在地上,從她那種鮮血淋漓的面容之下,傳來一道自嘲輕笑:“幸鏡淵魔有身無心,不然這穿心一劍,我已經死了。”

    牧魏面無表情地捏碎手中劍意,一頭灰白交加的蒼老頭發瞬間褪色成爲一種深藍之色。

    而此刻,他體內傳出來的氣息,竟然有著通元巅峰大圓滿的境界。

    牧子憂目光呆滯地看著幻鏡中的那個陰森老者,深深不可置信他的修爲盡是暴漲至此!

    “快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她發瘋一般的扯著陵天蘇的衣服說道。

    陵天蘇知曉,自己的那個身外化身已經被牧魏牢牢鎖死,他不可能放棄牧子憂的伴生魂魄,更不可能放過它這只侵擾北域的血龍。

    極怒之下,隔著那個化身如今陵天蘇也能夠感受到自這牧魏體內傳遞而出的,不僅僅只有那妖族的元力湧動。

    更有一股極爲邪惡強大的力量,宛若一道種子一般,在他體內生根發芽而壯大。

    龍瞳之中的怒意更甚了,一身噴湧的鮮血化作雷霆血池,凝固成數十道鮮血閃電狂劈而去,詭異絕倫!

    無臉女子身體微微戰栗,有些惶恐的融入那道明鏡之中,避開這狂暴一擊。

    牧魏冷哼一身,毫不畏懼地迎上那雙龍目,他的雙瞳變得漆黑幽深,宛若兩道漆黑深沉的旋渦。

    他冷冷吐道:“大冥旋渦術!”

    一道極大旋渦在他身前形成,深藍如星夜,冥冥渺渺,浩瀚如淵,竟是將那漫天雷霆盡數吞滅。

    ps祝大家七夕節快樂,又是昏昏沉沉的一天,嗓子也開始疼了,還好有存稿,不然真不知道怎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