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oy0een"><style id="oy0een"></style><strike id="oy0een"></strike><noframes id="oy0een">
    • <q id="oy0een"></q><pre id="oy0een"></pre><b id="oy0een"></b>

          在甯然看來,她對待艾依和啾啾的態度談不上什麽差別。

          艾依雖然對她熱絡,但她能看清她的心是冷的,至于啾啾,到底相處時間還短。

          但這兩個人在甯然眼中是有很大差別的。

          艾依雖然外表是孩子,但甯然卻將她當成成年人,而啾啾,則是真正的孩子。

          對于孩子,只要不是心理變態,態度都會寬容一些。

          艾依不知道甯然的想法,在她眼裏,就是甯然對啾啾的偏愛了。

          “哪裏好了,明明那麽醜!”她忍不住開口道。

          甯然有些意外地看向她,是自己弄錯了嗎?剛剛艾依的情緒居然帶著嫉妒?

          她嫉妒什麽?

          啾啾瞪著眼睛道:“你胡說,甯然姐姐說我畫得很好!”

          小家夥可不是委曲求全的性格,這會瞪著眼睛張牙舞爪的樣子,就像一只小老虎。

          甯然看得有些好笑,摸了摸她的腦袋道:“沒錯,你畫得很好。”

          見甯然居然幫啾啾不幫自己,艾依委屈極了,含著淚便轉身跑了。

          甯然有些無語地看著她的背影。

          她怎麽覺得自己似乎有些高估了這人?

          對神靈沒有敬畏,輕視半神或許不是因爲她有什麽底牌,而是因爲不知天高地厚?

          這樣的想法沒有任何依據,甯然雖然想到了,但到底還是先按下不提了。

          今年的年景很好,整個雲山村都是大豐收,便是附近的山林裏,野物也要比往年都多,匹山的收獲也不錯,從他偶爾透出的口風,這個月賣出獵物的金幣似乎比以往多上了一倍。

          “我之前在城裏看到有漁民賣海貨,價格比以往都要便宜,我琢磨著還能便宜一些。等下次去,我買點海貨回來。”飯桌上,匹山難得好心情道。

          申鄂的眼睛頓時亮了,“爸爸我要吃龍蝦,我要吃大龍蝦!”

          便是申度也道:“我想吃烤鱿魚。”

          他們所在的位置離還並不遠,但因爲這年頭海洋捕撈的難度,海鮮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以家裏的經濟條件,往往一年都吃不上幾回。

          匹山點頭,目光落到甯然身上,琢磨著還得買點海蝦和蛏子,上次買了甯然就很喜歡。

          不止這樣,因爲獵物多,這幾天家裏的肉就沒有斷過。甯然還好,經曆過上萬年只吃素之後,幾天沒肉吃還真不被她看在眼裏。再者,知道那脾髒並沒有什麽監視效果,她真要饞的話,空間裏各種吃的應有盡有。倒是申度和申鄂,這兩天顯見是非常開心。

          不單單是匹山家,整個雲山村的人這兩天臉上都是止不住的笑。

          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壞消息傳了過來。

          一日夜裏,突然有恐怖的嘶鳴聲以及吼叫聲響起,本來正在夢鄉中的衆人都被驚醒,一個個從家裏走了出來。

          “是有野獸嗎?”

          “野獸的聲音有這麽可怕嗎?會不會是怪物?”

          “一定是怪物,剛剛那個聲音太嚇人了。”

          文修也披著袍子從學堂裏走了出來,然而,他的結論卻和大家都不同。

          “惡怪?”甯然一臉疑惑。

          文修點了點頭,有些意外道:“我也沒想到,衆美大陸居然會有惡怪。”

          “惡怪到底是什麽?”甯然問道。

          文修想了想道:“真要說的就是一些類似于怨氣、煞氣、邪惡之氣這類聚集起來的意念集合體吧。本來,這種意念集合體雖然對環境和磁場有一定影響,但也僅限于此。然而,若是有神靈將之點化就會變成惡怪。”

          “點化?”甯然皺眉。

          文修點了點頭道:“其實就是贈予一部分神力給這些意念集合體。”

          “惡怪會做什麽?”甯然問道,其他人也目光灼灼地看過來。

          “吃人吧。”文修想了想道:“而且,越是擁有神力的人類,越是能夠得到惡怪的青睐。如你這樣體內有著神賜器官的半神,就更是讓惡怪垂涎了。”

          “甚至,如今在位的神靈中,就有是惡怪吞噬半神乃至于神靈成爲的。”

          甯然眼睛都瞪大了,“既然這樣,那那些神靈爲什麽還要點化惡怪?”

          “大概是因爲好玩吧。”文修歎了口氣道:“神靈都非常任性,喜歡惡作劇的神靈有不少。只要有熱鬧看,他們才不管自己的行爲會不會給其他人帶來災難呢。”

          一旁其他村民的臉都已經白了,村長哆嗦著道:“那神靈會出手將惡怪消滅嗎?”

          文修沉默了許久,才道:“如果有必要的話。”

          他歎了口氣道:“很少有神靈會管這種事,除非”

          “除非?”村長緊張地問道。

          “打個比方。”文修道:“如果甯然被惡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後,會出手消滅惡怪。”但那也僅僅只是覺得自己被冒犯了,損了面子。

          這話他沒有說出來,但在場的人卻聽懂了。

          “那怎麽辦?我們、我們要逃嗎?”村長夫人戰戰兢兢地問道。

          衆美大陸相較衆國大陸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惡怪這種存在,一向都是出沒于衆國大陸的。

          因此,這會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搖了搖頭,“逃不掉。”

          他看向甯然,有些可惜道:“若是甯然已經長大,那可能還有一點勝算,然而,她還太小了。”

          只是聽文修述說,大家雖然害怕他口中的惡怪,但到底沒有清楚的認知。

          然而很快,他們對此就有了清晰的認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兩個陌生人狼狽地跑進了村裏,直言要找村長。

          衆人看他們不像是壞人,又委實慌張著急,便帶著他們去了村長那兒。

          那兩個陌生人在村長家裏待了沒多久,村長就臉色難看地出來了。他將包括匹山在內的幾個青壯年叫了過來,猶豫了下,他又讓人去把文修和甯然都叫了過來。

          文修帶著甯然剛到,村長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難了,這兩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帶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學者你帶著甯然一起過來看一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