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f771ba"></pre><li id="f771ba"></li><tfoot id="f771ba"></tfoot>
  1. <dt id="f771ba"></dt><option id="f771ba"></option><div id="f771ba"></div><acronym id="f771ba"></acronym>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霍少的閃婚暖妻 > 第2549章 行走的衣架

          第2549章行走的衣架

          霍明哪怕是在忙一個月也至少要飛回來一次,如果是清閑一點至少要回來住一周。

          她特別喜歡他們家的這種氛圍,其樂融融的,誰都敬重老人,並不因爲長輩老了而對他們有所忽視。

          這在平常的人家理都不會出現更不用說獲嘉這樣級別的家庭裏有這麽融洽的親情。

          任素想到這裏心裏不免覺得有些無奈。

          她家沒有幾個錢,卻鬥得你死我活的。

          說白了,還是眼界和思想的問題。

          很多人都明白這一輩子其實也花不了多少錢,可以靠著別的能力賺取應該賺的錢。

          但他們不願意拓展新的領域,就喜歡在別人摘好的樹上占著位置,習慣了把別人的東西當成了自己的。

          任素決定不想這些破事越想這些事月把自己的思路給限制了。

          她曾經有一段時間就覺得特別難受,根本不想見那些人。

          不想見並不意味著就可以不見,當她故意要忽略他們的時候,他們反而越發迫切的出現在她的面前,不斷地刷著存在感,差點把她給氣死。

          霍明見她的臉色好短了不少,跟他一起出了房間。

          霍老爺子因爲安安訂婚宴的關系精神好了不少,這幾天都是笑呵呵的,也願意在園子裏四處轉轉了。

          現在的天並不算冷,也不算熱。

          早晨的時候曬著太陽還是很溫暖的。

          霍老爺子坐著輪椅看著枝頭上的花,滿是皺紋的臉上綻放出溫暖的笑容。

          家裏的小輩起來之後跟他打了聲招呼,才去吃了早餐。

          霍威橙說道:“父親要到山頂上去看看嗎?這個時候山頂的果樹也開的正好,以前您跟母親很喜歡在那裏喝茶。”

          “也不知道還能在這個園子過幾個春天,得好好打量這裏。等以後去見她了還能跟她描述。”

          霍老爺子早已經看淡了生死,能活到他這個歲數的人很少,這已經是天大的福分。

          更有福分的是他的兒孫們都很孝順。

          有時候他也在想,是不是給他們添了太多的麻煩。

          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家裏的凝聚力,如果他走了,以後霍家會漸漸分成兩個。

          一個在安城,一個在殷城。

          兩邊來往也不會像現在這麽密切,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

          他的兒子兒媳也已經到了能成爲家族老祖宗年紀的人了,他們也該安享天年。

          因爲有他這個老人家在,他們還有一個可以叫父親的人。

          他走了之後他們也就各自回自己家,跟自己的子女兒孫在一起。

          霍老爺子如今已經看淡了,他們家能互相扶持的走了幾百年已經算是難得。

          當下家族的概念已經漸漸消散,霍家能夠支撐這麽長時間沒有把彼此的感情給處淡了,算是非常難得了。

          再過多的要求怕是想的太多,終究只是徒增煩惱。

          霍老爺子回頭看著是個兒子,說道:“等我走了之後,你們也不用傷心,該回自己家就回吧。以後願意葬回父母身邊就葬回來,想要在別的地方安家也沒問題。兒孫們的感情融洽也好,不融洽也好,都不要放在心上。家族也跟人的命運一樣,都有一定的定數。不一定要全家人都鎖在一起是對的。”

          霍威橙他們聽到這話心裏有些犯堵,“父親,您怎麽突然說起這事兒了?”

          “這也是大勢所趨。這一輩的孩子們還有融洽的感情,有大量的時間相處,再往下走就不一定了。名爲親情的紐帶還在,不會那麽輕飄飄的就斷掉。如果斷了也不要緊,那也是緣分到了。”

          霍老爺子自從口齒不再清晰之後說的話就越來越少了,今天也是精神狀態好才說了這麽多。

          平時哪怕說話也只是短句,不會說這麽長段的話。

          霍威序:“您是覺得我們的教育方式不好嗎?讓我們的兒孫漸漸如同一盤散沙。”

          “他們很好,我很喜歡他們。我們的第四代能如此親密相處已經是天大的福分,若是要求的太多難免就不知節制了。”霍老爺子仰頭看著枝頭上的白色花。

          那些小巧而可愛的花因被風吹從枝頭上掉了下來,那空中打了幾個旋,緩緩地落了地,有些落到了他的膝頭上。

          “沒有什麽是必須的,很多事都不需要強求。順其自然讓自己舒服,也讓兒孫們舒服。”

          四人站在他身邊不言語。

          他們也已經是80多歲的高齡了,因爲足夠幸運,哪怕到了現在的年紀依舊可以有父親,可以有兄弟。

          哪怕心裏不舒服了,還可以跟父親撒撒嬌。

          看著兒孫們繞膝,這番美景他們也想讓兒孫們體驗。

          然而他們的父親已經跳脫了那個階段,把一切都看淡了。

          他們父親的話並沒有任何問題,只是他們的人生階段還沒有走到那個層次,多多少少還有些覺得可惜。

          等那個勁頭過去了,他們也就真的明白了很多道理。

          霍威揚:“父親,您說的話我們都明白,孩子們也都明白。只是我們私心地像這樣的日子還能更長久,讓我們的兒孫們能有更多的時間培養感情。世間別的牽絆,太多親情的牽絆卻讓人覺得溫暖而安全。別人的親人隨時會往親人的身上紮把刀,我們的親人不會。這是我們家最不一樣的地方。家就是一個可以休息的安全港灣,有壓力但沒有傾軋。我們有幸有這麽一群親人呢,如果兒孫們沒有,那該是一件多傷心的事。”

          霍老爺子半合著眼眸,不知道是在聽霍威揚的話,還是看著半空中的花朵。

          過了好半晌才說道:“倒是我太操之過急了。你說的沒錯,我們有幸擁有了這樣的幸福,又怎麽舍得讓兒孫的失去這樣的庇護。我真誠的希望鶴鶴能擁有這樣的幸福,他那麽小,那麽可愛,一臉天真卻懂得心疼他人,他要是也能擁有這樣極致的幸福,那該是多好的一件事。”

          霍威橙:“我相信鶴鶴能有這樣的幸福。他是能親眼看到他的太公們、爺爺們和叔叔們如何相處的。他能體會到這其中的差別。更重要的是他也算是予沉親手帶大的。這也是一種傳承啊!”

          “對。”霍威序說道,“有予沉親自帶著鶴鶴這麽多年,鶴鶴又是這一輩裏最大的孩子,他以後的際遇如何,秉性如何我們是有信心的。”

          霍老爺子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明顯,他望向山下的大院。

          那裏有個小家夥在院子裏蹦蹦跳跳,玩的可開心了。

          不用看就知道那是誰。

          家裏除了鶴鶴,沒有那麽大的小家夥了。

          鶴鶴像是感覺到了他們的注視,停下了蹦跳的動作,用力地朝山上揮了揮手。

          山上的幾人也笑著朝他招手。

          鶴鶴又連蹦帶跳地蹦了好幾下,才噔噔噔的跑回了屋子裏。

          禇行睿看到他又跑進來了,“怎麽不在外面玩了?”

          “高祖父看到我了,我給他帶水上去。”鶴鶴小跑著進了廚房,小肉臉上滿是興奮。

          顯然他很喜歡這樣的互動。

          廚師奶奶知道他是給霍老爺子送水,找了老爺子專用的水杯和水,蓋好了給他背在脖子上。

          “小少爺你路上小心點,不要摔著了。”

          “我不會摔著的。廚師奶奶我還想吃芝麻糖。”說著小家夥就張了張嘴,等著廚師奶奶喂他。

          廚師奶奶笑著把芝麻糖塞進他的小嘴裏,囑咐道:“嘴裏有東西的時候不能跑,也不能跳知道嗎?”

          “嗯嗯。”鶴鶴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

          他背著水壺跑出來的時候,恩恩和寶寶正坐在軟墊子上玩,看到他們的哥哥出來了就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的的”

          “你們兩個好好在家等我哦,我給高祖父送水過去就回來。”

          “不不不,我去”恩恩很執著,她也想跟的的一起出去。

          “路上很遠很遠的,哥哥帶不了你走這麽遠。”

          “不。”

          霍绯一手抱起一個小家夥,“飛飛叔叔帶你們去。”

          恩恩和寶寶頓時乖巧的窩在他懷裏。

          鶴鶴也心滿意足地走在前面帶路。

          恩恩和寶寶兩個小家夥看到哥哥走在前面就很興奮,在他們叔叔的懷裏興奮地探出腦袋,咿咿呀呀的說著話。

          就是他們說的話基本沒人能聽懂。

          畢竟這個級別的話要聽懂真的太難了。

          霍绯覺得一手一個娃顯得他太像一個行走的衣架了。

          山上的幾個人看著三個小家夥上來了,也都笑眯眯的看著他們越走越近。

          從山下走到山上,大人快步走的話,七八分鍾就到了。

          小孩子一邊走一邊晃悠也要花個十幾二十分鍾。

          鶴鶴一邊在前面走,還一邊給弟弟妹妹們介紹所看到的花,介紹的可煞有介事了。

          他的語言能力和邏輯能力都很強,最重要的是親和力也比家裏的其他人都強。

          兩個小家夥哪怕是聽不懂也聽得特別認真。

          霍绯抱著娃也安靜的聽著,覺得也是挺有意思的。

          鶴鶴哪怕是個小孩子他說的話也還是能聽的,不會像其他小孩子說的那麽沒有邏輯。

          他是認認真真的在說,並不是爲了誇耀自己知道了什麽,只是想給弟弟妹妹們描述的更加具體,讓他們有印象,能夠記住他們所看到的東西。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