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k9z7na"></li><fieldset id="k9z7na"></fieldset>
              • <address id="192b6i"><th id="192b6i"></th><small id="192b6i"></small><option id="192b6i"></option><ol id="192b6i"></ol></address>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品神農 > 第1726章 畫紙

                        第1726章畫紙

                        王倫沒有感知到境界壁障。他自己也覺得,在晉升元嬰中期的時候,應該不會出現境界壁障這只攔路虎,畢竟他的心性水平在感悟完全了劍勢觀想圖尤其是靜心咒之後,已經提升到了比修爲境界更高的層級上了。

                        接下來的修煉計劃就很好確定,王倫知道自己只要全力沖擊法力壁障就行。

                        時間上不好估算,畢竟達到元嬰境界後還沒有經曆過突破,王倫估摸著現有的上品靈石也許不夠用。

                        沒有過多地去品嘗喜悅,王倫很快又運轉靜心咒,重新進入了修煉狀態,繼續淬煉法力。

                        一晃,又是三天過去。

                        法力壁障隨便就能夠感知到了,沖擊的這三天還沒有將壁障層沖散的迹象。

                        不過王倫也不著急,慢慢來就行。

                        “現在離萬劍門對付我的時候,差不多過去二十天了。”

                        “一是可以去外界了解了解情況,二是,是時候反擊了。”

                        王倫不會被動地選擇龜縮在這兒。

                        一來,他的個性不是這樣的,從來都是主動去爭取機會,主動去完成任務。

                        二來,他當初堅決拉上耀月城修煉司,發出通告,緝拿萬劍門的陸明、淩野師兄弟,原因之一就是知道通告發出後,他會成爲一些宗門甚至是排名前十二的那些宗門的注意。

                        倘若他能夠在萬劍門設下天羅地網大肆找尋他的時候,反戈一擊,漂亮地給萬劍門一拳頭,說不定就會引起某幾家宗門尤其是和萬劍門不對付的那幾家宗門的關注,進而他就有可能順理成章地“加入”某個宗門,日後獲得自由進出時空城的合法身份。

                        這計劃一環套一環,而且哪一環看起來都不受他的控制,但王倫清楚,只要自己表現好了,給予萬劍門的那一拳足夠漂亮,是能夠爭取到機會,將整個計劃實現的。

                        “陸明或者他的師弟淩野,我要選擇其中一個。”王倫心中說道。

                        他將東西都帶上,包括了火蝗靈蟲,石洞裏面什麽都不剩。辦完事情後,他不會繼續住在這,會另外找地方藏身。

                        做過了喬裝,王倫變爲了一個看起來文绉绉的年輕讀書人,來到了最近的一個山村,然後順著山路進入人更多的地方。

                        到了一家集市上後,王倫雇傭了一輛馬車繼續往最近的雙壘城前進,之後的路程遙遠,馬車只到附近的一座小縣城,王倫倒也不覺得麻煩,換了馬車繼續出發,最後順利來到了雙壘城。

                        進入城內,王倫沒去什麽寶閣,直奔一家不大不小的客棧。

                        這會兒也是快晌午的時候,吃飯喝酒的客人比較多。而寶閣也好,修煉司也好,肯定都有不止一雙眼睛盯著,他現在的打扮能騙過一般的修士,但遇到結丹修士會被看出來做過僞裝。

                        去客棧就不用擔心這個。那兒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即使有結丹修士看出他假扮爲了讀書人,也不會被人刻意盯上。

                        王倫要了一些吃食,聽著周圍人閑聊。

                        但沒人談論萬劍門的事,一頓飯吃完,沒有聽到有用的信息,王倫出了客棧,逛街一樣在茶攤、賭場那兒進出了一番,倒也沒花上很多的時間,第二天中午在一家更大的客棧吃飯時,終于聽到了有小型宗門的五六個修士共坐一桌,談興正濃,談論著萬劍門的事。

                        這些人肯定不敢編排萬劍門的不是,說的都是萬劍門帶來的新動靜,比如雙壘城內的各大寶閣對于進店購買的客人,都要求證明身份了,比如雙壘城內的多家地下勢力爲了賞金,連日常的沖突都暫時放下,甚至有私下裏合作,一起尋找線索的。

                        也有人說到碰到了萬劍門的修士,碰到了城主府的修士,等等。

                        這些人不太清楚萬劍門具體是在找誰。反正王倫聽了十幾分鍾,這幾人就沒提到他的名字。

                        不過根據這些話,王倫很容易就能推斷出來,萬劍門可能將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爲此,還和修煉司、寶閣、各種情報勢力、城主府等打過了招呼,讓更多的人在查找他的下落。

                        “萬劍門這次的陣仗,比聚陽門的那一次大多了。”

                        “幸好我也沒有自大,認真選了地方藏身,若是疏忽大意,隨便一個不注意,就會被人盯上。”

                        王倫清楚,萬劍門帶動起來了海量的人,在找尋他。這就像是在華夏的時候,用天眼監控去尋找一個人。

                        除非是藏身非常隱蔽,否則,在自己都沒意識到會暴露的情況下,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當然,萬劍門不可能讓如此高頻率的追查持續下去,現在已經持續快二十天了,可能還能堅持一個月就到頂,屆時多的是人看不到好處而自動放棄,追查力度肯定會大減。

                        所以王倫其實並不慌神,也沒打算改變計劃。

                        只要小心一點,完成他對付陸明或者淩野的計劃,還是很有可能的。

                        王倫乘坐馬車離開了雙壘城,到了城外後,找了一個沒人注意的角落,重新喬裝打扮,變爲了一名穿著青色長袍的青年道士。

                        然後,王倫駕馭一艘飛屋,這飛行法寶只是下品法寶,但很符合此刻他築基修士的身份。

                        從青羅州出發,王倫的目的地,是聚陽門。

                        往日裏可能只需要一天多就能趕到,照現在的速度,只怕要半個月。

                        好在如果是晚上,且空中很安全的時候,可以加快速度,實際天數遠不需要那麽長。

                        王倫打算直接去找聚陽門的褚興隆。

                        計劃要進行,得拉上此人。

                        王倫暫時沒考慮按照相楚山的所說,去聯絡問鬥勢力的龍頭。時機還沒到,不急于這一時。

                        一路飛行,中間停停歇歇,王倫用了差不多五天的時間,來到了聚陽門所在的城池。

                        只不過原本是小道士的打扮,現在變爲了一名長相普通的三十歲出頭的漢子。

                        王倫直接來到了聚陽門的山門下面。

                        一般人要抵達聚陽門的山門那兒,還得先經過了山腳下守衛的盤問,然後步行走過幾千級的台階才行。

                        王倫被山腳下的人直接攔下了。

                        “來人止步,上聚陽門煩請出示信物。”

                        見王倫一沒亮出本門的腰牌,二沒出示信物,一名守衛立即說道,盤問顯然嚴厲。

                        王倫早有打算,笑著道:“幾位,我是附近奇巧宗的修士,貴派的褚興隆褚門主之前在我這兒訂了一批留影球,現在樣品已經做出來了,我特意趕過來,想麻煩幾位將樣品交給褚門主過目。”

                        王倫說著,拍了拍儲物袋,一只圓溜溜的水晶球飛了出來,這圓球只有乒乓球大,是透明的,看著像是用水晶制作的,實際上用的材料特殊,煉制之後變爲了留影球,和留影石的作用一樣,專門用于記錄場景的。

                        “可有協議?”一名守衛盤問道。

                        王倫搖頭道:“褚門主可是超級強者,我哪敢讓他簽署協議啊,能夠做到褚門主的生意就心滿意足了。”

                        這話讓守衛們覺得舒服。褚門主牛,顯示出聚陽門也牛,他們也感覺很爽,倒是對王倫的態度好了一些。

                        守衛中的頭頭說道:“你就只帶了一個留影球過來?”

                        “按照褚門主的要求,目前只設計出了樣品,想先交給褚門主過目,如果不合適,我得繼續改善,只有褚門主滿意了後,我才能正式煉制出來,不敢弄虛作假。”王倫客客氣氣說著,看著很人畜無害。

                        見王倫說的合情合理,關鍵措辭聽著還讓人舒服,守衛頭頭沒有刁難的意思,直接伸手道:“給我,我得檢查。”

                        “知道知道。”王倫笑著將留影球遞了過去。

                        這只是他買來的一個價格比較貴的留影球而已,嶄新,沒有使用過,自然也沒有隱藏任何小手段。

                        守衛頭頭是結丹修士,能被派到這兒來把守入口,善于分辨是必備的特長之一,他仔細檢查過,甚至認主後探查,確認沒問題後才解除了認主關系,但也沒有將留影球還給王倫。

                        王倫知道,事情成功一半了。

                        適時地,王倫遞上了兩塊中品靈石,小聲道:“還請隊長通融一下,能讓褚門主早一點見到這個樣品。”

                        守衛頭頭“嗯”了聲,不動聲色收了靈石。

                        “對了,”王倫出聲道,“上一次褚門主將一張畫紙留在了我那兒,我特意帶來了,還請幫忙一並轉交給褚門主。”

                        說完,王倫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物。

                        守衛頭頭拿過去,展開後發現是一張普通的白紙,上面是一幅畫,就只畫了一頭吊睛白額大虎,還有馬車上的一個車輪。

                        一頭虎,一車輪,怎麽看怎麽覺得莫名其妙,守衛頭頭發現這壓根不能稱之爲畫作,問道:“這畫是什麽意思?”

                        王倫說道:“我不敢亂揣測。”

                        這倒是一下提醒了守衛頭頭。後者這才記起來,這畫紙是褚門主的。

                        既然是褚門主的東西,哪怕這紙上面畫了四個車輪,有沒有什麽含義也不是他能胡亂揣測的。

                        守衛頭頭立即施法檢查,確認這只是一張畫紙,不存在問題後,將其和留影球放在了一起,點頭道:“行,我會幫你傳話的。”

                        “多謝幾位道友。”王倫立即拱手。

                        守衛頭頭笑了笑:“褚門主在不在門內,我可不知道,只負責傳話。”

                        “那是當然,”王倫說道,“那我就在這附近候著,等待褚門主的回話。”

                        王倫走到了不遠處,和一批人坐在了一塊。每天都有不少人前來,想要進入聚陽門,大部分是想拜師學藝,小部分是散修想投靠聚陽門,只是無門無路的,靠這種方式幾乎不可能過得了山腳下的這第一關,更別談是通過山門進入聚陽門內了。

                        所以王倫壓根就沒指望自己可以進入聚陽門內,去和褚興隆談事,用的辦法是讓褚興隆出山門,主動來找自己。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