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l id="nps5xm"><center id="nps5xm"></center><tt id="nps5xm"></tt><u id="nps5xm"></u><th id="nps5xm"></th><center id="nps5xm"></center></ul><optgroup id="nps5xm"><code id="nps5xm"></code></optgroup><option id="nps5xm"><address id="nps5xm"></address></option><address id="nps5xm"><dir id="nps5xm"></dir><table id="nps5xm"></table></address>

        張禦龍不可能承認的。

        葉蕭也清楚這一點,他只是當著張禦龍的面,再次問了這一個問題。葉蕭只是想要知道張禦龍會不會說真話,張禦龍這個回答並沒有出乎葉蕭的意料。

        “孫開是誰殺的?”葉蕭繼續問道。

        “我也在調查。”張禦龍說道。

        此刻,白羽從外面走了進來,她看了看張禦龍,直接走到了廖傲雪的身邊,低聲在廖傲雪的耳邊說了兩句話,廖傲雪點了下頭。

        廖傲雪的眼睛望向張禦龍,冷冷地說道:“張禦龍,我爺爺的死和你有沒有關系?”

        “廖國生的死和我有個屁關系,我說廖傲雪,你能不能別什麽事情都賴在我的身上,我到底是哪裏得罪你了,是不是要把所有的壞事都算在我張禦龍的頭上?回頭你洗個澡,摔倒了,也說是我張禦龍在你家地上做了手腳,讓你摔倒了。”

        張禦龍這句話一說出來,廖傲雪的眼眸就直視著張禦龍,冷冷地說道,“聽說警察剛剛抓了一名女殺手,那女殺手就是涉嫌殺害我爺爺的人,至于你和這件事情有沒有關系,很快就會有結果了,如果不是你做的,警察也不會算在你的頭上,但如果是你派人去做的,你也沒有辦法逃脫!”

        廖傲雪說完這句話,邁步就走!

        但她剛走到病房門口,廖傲雪又站住了腳步,轉過身,眼睛望向張禦龍,冷冷地說道:“忘記說了,我的叔叔……哦,應該說沒有任何血緣的叔叔,他今天早上在集團開會的時候,被警察帶走了,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公道和天理的,他做了那樣多的壞事,報應總算來了。”

        廖傲雪說完這句話,沖著張禦龍露出了一個冷笑,轉身走了出去。

        張禦龍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廖傲雪最後的那個冷笑,讓張禦龍感覺到了一抹心驚!他一直都把廖傲雪當成是一名有些手段的漂亮女神,但和他比起來,廖傲雪就不值得一提了,正因爲如此,張禦龍才沒有把廖傲雪放在眼中,但廖傲雪剛才那個冷笑,卻讓張禦龍感覺心底發寒,這個廖傲雪並非徒有其表,她能接近葉蕭,本身就說明這個女人有著諸多的手段!

        張禦龍必須重視廖傲雪了。

        葉蕭拿了香煙出來,看了看張禦龍,說道:“抽一根。”

        張禦龍點了下頭,從煙盒裏面拿了一根煙出來,塞進了嘴裏面。葉蕭也拿了香煙出來,張禦龍主動拿打火機,給葉蕭點上了火後,他才給自己的煙也點上火。

        葉蕭坐在病床上,眼睛看了看張禦龍,說道:“時間過的真快,轉眼之間,我們都已經長大了,各自經曆了很多事情,也都被這個社會改變了。”

        “是啊,都長大了。”張禦龍點了點頭。

        葉蕭這句話讓張禦龍深有感觸,他的眼睛眨了眨,望向葉蕭,說道:“葉蕭,我知道你肯定懷疑是我對你下的手,我對天發誓,如果這一次真是我做的,我不得好死,走路被車撞死,乘電梯,電梯掉下來摔死!”

        張禦龍在葉蕭的面前發了毒誓。

        葉蕭沒有說話,眼睛望向張禦龍,他的目光和張禦龍的目光碰在一起。葉蕭忽然說道:“收手吧,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如果在國內待不下去,還可以去國外。”

        “收手?怎麽可能呢。”張禦龍輕歎了口氣,說道:“有多少人跟著我吃飯,我走了,他們可能都不會放過我……我和你不一樣,你的父母有錢有權,我的父母除了給我帶來各種麻煩外,再就是讓我早早就背負了巨額債務,葉蕭,你說對了,我是變了,但這些改變不是我願意的,都是這個社會強加給我的,我沒有的選擇,但我有一點始終沒變,我不會對我的兄弟下手,絕對不會的。”

        “孫開呢?”葉蕭問道。

        “他?”張禦龍猶豫了片刻,緩緩說道:“我如果告訴你,我沒有要殺他的意思,你相信我嗎?”

        “就是說,你沒有要殺他的想法,但你的人卻殺了他?”葉蕭很直接地問道。

        這病房裏面,只有葉蕭和張禦龍兩個人,沒有外人,這一刻,葉蕭和張禦龍倆人開誠布公得談了起來,葉蕭也不想和張禦龍繞圈子。

        “我沒有殺他!”張禦龍堅持說道!

        葉蕭輕歎了口氣,說道:”好吧,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你無法控制你的人?”

        “兄弟,我們不是神,不可能掌控所有的人。”張禦龍說道!

        “那這一次呢?你能肯定不是你的人對我下手?”葉蕭問道。

        “我保證不會是我的人幹的。”張禦龍說道。

        “但你知道我去了高爾夫球場?我沒有說錯吧?”葉蕭的眼睛看著張禦龍,說道:“你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的這個問題,你知不知道我去了哪裏?”

        “知道!”張禦龍說道,“在甯州,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給我一個理由,除了你之外,還有誰在甯州有這樣大的膽子,敢對我動手?”葉蕭冷冷地問道。

        “有!”張禦龍說道。

        “誰?”

        “廖傲雪。”張禦龍說出了廖傲雪的名字。

        “廖傲雪爲什麽要對我下手?”葉蕭問道。

        “你對廖傲雪又了解多少?”張禦龍問道。

        “了解得不多。”葉蕭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和你說清楚,讓你對廖傲雪多了解一些。”張禦龍說道,“她創立了一個專門針對男人的組織,就是紅巫會,你應該聽說過吧?”

        “聽說過一點點。”葉蕭說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身邊的那個女人柳如煙就是紅巫會的人?”張禦龍說道。

        “這個……!”葉蕭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確實早就知道了,“我也猜到了。”

        “那你知不知道趙炎廷的初戀就是廖傲雪的親生母親。”張禦龍說道,“廖傲雪創立這個紅巫會最初的目標,只是希望向趙炎廷複仇,因爲她的親生母親最恨的男人就是趙炎廷……!”

        ——內容來自【咪咕閱讀】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