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都市超級透視 > 第2586章 喬恩的坦白

    第2586章喬恩的坦白

    聽到陳飛這話,蘇挽月感覺到了後悔,陳飛絲毫沒有差距到他將會永遠忘記她。

    此刻,蘇挽月的眼淚努力的忍著,在陳飛沒有忘記她之前,不能讓他看見她哭泣。

    “哦,昨晚我們回來太晚,忘記去探望我爸了,所以,我等會打算去一趟醫院。”

    蘇挽月接著道:“他說有事單獨跟我聊聊,所以…你暫時跟喬恩、安娜他們玩玩吧,晚點回來再跟你去玩。”

    她之所以這麽說,是想趁著離開的時間,陳飛身上的藥效起作用,在最後一眼看不到她,自然也不會有任何記憶。

    “單獨聊啊…”

    陳飛也是猶豫了一下,隨即道:“行吧,那我等你回來,上午就在修煉好了,哪都不去了,沒你一起,我哪都不想去。”

    聽到這話,蘇挽月差點就忍不住哭了出來。

    陳飛現在整天都想跟她在一起,而她卻狠心抛下他,一個人離去。

    “挽月,你眼睛怎麽紅了?是不是昨晚沒睡好?”

    陳飛不解道,同時,他也在等自己的藥性發作。

    前面已經解釋過,陳飛的身體百毒不侵,但藥效起作用的時候,還是有些感覺的,只是感覺微弱,可以清楚地判斷自己是否中毒,或者中了什麽毒,程度如何。

    可是一連等了十分鍾,竟然沒出異常。

    “難道是我想多了?”

    陳飛心中想道。

    “哦,可能吧,最近睡眠不佳。”

    蘇挽月道。

    說罷,她站了起來:“好了,我也不在家吃早餐了,直接在外面買兩個包子,然後去醫院看我爸爸了。”

    “這個,不用那麽著急的吧?”

    陳飛表面上這麽說,但心中有些不解,要真是下毒什麽的,蘇挽月沒必要這麽早離開,以他對蘇挽月的認識,就算是下毒,也會親自看著。

    “是想吃包子了,呵呵。”

    蘇挽月突然笑了笑,這笑容很美,這也是她特意留下的,雖然不希望陳飛能記得她,但還是忍不住給陳飛留下最美的笑容。

    陳飛看呆了,蘇挽月突然的嫣然一笑,讓他有些始料不及,同時也有些擔憂,他心中有些忐忑,感覺馬上就有大事發生。

    “好了,我先下去了。”

    蘇挽月說罷,邁步朝著外面走去。

    陳飛本來想說點什麽的,但見她走得如此匆忙,也不好意思叫停。

    蘇挽月剛出去沒多久,陳飛在衣櫃前本來想找一件新大衣穿上,因爲今天天氣貌似比昨天還冷上一些。

    可是剛拿起衣服,突然感覺到頭有點暈。

    在他體質變強之後,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頭暈,更不會因爲吃了任何藥物而感覺到不適。

    但現在,他明顯頭暈眼花。

    突然,陳飛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蘇挽月在一樓大廳並沒有離去,冰如雪說過,忘憂水的藥性,大概在十分鍾左右發作,它不是毒,無視任何體質,想忘記誰的一切,就加入誰的鮮血即可。

    而她已經跟陳飛在上面待了將近十分鍾,蘇挽月估計,在她下到一樓的時候,陳飛已經將她忘得一幹二淨。

    將提前准備好的行李箱拉到了門口,喬恩開著那輛路虎極光來到了跟前,將車門打開,然後走了出來,道:“挽月,陳飛他…喝了嗎?”

    “喝了,應該暈倒了吧!”

    蘇挽月回頭看向了別墅,幾個窗戶探出了頭來,她們顯然在爲蘇挽月送別,但又不敢親自下去,怕自己忍不住哭出聲來。

    “再見,大家?”

    蘇挽月輕聲嘀咕,然後擺了擺手,其他人也跟著擺手,表示再見。

    “上車吧!”

    喬恩雖然也很難受,但既然是蘇挽月的決定,她也只能尊重她的選擇。

    蘇挽月點了點頭,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看著這裏熟悉的一切,心中思緒萬千。

    汽車緩緩地離開,蘇挽月始終沒有回頭,她知道,離開這裏可能是永久,即使不是永久,將來有幸回來,應該也是物是人非了吧。

    “挽月,你也別太過悲傷,我總覺得,命運是注定的,天無絕人之路,或許未來的某天,你們還會相遇。”

    喬恩安慰道。

    “嗯,喬恩,我走之後,暫時由紅顔替代我,我已經跟紅顔說過,你們只要配合她就行。”

    蘇挽月說到這裏,突然擡頭看向喬恩:“還有…喬恩,我知道你喜歡陳飛,而陳飛也喜歡你,既然如此,我覺得你可以勇敢表達自己的愛意了,紅顔說過,她不介意你的加入。”

    “那…你介意嗎?”

    喬恩沒有因此而歡喜,而是反問蘇挽月。

    蘇挽月猶豫了一下:“說實話,我介意任何人加入,可是我不能自私地剝奪陳飛和你們的權利,我們總是用世俗的眼光看待事情,陳飛注定是個不平凡的人,既然是不平凡,那肯定會做不平凡的事情,一切隨緣吧。”

    “所以,我更不能趁你不在的時候,跟陳飛接近。”

    喬恩道。

    蘇挽月有些驚訝,沒見到喬恩是這麽有原則的女人。

    “不過,等你再次回來了,我會勇敢地跟你說,我喜歡陳飛,我想做他的女人,你可以罵我,可以打我,但我還是會勇敢地接受現實。”

    喬恩道。

    蘇挽月愣住了,此刻,她真不知道說什麽好。

    “好,如果我還能回來的話!”

    蘇挽月淡淡一笑。

    兩人沒有再說話,一直到了機場。

    蘇挽月如期登上了飛機,在三個小時之後,抵達了冰島。冰如雪知道蘇挽月今天到來,而且蘇挽月在上飛機之前給她發了短信,所以,冰如雪提前本小時,就帶著十幾號人馬,開了三輛車前去迎接。

    一來是表示對蘇挽月的尊重,二來,是因爲最近冰島不太平了。

    在半個月前,雪豹門突然被奪回,寒冰宮的人馬受到了一定的創傷之後,冰如雪下令撤回總部寒冰宮把守,以防那些人趁機攻打寒冰宮,到時就很麻煩。

    下午一點,蘇挽月的班機抵達了冰島,剛出機場口,就看到一名穿著白色長裙,長得飄飄若仙的長腿美女走了過來,沒等她說話,就被美女搶過了行李箱,緊接著就有幾名女子跟了過來,接下那箱子。

    “宮主,你不應該親自來接我的,我自己打車過去就行。”

    蘇挽月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