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ievrtd"></kbd>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帝國總裁霸道寵 > 第1005章 兩人有貓膩

                        近在咫尺的天使面容,紅唇猶如桃花嬌豔,穆塵緊張得喉結直咽口水。

                        離穆七越近他的心跳聲也就越大,“咚咚”的像是雷聲。

                        近了,更近了,只要他再往前面近一點,他就可以嘗到穆七的味道。

                        那張每天都甜甜叫著他塵哥哥的薄唇一定像是水果味一樣香甜。

                        此刻他也管不了什麽君子風度,內心深處只有一個念頭,吻她。

                        正當他要覆上那張唇之時,穆七偏偏在這個時候醒來,四目相對,穆塵已經愣在了那裏,現在進退兩難不知道該如何。

                        穆七眼睛眨巴眨巴,像是水晶一樣澄淨。

                        “塵哥哥,你,你在幹什麽?”穆七天真的發問。

                        紅色從穆塵的耳根子開始蔓延,從頭紅到發根。

                        “我,我”本就不擅長在穆七面前撒謊的穆塵更是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她一定會覺得自己趁人之危,分明是照顧著她長大的哥哥,竟然會趁著她睡覺的時候對她做這樣不恥的事情。

                        別說是穆七了,穆塵心裏已經將自己鄙視了千遍萬遍,她會不會覺得自己惡心。

                        穆七眼睛一亮,“我知道了,肯定是塵哥哥想要和我玩木頭人的遊戲,誰先動誰就輸了對不對?”

                        穆塵:“”

                        那樣單純善良的穆七,幾乎想都沒有往邪惡的方向去想,這樣幹淨沒有雜質的穆七讓穆塵覺得自己很是肮髒。

                        “不對嗎?”穆七咬著唇歪著頭看他,絲毫沒有覺得兩人靠得這麽近有什麽不妥的地方。

                        “唔讓我想想,那就是塵哥哥睡糊塗了想要看看我是誰對不對?”

                        這樣天真乖巧的穆七讓穆塵展顔一笑,“都不是。”

                        “塵哥哥你居然笑了呢,不是這些原因那是什麽?”穆七好奇的問道。

                        穆塵不知道怎的,捧著穆七的小臉吻了下來。

                        很輕很輕的吻,生怕會弄疼了她。

                        穆七還不太懂,只覺得這一次的碰觸和之前額頭的晚安吻很不一樣。

                        身體就像是被人抽走了力氣一樣慢慢變軟,穆七覺得很不對勁,這,這是怎麽了?

                        時間並沒有持續多久穆塵已經離開了她,他只是淺淺的試探而已。

                        “討厭嗎?”

                        穆七大大的眼睛裏充滿了困惑,“當然不會。”

                        他松了一口氣,還好穆七並沒有覺得討厭或者是厭惡,本以爲自己陪著她長大,她將自己當成親哥哥,這樣親密的接觸她一定會反感。

                        事實證明一直以來都是他想得太多,他以成年人的思維去思考,而穆七卻是最簡單純粹的大腦。

                        穆七不但沒有離開他,還伸手探了探穆塵的額頭,“塵哥哥,你好像不太燙了。”

                        用手似乎覺得不太穩妥和放心,她用自己的額頭去試探溫度,這一親密接觸,本來不燙的穆塵臉部溫度變高。

                        “诶,果然還是有些發燒嗎。”

                        她哪裏知道是因爲自己和穆塵的距離越近,穆塵越是不自在,溫度自然就升高了。

                        “不,我沒事了。”

                        他打量著穆七,圓圓的眼睛裏裏面只有對他的關心和緊張,並不在意剛剛那個吻。

                        她不討厭,這是一個好的信號。

                        “沒事就好,塵哥哥你都不知道昨晚嚇死我了,我怎麽叫你都不醒,給你吃了藥紮了點滴,半夜你嚷著冷,我只好用自己的身體給你取暖了,還好你已經恢複正常。”

                        穆七的話提醒他兩人的身體還在一起,一晚上出了不少汗。

                        “傻丫頭,怎麽用這樣的方式?”穆塵光是想想被子下面兩人的光景就覺得更不自在了。

                        “因爲我小的時候差點凍死,塵哥哥你就是用胸口給我取暖的呀,這一點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沒想到那麽厲害的塵哥哥有一天也會生病,不過我終于可以照顧你一次了。”穆七的小臉泛著激動的光芒。

                        說著她揭開被子爬起來穿衣服,穆塵沒想到她會這麽突然,該看的不該看的全看光了。

                        走光的小東西毫不在意,“塵哥哥你等我哦,我去洗個澡,順便讓人把飯菜端上來,我要給你喂飯。”

                        穆塵身體已經好了很多,可架不住一心想要照顧他的穆七。

                        某個小東西揚著拳頭信誓旦旦道:“你照顧了我這麽多年,終于輪到我了!”

                        他覺得自己要是現在拒絕穆七一定會很失望,也罷,她喜歡就好。

                        “那就拜托你了。”

                        “塵哥哥說哪的話,咱們誰跟誰啊,你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穆七開開心心的跑出去了,穆塵也借著這個機會起來洗漱,看著渾身上下只有一條短褲的他有些無奈,這丫頭扒得可真幹淨。

                        等穆七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洗去了身上的汗液,渾身舒服了很多,躺著看電腦等著她。

                        “塵哥哥,你都生病了,怎麽還要工作?不行不行,你躺下。”

                        穆七端著碗過來,“我喂你吃飯,你大病初愈好好休息。”

                        看她那煞有介事一邊吹一邊舀著粥的小模樣,在穆塵眼裏像極了一個穿著媽媽高跟鞋的小女孩。

                        “張嘴。”穆七喂了一勺過來。

                        穆塵只得乖乖的張嘴,以前他喂穆七吃飯很正常,被穆七喂這還是頭一次。

                        這種感覺很難用言語來說明,總之是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燙嗎?”穆七認真的問道。

                        “不燙。”他的眼裏心裏注意力全都在穆七的身上,又怎麽能注意到食物好不好吃。

                        穆七自己嘗了一口,“嗯,味道還挺不錯的。”

                        于是她就這樣你一勺我一勺的吃了起來,一大碗粥被兩人瓜分,穆塵覺得這樣的感覺倒是挺好的。

                        “飯吃完了,那現在應該吃藥了。”穆七認真的給他分藥,嘴裏還嘟囔著,“醫生說這種藥挺苦的,不過是塵哥哥一定不會害怕的。”

                        穆塵這會兒心裏都是甜甜,別說是吃感冒藥,就算是吃毒藥他也覺得是甘露。

                        直接端水就喝,穆七見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就將花花綠綠的藥丸吃掉,“真的不苦嗎?”

                        “有一點”

                        “那怎麽辦?早知道我就給你准備糖果了。”

                        “不用,這裏就有。”穆塵的眼裏突然略過一抹深意。

                        “嗯?是什麽”穆七沒有說完,腰部被人攬住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中,唇上多了一抹溫暖。

                        如果說之前那個她沒有在意的吻是因爲她更在乎自己的身體,那麽這一次呢?

                        和先前不同,更帶有一種試探性的侵略意味。

                        他死死盯著她的眼睛,如果她有一丁點的不喜歡他都會停下來,大眼裏都是茫然不懂,讓人更想繼續下去。

                        穆塵並沒有,適可而止結束,“這樣就不苦了。”

                        穆七吐了吐舌,“嗚嗚嗚,這麽苦怎麽可能不苦。”

                        她只是對藥味在意嗎?穆塵認真的問道:“七兒,我剛剛在吻你。”

                        “唔對哦,是不是這樣就可以幫塵哥哥緩解痛苦了?”她以爲這和以前碰額頭的意思是一樣的。

                        “是。”穆塵點頭。

                        雖然昨晚兩人並沒有發展實質關系,到底已經是肌膚相貼,他作爲男人應該要對穆七負責。

                        不敢直接告訴她自己的心意,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一點點試探她的心。

                        “那就好了,以後我終于可以幫塵哥哥了。”穆七天真的眼睛沒有一點懷疑。

                        只因爲他是穆塵,她對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不管他做什麽她都不會懷疑他的動機。

                        “塵哥哥,你現在好點了嗎?”

                        穆塵伸手撫過她唇上的水澤,心裏有處陰暗的地方終于照進了光芒。穆七就是他的陽光。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