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味香 > 第1467章 故人

    繡的是一個小孩子的肚兜。

    既是成婚,那往後必定會很早就有孩子的,如此的話,就得早早的准備了一些孩子的衣服才好。

    趁著這會子不忙,這裏的東西也全乎,更是能買到好的料子,也趁著自己年歲還不算大,就趕緊多做一些,往後也能讓出聲的外孫子能夠穿的舒服。

    呂氏這樣想著,這嘴角便是不由自主的揚起了一個弧度。

    在一旁理著絲線,也在一旁做著活的冬青見呂氏如此,也是笑了笑:“夫人這針線功夫當真是好,你瞧這上頭的老虎繡的,當真是活靈活現呢。”

    “哪裏就活靈活現了,不過就是比著樣子繡,模樣差不多像也就是了。”呂氏笑道,手中的動作卻是絲毫沒有變慢。

    董管家走了過來:“夫人,外頭有人說是要見夫人。”

    “是誰?”呂氏聞言,手中的動作頓時僵了一僵,神情更是有些緊張:“如此說雖說有些不禮貌,但董管家還是幫我回絕了吧。”

    若是要見什麽京中權貴家的夫人小姐的,她可是不成的。

    “若是尋常人,老奴必定就替夫人攔下來了,只是來人只說他是清水鎮的,與夫人是故交,對了,來人只說自己姓杜。”董管家答道:“老奴見他如此說,想著興許是夫人的同鄉,從前是認識的,便來詢問夫人一番。”

    “姓杜?”呂氏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

    到是端了茶水和果子過來的夏冰,頓時眼前一亮:“姓杜?該不會是杜大夫吧。”

    “不應該吧,家裏離這裏千裏迢迢的,杜大夫怎會來了京都這裏?”呂氏連連擺手,表示不可能。

    “如何不可能?”夏冰笑道:“記得杜大夫從前不是說過麽,在京都有故交,想必從前也是來過京都的,現下再來,也不是不可能。”

    “索性是不是的,去瞧一瞧看也就是了,我去瞧瞧看,若是是了就領了進來,若是不是的話,尋個由頭打發也就是了,夫人以爲如何?”

    “也好,你且去瞧瞧看吧。”

    索性如夏冰所說的,是與不是的,瞧瞧看才曉得,便也就應了此事。

    “哎。”夏冰應下了,隨董管家一並往外頭走。

    不多會兒的功夫,折返了回來,身後還領著兩個人。

    呂氏和冬青擡眼,果然是瞧見了面帶微笑的杜仲大夫以及身後膚色顯得越發黝黑的水生。

    “當真是杜大夫?”呂氏放下手中的針線,站起身來去迎:“起初說來人姓杜,夏冰便猜想著是不是杜大夫,我還在那狐疑說這千裏迢迢的,如何會到京都來,不曾想當真是杜大夫來了的。”

    “夏冰,快去倒杯茶水過來,再拿些果子來,請杜大夫和水生來吃。”

    呂氏一邊說著,一邊招呼杜仲大夫在石桌旁坐下來。

    “來京都也算是湊巧。”杜仲大夫笑了笑道:“原本是要去拜訪一位故友,從他那裏拿些醫書什麽的,結果家人說故友前來京都,我也就只能到京都這裏來尋他。”

    “結果尋來尋去的,偌大一個京都,到是不知道究竟住在哪裏,眼瞧著這手中的盤纏都用的差不多了,想回去又舍不得那些醫書,更覺得不曾見到故友也是十分遺憾,便想到夫人應該已經到了京都,我便四處打聽,找到了這裏。”

    “論起來,也算是來打秋風來的啦。”杜仲呵呵笑道。

    “如何叫打秋風,杜大夫來那可是求之不得呢,你們也瞧見了這個宅院看著不小,房屋也是充足,你們只安心住下就是。”呂氏笑道:“索性香苗與少業成了婚,這宅院裏頭也唯有我一個人住著,下人們雖說,可大約是平日裏都被這大戶裏頭規矩給約束習慣了,除了夏冰和冬青以外,也沒個說話的人,到底是冷清了一下。”

    “杜大夫和水生來,剛好能熱鬧一些,且到底是在異鄉外地的,杜大夫有個能立足的地兒,往後再去找人也能方便一些,也和少業知會一聲,多少也能幫著你找一找,也比你自己一個人來找更容易一些。”

    “夫人所言極是。”杜仲拱手道:“如此,便叨擾幾天了。”

    “這麽多年的交情了,杜大夫如此便是客氣了。”呂氏笑道,吩咐身邊的冬青:“著人收拾兩間屋子出來,安置杜大夫和水生住下,再派人去趟盧府和香苗與少業說上一聲,只說杜大夫來了,讓兩個人回來一趟吧。”

    “是。”冬青應下去忙了。

    而杜仲急忙擺手:“不必去告知香苗和盧大人了吧,方才聽你說兩個人剛成婚,必定也是有許多的事情要忙,我就是來這裏借住幾天,不用這麽興師動衆的。”

    “說起來也是慚愧,沒有趕上兩個人成婚當天,也來不及給道聲喜。”

    “待會兒人來了,再道喜也不遲。”呂氏道:“你也別覺得愧疚,香苗和少業如今住在盧府,我一個人也是有些孤單,總想著叫了兩個孩子時常回來,可也沒什麽好的緣由,也怕惹人厭煩,杜大夫來了後,到是有個極好的緣由。”

    此言不管是真是假的,總歸呂氏這般說了,杜仲哪裏還有推辭的理由,只笑道:“那便全憑夫人安排。”

    “這才是了。”呂氏臉上笑容更甚,扭頭接著吩咐了底下人趕緊去備飯,准備茶點等。

    杜仲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有些複雜。

    先前一直在清水鎮,一直覺得呂氏與她的確是十分相似,尤其眉眼神情的,幾乎是一模一樣,但到底身份有別,一個雍容華貴,氣度不凡,而呂氏到底只是尋常農婦,即便平日裏看著面善祥和,卻也少了幾分貴氣。

    這也讓杜仲清醒過來,知道呂氏不可能是她,更何況自己是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在了自己懷中,怎又可能複生?

    因此,杜仲知曉,呂氏不過是碰巧與她有些相像而已,他更是不敢奢求其他,只是希望能夠多看一眼與她相似的容顔,這才時常幫著呂氏瞧病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