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帝後世無雙 > 第1216章 緊張待花開

    “之前程老先生不是說,我夫人姓雲也是合理?遲家與雲家莫非是姻親?”晉蒼陵又問道。

    要不是與雲遲有關的事,他斷不會這麽關心,說這麽多話。

    程老先生輕歎了口氣,說道:“這是遲家與雲家之前的一段糾葛,此事,現在我也不能向兩位說清楚。不過,我們要尋找的那一位小主子,確實是遲家與雲家的後人,夫人若也姓雲,那當真是太巧了。正因爲如此巧合,之前我才太過激動,認定了夫人便是遲家小主子,而忘了夫人的年紀。”

    晉蒼陵冷哼了一聲。

    沒搞清楚便要他的女人滴血,難道只要幾滴便不用受傷的嗎?

    這女人也當真是,這樣就想答應了。

    萬一白白劃傷了自己取了血,只不過是替對方澆開了花,自己身世都未能證明,豈不傻到了姥姥家?

    程老先生趕緊說道:“不過,澆開了豔雲霄,也自可證明的。遲家人的異血脈者,澆開的豔雲霄便是最極致的,花有三次,粉白淺紫深紫依次染開,花香清幽,而或不是遲家人的異血脈者,催開的花可能只得一色或是兩色。”

    “以前也有非遲家人澆開的花嗎?若是沒有,你們又怎麽知曉這一點?”晉蒼陵又問。

    “沒有,但是遲家的藏書裏有說過的。”程老先生說道,“遲家有一本專門記錄豔雲霄的藏書,哪一年得到的花,哪一年如何盛開的,花期如何,又作何用,都一一有了說明。上面也說了我剛剛說的那一點,想必可信。”

    晉蒼陵又看了雲遲一眼,“還有一個問題,你們要找的那個小主子,年紀爲何?”

    “具體不明,但是應該很是年輕才是,按時間推斷,不可能超過二十二歲。”

    不超過二十二歲的話

    那麽她很有可能吧?

    雲遲看了晉蒼陵一眼。

    怎麽樣,能不能滴血了?

    晉蒼陵還是有些臭臉,轉過臉去沒有再看她。

    這就是答應了的意思啊。

    雲遲看向了程老先生,“要怎麽做?”

    程老先生見他們是答應了,頓時狂喜,小心地把那株豔雲霄放在桌上,然後去取了一只小小的玉碗過來。

    再去拿了好幾瓶的小玉瓶,把那些藥瓶都打開了,依次往玉碗裏倒。

    一種只是倒了一兩滴,有些是湖水綠的藥液,有的是海水藍,有的無色,有的微黃,有的淺紅。

    這麽多種藥液都倒到了玉碗裏之後,他才拿了一根像是麥杆一樣的草莖,把它們調勻了。

    沒有想到原來很多種顔色的藥液全調勻了之後反倒是變成了透明無色。

    還有這麽一堆步驟啊。

    雲遲原來以爲就只是簡單粗暴地把血滴到那株豔雲霄的土裏。

    “夫人,現在可以請您往裏滴血了。”程老先生遞了一支小小的針給她。

    雲遲沒接,抽了玄蓮刀出來在指腹上輕輕地一劃,往玉碗裏滴了不多不少六滴血,然後立即取藥一抹,傷口血即停。

    程老先生看了她這一手,目露贊賞。

    那名老者不知道何時又閃身出來了,就沉默無聲站在一旁,緊緊地看著。似乎他也十分關注這一件事,緊張那豔雲霄會不會開花。

    程老先生又再次把玉碗裏的液體攪拌了一下,把它們都攪勻了。

    碗裏再次成了透明無色,像是小半碗清水,而且竟然還散發著極淡的清香。

    哪裏還有半點血色啊?

    他小心翼翼地把那小半碗水輕輕地澆在那豔雲霄的土裏。

    然後放下玉碗,就那麽緊緊地鎖定了豔雲霄,看起來還是屏住了呼吸,根本就沒敢吐一口大氣的樣子。

    老者也緊緊地盯著。

    氣氛一時有些緊張,這也感染了晉蒼陵,他也閃身來到了雲遲身邊,與她一起看著那株豔雲霄。

    在四人的目光注視裏,那株豔雲霄緩緩地開始有了變化。

    本來看著枯硬的枝莖都開始變得有些水分了,顯得有了生機和幾分柔軟。

    慢慢的,有那麽一個節點綻開了,迸出了一個極小極小的花苞。

    這一個花苞就像是一個信號,以它開始,緊接著,又有無數的花苞陸續地露了出來。

    程老先生一激動,身形就是一晃。

    老者伸手托住了他的手肘,給他送了一點兒內力過去,這才讓他精神恢複了一些。

    “真的活過來了,都將開花了!”程老先生眼眶開始有點濕潤,“夫人當真是世間難尋的異血脈者!”

    現在只是讓他知道這一點又有什麽好處?

    晉蒼陵面色冷淡。

    程老先生又說道:“現在只等這花完全盛開了,看看花的顔色便能夠確定”

    “這花什麽時候能盛開?”雲遲問道。

    看來現在都還只是極小的花苞,好像並不見盛開,要等到它們都盛開得等多久啊?

    是不是應該讓雲啄啄過來啼幾聲,好讓它們開得快一點?

    程老先生說道:“兩天,兩天這些豔雲霄便能夠完全盛開了。”

    “要兩天?”

    雲遲皺了皺眉。

    “夫人沒有什麽要事吧?這兩天二位可以在府裏住下,放心,住的吃的用的,府裏仆人定能侍候妥當。”程老先生這個時候當然不可能讓他們離開啊,“我這就讓人去給二位准備客房?”

    “我們還有侍衛在城外。”雲遲說道。

    “有多少人?”

    “二十幾號人。”

    “既是如此,我們也可以安排下來,我這宅子只住了我和七八名仆人,空房多得是。”

    雲遲看了晉蒼陵一眼。

    其實要是能夠在程宅住下來也不錯,他們之前不想進城就是因爲這麽多人住到客棧裏去就會很引人注目,但是直接到程宅裏來,想必就沒有人發現了吧?

    而且在這裏她要制藥就方便多了。

    “我們還有兩名侍衛跟過來的,人來了沒有?”

    “我去看看。”程老先生趕緊領著他們又去了前廳。

    正好,家仆正領了兩名青龍衛進來。

    一看到晉蒼陵和雲遲,兩名青龍衛松了一口氣,正要說話,一道身影飛掠進來,正要落下,老者已經一掌待要拍出。

    “住手,是我們的人。”晉蒼陵已經認出了來的人是骨影,立即就攔下了那老者。

    這個時候也只有他能夠攔得下那老者的招,便是雲遲都慢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