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p id="raop0k"><tt id="raop0k"><form id="raop0k"></form><strong id="raop0k"></strong><label id="raop0k"></label><button id="raop0k"></button></tt></sup><address id="raop0k"><blockquote id="raop0k"><noframes id="raop0k">
      • <pre id="nz5w9p"></pre><center id="nz5w9p"></center><kbd id="nz5w9p"></kbd><ol id="nz5w9p"></ol><thead id="nz5w9p"></thead>
          • <sup id="nz5w9p"></sup><label id="nz5w9p"></label><style id="nz5w9p"></style><small id="nz5w9p"></small><em id="nz5w9p"></em>
              • 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錦繡田園:農家小地主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心疼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周氏出的手。

                    不,不對!

                    宋青苑腳步突然一頓,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不對勁,此事不對勁。

                    若真是老太太打的,又怎麽可能鬧到請郎中的地步。

                    周氏下手狠,但是不會下死手,尤其是剛才田菊已經說了,是被“別人”打了。

                    想通了這一層,宋青苑快速跑向了正房,砰的一下推開房門。

                    只見一群人圍在炕邊,有宋家人也有外人。

                    其中就有李郎中,還有兩個生面孔。

                    可看他們的衣著打扮,以及帶來的藥箱,宋青苑猜測,這可能是縣裏某家醫館的郎中,因爲鎮上的她都有些熟悉。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宋青苑問了一句。

                    衆人聞言,紛紛回頭,身子微微向外一側,給宋青苑讓出一條小路。

                    讓她的目光剛好能看到被衆人圍住,正躺在炕中間的李氏。

                    “娘!”一聲呼喚脫口而出。

                    僅一眼,宋青苑便怔在原地,如同被點了穴道般,再也動彈不得。

                    可眼角卻有一滴淚,刷的一下順著白皙的臉龐落了下來。

                    還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悲傷,來不及難過,來不及心疼,眼睛已經自動流了淚,一發不可收拾。

                    “苑兒!苑兒!”

                    聽到了聲音,李氏咧開嘴喚著,一轉頭牽扯到傷口,絲絲的到吸著涼氣。

                    “苑兒苑兒”

                    李氏唇角不動,嘟嘟囔囔的一個勁兒的喚著,“苑兒苑兒娘的苑兒娘的苑兒”

                    “苑兒!苑兒!苑兒!”

                    一聲比一聲一聲比一聲委屈,好像是用盡了全力,隨時都會斷氣一般。

                    李氏什麽也沒說,只是一個勁兒的喚著宋青苑的名字。

                    “娘!娘!我在這兒!”宋青苑沖到李氏身邊。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青紅交錯的臉,尤其是嘴角處,腫的很高很高。

                    整個臉上除了眼睛,再也找不出一處好地方,可以說完全像個豬頭。

                    本來很好笑的場面,可宋青苑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

                    “娘,很疼吧?”

                    宋青苑顫抖著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往前一探。

                    就在要接觸到李氏臉頰的時候,她的手指已經抖的不成樣子,快速縮回。

                    “嗚嗚娘,疼!”

                    李氏嗚咽著,聲音像貓兒一樣含在嗓子裏,只是不住的拿手亂比劃。

                    若是放到以前,別說被打成這樣,就是被踩到腳趾,她也會蹦哒的跳起來,撕心裂肺的大喊。

                    可今天的李氏相比于以往,實在是太安靜,安靜的讓人心疼。

                    “娘!別亂動。”

                    宋青苑用力,把李氏揮動的雙手握住。

                    輕輕吸了一口氣,哄小孩兒似的,在李氏的臉上吹了吹。

                    輕聲哄道,“娘,別怕,咱們用最好的藥,肯定能好起來的。”

                    “嗚嗚嗚”

                    李氏握緊宋青苑的手,哼哼著,似是有話要說。

                    “我知道!我知道!”宋青苑把手握緊。

                    一邊摩梭著雙手給李氏安慰,一邊轉頭問道,“我娘她”

                    “二夫人問題不大。”

                    李郎中見狀,連忙回道,“這傷就是看著嚴重,好在沒傷及骨頭。”

                    “只是需要臥床靜養一段日子,慢慢的淤腫消了就會好。”

                    “那就好!那就好!”

                    聽了李郎中的話,宋青苑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氣,懸著的心也跟著放了下來。

                    只要沒傷及骨頭就好,皮外傷能養。

                    可若是傷到骨頭,在這個醫術不發達的古代,就很難醫治了。

                    謝天謝地!宋青苑不由得慶幸。

                    “那可會留疤?”周氏跟著著急。

                    女爲悅己者容,無論是女兒家,還是嫁爲人婦,最注重的都是自己的容貌。

                    尤其是以李氏冒尖的性子,若是容貌有損,不得翻了天去。

                    “沒事!”另一名郎中在一旁接話,“老夫人請放心,賊人他”

                    郎中擡起眼皮掃了李氏一眼,壓低了聲音道,“注意了力道,又沒用利器。”

                    “所以二夫人這傷看著嚴重,其實也只是淤腫,疼一陣,遭些罪,只要按時敷藥,按時服藥,過一兩個月便能痊愈。”

                    “臉沒事就行!臉沒事就行!”

                    周氏緊繃著的心,終于松懈下來。

                    轉頭吩咐下人,給郎中們打賞銀子之後,便跟隨郎中一起去藥材鋪子裏抓藥。

                    等他們走後,宋家上房內的人少了不少,只剩下自家的。

                    宋青苑便開口問道,“我娘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是誰把我娘打成這個樣子?”

                    宋青苑白皙的手指死死的扣著手心,抵在唇間。

                    一雙水汪清澈靈動的眸子裏,已經布滿了憤恨,雙肩不住的顫抖。

                    李氏如今這副模樣,讓她氣極了,也心疼極了。

                    好像隨時都能化身成爲一名戰士,爲渣娘去撕扯,爲渣娘去拼殺。

                    牙齒咬在食指上,宋青苑瞪大了眼,不讓眼中溢滿的淚水流出。

                    這一刻,什麽涵養,什麽禮節,她通通都不想顧了。

                    她現在只想打人,想把傷害李氏的人狠狠揍一頓。

                    如果不是出生在一個和平的國度,她甚至想要把此人碎屍萬段,來給渣娘報仇。

                    “到底是怎麽回事?”宋青苑腥紅了眼,重重的問著。

                    “唉!”周氏深深歎息,“你娘也是倒黴透了,說是在官道上遇見了打劫的,車夫被打暈了,你娘”

                    “不!不是!”

                    周氏話未說完,宋青苑就猛的搖頭,聲音執拗而陰鹫。

                    “打劫只圖財,不可能會把我娘打成這樣。”

                    宋青苑轉頭,再次看了看李氏那張被打成豬頭的臉。

                    “我娘如今這般模樣,來人分明就是泄憤,他是和我們家有仇!”

                    宋青苑的聲音铿锵有力。

                    似是爲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宋青苑左右環顧,出聲問道,“陪我娘去縣裏的車夫呢,他在哪裏?”

                    “車夫之前也被打的暈了過去。”孫氏開口解釋道,“我怕他身體不適,便叫他回房中歇息。”

                    “大奎媳婦,去把人帶過來。”孫氏轉頭吩咐。

                    “是!大夫人!”大奎媳婦應下。

                    片刻之後,拉李氏去縣裏買東西的車夫,便出現在宋家上房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