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77ikda"><label id="77ikda"></label></noscript><abbr id="77ikda"><strike id="77ikda"></strike><thead id="77ikda"></thead></abbr><i id="77ikda"><bdo id="77ikda"></bdo><form id="77ikda"></form><tfoot id="77ikda"></tfoot><em id="77ikda"></em><address id="77ikda"></address></i>
<small id="77ikda"></small><th id="77ikda"></th><dd id="77ikda"></dd><fieldset id="77ikda"></fieldset>
    <big id="77ikda"></big><code id="77ikda"></code><b id="77ikda"></b><dfn id="77ikda"></dfn><pre id="77ikda"></pre>
        <tt id="w1ui8h"><code id="w1ui8h"></code></tt>
          1. <tfoot id="smtrt3"></tfoot><del id="smtrt3"></del><strong id="smtrt3"></strong>
              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錦繡田園:農家小地主 >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謝禮

                  其中給楊猛准備的謝禮,是一匹靛細布,一只鴨子,一只雞,還有兩罐花果茶。

                  陳雲清的是一匹灰色細布,然後同樣是一只鴨子,一只雞,兩罐花果茶。

                  “都是自家的東西,還請二位收下。”宋青苑清澈的目光看過來。

                  因爲剛剛哭過,眼睛裏還閃著淚光,看起來就像是受了委屈一般。

                  楊猛,陳雲清同時別過頭,不敢與之對視,拱手道,“謝錦甯縣主!”

                  說罷,兩人伸出手接過謝禮。

                  這謝禮宋青苑備的不是銀子,而是家中之物。

                  僅此一點,就說明宋青苑是誠心的感激,給予了他們二人尊重,不是拿錢砸人,以此了事。

                  這一舉動,讓楊猛,陳雲清心裏舒坦了不少。

                  連被安排進堂屋,苦苦等待而升起的躁氣,也跟著消散了。

                  “今天麻煩二位了!”

                  宋青苑彎下身子,對著楊猛,陳雲清二人,非常正式的施以一禮。

                  “不可!不可!萬萬不可!”楊猛,陳雲清慌了,連忙閃身避開。

                  “縣主,我們二人只是平民老百姓,怎能受的起縣主如此重禮。”

                  聞言,宋青苑牽起一抹笑,兩滴淚花在眼珠子裏打轉。

                  沙啞著聲音道,“百善孝爲先,宋青苑此時只是以女兒的身份,向幫了母親的兩位恩人道謝。”

                  “這”宋青苑話一出口,楊猛,陳雲清頓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

                  只自顧自地擺手道,“不必!不必!”

                  “縣主送了我們這麽重的禮物,就已經是謝過了。”

                  “縣主若是沒有事兒,那我們就先走了。”楊猛說著意欲告辭。

                  “好!”宋青苑點頭,“就不再耽誤二位的時間了。”

                  “如果你們想起了什麽重要的線索,還請來宋家告知我一聲。”

                  “紅袖,送客!”

                  “告辭!”兩人同時拱手。

                  走出幾步,楊猛突然回頭,“對了,縣主,我”

                  楊猛欲言又止,眼裏有猜測,更有不確定。

                  “有什麽話,不妨說出來聽聽。”宋青苑鼓勵著。

                  “當時一切發生的太快,草民看的也不是很真切。”

                  楊猛撓了撓頭,“就是草民覺得,看身形,那人到不像是個男子。”

                  楊猛幾年前做過镖師,走過南,闖過北,見識不少,眼力也是有的。

                  看著那道離去的身影,他便覺得有哪裏不對勁,現在回想起來,那分明就不是男子的身形。

                  楊猛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道,“也、也可能是草民看錯了,就是就是一個猜測”

                  “沒關系謝謝!”宋青苑微微一笑。

                  待送走了二人後,她的臉色便立刻落了下來,牙關咬的死死的。

                  仿佛用盡全身力氣,把手指攥的嘎嘎作響。

                  “女子!女子!女子!”

                  本來她只是一個猜測,現在楊猛的話,無疑給她這份猜測增加了重量。

                  玉!玲!珑!

                  若說李氏得罪了誰,那李氏得罪的人還真不少。

                  可是能下這麽狠手的,又是近期得罪的,非玉玲珑莫屬。

                  尤其是玉玲珑會功夫,這一點宋青苑早在王縣令的口中得知。

                  如果是她一切就說的通了。

                  “來人呐!”宋青苑大聲喊著。

                  “去告訴王縣令,我母親在縣裏預襲,行凶者疑似玉玲珑,叫他挨家挨戶的給我搜,一絲一毫都不得放過。”

                  “還有,去通知我二哥,召集青石幫的小弟,讓他們配合官差一起搜查。”

                  宋青苑咬了咬牙,“召集全縣城畫師,張貼告示。”

                  “不但要女裝的玉玲珑,女扮男裝的玉玲珑也給我畫出來,貼滿大街小巷。”

                  “青石鎮,青河鎮,青陽鎮,張家鎮所有的鎮,所有的村,都要張貼到。”

                  宋青苑想了想,這麽做也不穩妥。

                  玉玲珑有功夫底子,又意欲靠近蕭大人,其人肯定不一般。

                  或者是某個勢力秘密培養之人,精通一些易容改扮之術也未可知。

                  想到了這一點,于是補充道,“懸賞!全縣懸賞!”

                  “凡是發現陌生面孔,必須上報官府,提供正確消息,發現玉玲珑線索者,賞銀十兩。”

                  “阿二!”宋青苑轉頭,“你再去錦衣衛的暗哨走一趟,讓他們協助調查。”

                  宋青苑說完,深邃的眸子透過窗戶望了出去,眼裏是憤恨的火苗。

                  官府,錦衣衛暗哨,遍布榆林縣的小混混團體。

                  如此三方同時出動,她倒要看看這個玉玲珑,究竟有何本事,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宋家門口。

                  楊猛,陳雲清夾著布匹,拎著兩只用繩子系好的雞鴨,懷裏抱著花果茶。

                  一邊離開宋家村一邊感慨道,“宋家這份謝禮真是大手筆!”

                  楊猛粗略一算,“就是這匹布拿到店鋪裏去賣,也得值個幾十兩。”

                  “這兩只雞鴨就不算了,這花果茶也不便宜。”

                  “之前我去縣裏的時候就聽人說過,榆林縣的小姐,太太們,都喜歡喝這茶,說是美容養顔。”

                  楊猛擡起手,摸了摸自己粗糙的臉,哈哈大笑。

                  頗覺有趣的道,“如今咱們兩個大男人,倒也喝上了這口茶。”

                  “不過我這皮膚糙,給我喝還真是暴殄天物。”

                  “等會兒拿回去給小钊,他長得白淨,喝著合適。”楊猛美滋滋的想著。

                  他銀錢少,和小钊一起相依爲命這麽多年,也沒置辦過啥新衣裳。

                  這次得了這匹新布料,正好一人做一套。

                  還有這兩只雞鴨,也可以炖了,好好補一補。

                  “陳兄,你有何打算?”楊猛轉頭望了過去,看向陳雲清。

                  “什麽?”陳雲清一怔,似是沒明白楊猛的意思。

                  “什麽,什麽打算?”

                  “我是問你,這些禮物你打算如何處置?”

                  楊猛解釋道,“這些加起來可要不少銀子,陳兄如今年紀也不小了,該爲日後打算打算,娶妻生子才是正道。”

                  娶妻生子嗎

                  陳雲清把目光放在懷中的謝禮上,突然笑了,笑容有些不爭氣。

                  讓人看不清,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麽。

                  “等以後再說吧”

                  陳雲清的聲音中滿是怅然。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