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年三十,天色將將黑。

        顧獨家。

        老爸老媽、嶽父嶽母、大姨大姨夫圍在茶幾前包餃子。

        顧獨也坐在旁邊,陪著長輩們說話。

        “行了,你去陪小憐她們玩去吧。”老媽看顧獨有些心不在焉,揮了揮手道。

        顧獨聽了一笑,“那行,我去屋裏找她們說會話。”

        說完,顧獨站起來向臥室走去。

        臥室中,

        顧倩和表妹趴在床上玩手機,白小憐坐在梳妝鏡前化著妝。

        “大晚上,你化妝幹什麽?”顧獨問道。

        白小憐回頭看了一眼,又把頭轉了回去,“我等會要直播。”

        “直播?”顧獨眉頭一挑。

        顧倩和表妹坐在被窩裏,被子上放著電腦。

        顧倩對顧獨擺了擺手,“哥,你來看看,張懸在直播呢。”

        顧獨走過去一看,張懸這家夥還真的在電腦上直播。

        “嚯,平常看著他一副老幹部的模樣,還懂得直播?”顧獨笑道。

        顧倩嘿了一聲,道:“等會封岩還要直播呢?”

        “封岩也要直播?”顧獨一愣。

        封岩和他一樣,都是國際三線巨星。

        白小憐一邊化妝一邊說道:“都成潮流了,這兩年每逢過年,圈裏人都會開直播陪粉絲跨年,當然,這隨自己的心意了,想直播就直播,不想就拉倒。”

        表妹擡頭問道:“表哥,你直播嗎?”

        顧獨聽了搖了搖頭,他對這可不怎麽感興趣。

        “哦。”表妹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說實話,她對娛樂圈的事情還挺好奇的,自己表哥又是娛樂圈影帝級的大明星,還以爲能見識見識呢。

        顧獨敲了一下表妹腦門,坐到床沿上,掏出手機,打開微博。

        相比其他藝人,他和粉絲的互動不算多,逢年過節的也沒在微博上打過招呼。

        這次既然想起來了,發條微博還是應該的。

        想著,顧獨編輯了一條微博,“辭舊迎新,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裏,阖家團圓、萬事如意!”

        很普通的一句話,但卻是顧獨發自內心的,好多次他出事,粉絲都在網上應援,這些他都記得。

        微博發出去,顧獨就把手機往床上一放,和兩個妹妹聊了起來。

        微博上,

        隨著顧獨微博的發出,評論區,頓時炸開了鍋

        “哈哈哈哈哈。”

        “顧獨大大發微博了。”

        “過年好!”

        “激動,近距離撫摸大佬!”

        “顧獨大大開直播跨年嗎?好多明星都開直播了!”

        “是啊是啊,希望能在新的一年,第一眼就看到顧獨大大。”

        “顧神,開直播!”

        “開直播1。”

        “開直播2。”

        “希望顧獨大大開直播啦啦啦!”

        這邊,

        顧獨正給楊倩和表妹說著工作上的一些趣事。

        突然,手機響了。

        顧獨拿起手機,是孫顔打來的,摁下接通鍵。

        “哈哈,這麽早打電話過來,拜年有點早吧。”

        “嘿,老大,你看微博了嗎?”

        “微博?怎麽了?”

        “你剛才是不是發微博了?”

        “對啊,給大家拜年的微博。”

        “啧啧,老大,我覺得你現在最好還是去你的微博底下看一下,我剛才看了一眼,評論已經五十萬了,點贊也超過百萬!”

        “什麽?這麽多?春節在家都這麽閑嗎?”

        “什麽啊,粉絲希望你開直播。”

        “開直播?”

        “對啊,鬧得挺大呢!你去瞧瞧吧。”

        “那行,先挂了,我去微博看看。”

        挂了電話,顧獨打開微博,正要看一看,又一個電話打進來了,是任長玉的。

        “喂,怎麽了?長玉。”

        “老大,你看微博了嗎?”

        “微博?我剛才發的那條微博嗎?”

        “不是,微博熱搜!”

        “微博熱搜?”

        “嗯嗯,粉絲希望你開直播跨年的呼聲熱度已經上升道微博熱熱搜第十七了!”

        “我靠,”顧獨嚇了一跳,“怎麽會?我剛發了微博還沒有兩個小時啊!”

        “老大,你太低估你的影響力了吧!你現在的微博粉絲已經九千一百多萬了,隨便發點什麽,影響的都是上億人啊!”

        “這個”

        “老大,你開直播嗎?你要開直播,我給你捧場子去。”

        “等會說吧,我先去微博看看,鬧這麽大了!”

        “行,那你去看看吧。”

        挂了電話,顧獨就打開了微博。

        顧獨粉絲出聲:希望顧獨開直播!

        以這個標題爲首的熱點,已經升到了熱搜第十五,而且看樣子還會向上升。

        “怎麽了?”

        “出什麽事了,哥。”

        顧倩和表妹看了過來,問道。

        顧獨把手機遞過去,給兩人看了看微博。

        “哇,好厲害啊,哥。”

        “我的天呢,七十萬的評論!瘋了吧!”

        兩個小丫頭一驚一乍。

        白小憐也走過來,朝手機上看去,眉頭一挑,問道:“怎麽辦?你的粉絲真熱情,哈哈。”

        顧獨哭笑不得,略一思索,才道:“得,都這樣了,不直播說不過去,我跟大家說一聲。”

        顧獨沒來就整天跟鏡頭打交道,開不開直播對他來說沒什麽區別,不過一路支持他的粉絲這麽希望他開直播,這他還真不能拒絕!

        白小憐笑了笑,道:“那你有直播間嗎?”

        顧獨搖了搖頭,“我沒有,你有啊!”

        白小憐失笑,“那行,我也蹭一蹭你的熱度,說不定還能漲漲粉!”

        拿過來手機,顧獨打開微博。

        幾分鍾後,

        顧獨又發了一篇微博“蹭老婆的直播,今晚九點三十分,逗魚直播,不見不散,直播房間號:285。”

        微博下面的評論區,

        “哇哈哈哈。”

        “顧獨大大也要開直播了?”

        “太好了!”

        “今年過年好幸福啊,能和偶像一起跨年!”

        “剛才還在猶豫要不要看春晚,得,不看了!”

        “九點三十分?這不是快了嗎?我還沒逗魚賬號,先去亚星彩票投注一個!”

        “哈哈,顧獨大大這是和小憐姐一起直播嗎?”

        “我好慘啊,過年沒有紅包領就算了,還要吃狗糧!”

        “顧獨大大肯定偷看上一個微博的評論了,哈哈!”

        “還用看評論,現在催顧影帝開直播都上微博熱搜前十了!”

        九點二十五分,

        逗魚直播,一線歌手白小憐的直播間。

        直播還沒有開始,但聊天區卻已經炸開鍋了。

        “是這裏嗎?”

        “顧獨是在這裏直播嗎?”

        “爲顧獨大大而來的打1。”

        “好激動啊!”

        “怎麽還沒有開始?”

        “九點三十分,還有五分鍾。”

        “我連春晚都沒看,跑來看顧獨直播了。”

        “哈哈哈,我打算看封岩直播的,但還是被顧獨吸引來了。”

        從顧獨發出微博,到現在只有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白小憐在逗魚上的粉絲關注度每次刷新,都會數千數萬的增長!

        170萬!

        195萬!

        230萬!

        252萬!

        魔都,

        逗魚公司。

        即使是春節,鬥魚直播也有很多員工沒有放假。

        某間會議室中,

        目前還在公司的高層領導齊聚一堂,商量春節期間的直播。

        每一年,大年三十這一天,對于直播平台來說,都是一場硬戰。

        而逗魚平台作爲直播行業的龍頭,自然面臨著更嚴峻的挑戰。

        不過,對于在座的這些領導高層來說,不怕有挑戰,就怕挑戰不夠!

        總經理林貴吩咐道:“讓技術部門盯緊那幾位大明星的直播間,尤其是封岩影帝的直播間,他畢竟是王級藝人,微博粉絲也有八千多萬,影響力極大,不要到時候出了岔子。”

        “是。”下面的人點頭應道。

        咚咚咚,

        突然,會議室的門被敲響了。

        “進來。”

        “總經理。”

        一名拿著資料的工作人員從門外走了進來,把資料放在林貴面前,然後去會議桌的最後面,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下來,等候林貴的指示。

        林貴拿起資料,目光飛速的在上面掃過,這些對他來說,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咦?

        突然,林貴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地方,對剛才那名工作人員招了招手。

        工作人員站起身快步走了過來,“林總,怎麽了?”

        林貴指著資料上一個比較突出的點問道:“這是怎麽回事?這個白小憐是一線藝人,但她的直播間怎麽這麽活躍?僅次于封岩,已經超過好幾位頂級藝人了,至于其他的一線藝人,只是她的四分之一!”

        工作人員點了點頭,把這個問題記下來,“林總稍等,我去問一下。”

        他只是臨時兼任幾天春節期間的林總秘書,這些內容他也不太懂,需要去問問專業人士。

        突然,下面另一位領導叫住了他,“等一下,你不用問了,我知道怎麽回事。”

        這人站住了腳,林貴也看了過去,問道:“老趙,你知道?”

        這個報表才剛剛打出來,老趙怎麽知道的?

        領導老趙把手機遞給林貴,強壓著興奮說道:“林總,我也是剛看到。”

        林貴接過手機,上面是一篇短新聞。

        砰!

        林貴一臉激動的把手機拍在桌子上,“顧獨居然要和白小憐一起開直播?”

        林貴說完,在座的領導頓時精神一振!

        顧獨可不是一般藝人!

        這是今年華國最攪動風雲的人啊!

        兩部電影,一部華國影史第一,一部華國影史第五!

        “什麽?”

        “顧獨要出現在白小憐的直播間?”

        “哈哈,我說呢,白小憐的直播間突然這麽詭異!”

        “顧獨可比封岩的熱度還高呢!”

        “今年的風雲人物!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太好了,沒想到他居然選擇在咱們平台開直播!”

        林貴也下了命令,“把之前的計劃改一下,讓技術部門緊盯白小憐的直播間,務必不能出錯!”

        “是。”那名臨時充當他秘書的工作人員應道。

        林貴繼續吩咐道:“把投影和幕布打開,我們在這裏親自盯著。”

        “好。”

        衆人都點頭同意。

        在座好幾位領導都挺喜歡顧獨,算顧獨半個粉絲,今晚上注定會在這個會議室裏度過,大部分人還是挺無聊的。

        雖然說是盯著白小憐和顧獨的直播間,生怕出什麽問題,但實際上,還是看直播放松一下的。

        手下人開始打開投影、幕布,收拾起來。

        青市,任長玉家中。

        看到顧獨發了微博,九點三十分要開直播,頓時把任長玉高興壞了。

        他平常沒玩過逗魚,現在趁直播還沒開始,直接往裏面充了五十萬。

        “等一下,給老大撐面子就靠我了!”

        任長玉一邊熟悉著逗魚平台的規矩,一邊樂呵呵道。

        京城,孫顔家中。

        孫顔打開電腦,找到逗魚直播,然後把電腦放在被子上,自己往被窩裏一鑽,就什麽也不管了,安心等著直播開始。

        想了想,

        孫顔又拿出手機,在群裏說了一聲,

        “顧總馬上就開直播了,有看的嗎?”

        許唯馬上回了消息,“正等著呢,哈哈。”

        任長玉發了一個得意大笑的表情,“一會兒讓你們看看什麽叫壕無人性!”

        劉權也回了消息:“我也剛打開電腦。”

        王小美回道:“我這邊剛直播完,幸好提前直播了,要是和老大撞了,我不得哭死,哈哈!”

        美國,

        紐約,

        某別墅內,慕容賽兒坐在沙發上,猶豫了一下,還是在電腦上找出了逗魚直播。

        按照某人的微博,搜到了白小憐的直播間,作爲一個遊客進入。

        直播還沒有開始,慕容賽兒深吸一口氣,開始浏覽網友在直播間的發言,

        “還有兩分鍾,好期待啊!”

        “好久沒看直播了,我都已經把逗魚給卸載了,爲了顧獨大大,我又重新下載的。”

        “我一般都在網頁上看,剛才在封岩影帝那裏等著呢,沒想到顧獨居然開微博了,我在封岩那裏做了叛徒,跑到了這個直播間。”

        “有和我一樣的嗎?在國外看顧獨大大直播,話說,在國外看直播怎麽這麽卡?”

        “我也是,我也是,在法國呢。”

        “我在曼城!這邊的網也挺卡!不過爲了顧獨大大,我忍了。”

        慕容賽兒猶豫了一下,在輸入框中打字,“我這邊的不卡,我在美國,紐約!”

        慕容賽兒打完字,很快就被下面的評論淹沒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