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純情大明星 > 774 名垂千古,不外如是!

              網上,《詩詞茶話會》的余波並沒有隨著節目的結束而散去,反而呈現愈演愈烈的狀況。

              貼吧裏,

              “顧獨的《鵲橋仙纖雲弄巧》寫的也太好了吧。”

              “我他麽都被嚇到了!”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聽聽,同樣是情書,人家顧獨怎麽寫的?咱家男朋友又是怎麽寫的?”

              “還有那首《贈吾妻其一》,我最喜歡的就是那句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哈哈哈,我也是,就因爲這個節目,愛死顧獨了。”

              “太棒了!”

              “我覺得三首詩寫的都很好,但最棒的應該還是要數《贈吾妻其二》,尤其是最後一句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我舍友當時就哭了,然後就拉著我喝酒,喝到現在還沒結束。”

              “詩如其人,顧獨能寫出這麽深情地詩,也必然是一個深情的人,可惜啊,我早生了幾年,不然哪裏還有白小憐什麽事啊。”

              “啊呀呀呀呀呀,我晚生了十年,不然也去娛樂圈找顧神了。”

              微博上,

              “《詩詞茶話會》看了嗎?”

              “看了看了,顧獨太強了!”

              “我一開始就是沖著顧獨去看的,真是沒白浪費兩個小時啊。”

              “起初我還覺得顧獨不應該來,但到了後面我才知道,顧獨真特麽該來啊!”

              “服了!真的服了!”

              “我是一個曆史老師,對華國曆史還算有些了解,曆數華國幾千年璀璨文化史,也找不出幾個顧獨這樣的大才啊,寫詩跟喝水似的,而且寫的詩都是難得的經典!”

              “不愧是顧獨,我的男神!”

              “哈哈哈,顧獨大大就是這麽牛批!”

              京城,

              某四合院,大堂中。

              屋裏開著地暖,氣溫遠高過室外。

              華國詩詞協會主席甯軒拿出前段時間朋友送來的武夷山大紅袍,開始了沏茶大業。

              他這一輩子,就只有兩個愛好,一個是詩,一個是茶。

              手指娴熟的在茶具上來回騰挪,腦中還想著最近偶得的幾個不錯的靈感。

              一分鍾,

              兩分鍾,

              三分鍾,

              甯軒聞了聞茶水,清香撲鼻,一臉享受,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泡的不錯。

              感覺差不多了,甯軒拿起茶杯,正要輕輕的抿上一小口。

              突然,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甯軒眉頭一皺,看了一下手機,又看了看手裏的茶杯,實在不忍心放下茶杯把最佳時間錯過,只好左手端著茶杯,右手拿起茶幾上的手機。

              “喂?”甯軒把手機放在耳邊道。

              電話裏,傳出來老夥計曹丹青的聲音,“老甯,看新聞了嗎?”

              “新聞?沒看,今天忙著我的新詩呢,怎麽?你上新聞了?呵,那倒不錯,聽說你參加的那個節目好像還挺好。”甯軒抿了一口大紅袍,一臉的享受。

              曹丹青苦笑道:“碰上了一個高手。”

              甯軒有些驚訝,“高手?多高?”

              曹丹青可是華國詩詞協會副主席,在整個華國詩詞界,那也是排名前列的人物,能當得上他一句高手的稱呼,必然是有真才實學的。

              難道是一個後起之秀?

              那倒不錯,華國就缺這種有潛力的好苗子。

              甯軒心中對曹丹青口中所謂的高手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

              應該是曹丹青看好的後輩高手,或許發展一下,能有資格進入詩詞協會。

              電話中的曹丹青略微沉默了片刻,才聲音有些低沉道:“這個高手比我強強得多!”

              甯軒聽了,端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頓。

              什麽?

              比曹丹青的造詣還要高深?

              甯軒臉上多了許多重視,在詩詞一道上,曹丹青或許不如他,但也不比他差太多。

              能讓曹丹青說一句強得多,絕對不是什麽泛泛之輩。

              甯軒輕輕抿了一口大紅袍,問道:“嗯,你繼續說,我倒要聽聽這個高手有多高。”

              電話中的曹丹青道:“我給你念一下他寫的詩,你自己估摸一下吧。”

              說罷,曹丹青就抑揚頓挫的念起了《鵲橋仙纖雲弄巧》。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曹丹青剛剛念完,就聽見電話中噗嗤一聲,另一頭傳出刺啦的電流響聲。

              幾秒之後,才恢複正常,曹丹青一驚,“老甯?你怎麽了?”

              電話另一邊,

              甯軒聽了這首《鵲橋仙纖雲弄巧》之後,一口大紅袍直接噴了出來,噴在了手機上。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好詞啊!

              古今未來都難尋的絕妙好詞啊!

              這一刻,甯軒連剛剛泡好的大紅袍也不顧了,心神完全都被這首新詞吸引了!

              能寫出這樣一首絕頂好詞的詩人,絕對不是默默無聞的人。

              “老曹,這是誰寫的?”甯軒忍不住出聲問道。

              甯軒想遍了自己認識或者聽說過的那些詩詞家,但似乎沒有誰的風格能和這首《鵲橋仙纖雲弄巧》對的上號。

              甚至如果不是曹丹青說是碰到了一個高手,他必然會以爲這首詞,是曆史上不世出的佳作,只是近段時間才被發現。

              他實在難以相信,當代會有這麽厲害的詩詞家,能寫出這種水准的詞!

              電話中傳出曹丹青有些敬佩的聲音,道:“這個人你一定聽說過,他就是顧獨,國際二線巨星顧獨!”

              甯軒一聽,嚇的差點沒把手中珍藏的茶杯扔出去。

              顧獨?

              居然是他?

              怎麽可能?

              他不是一個明星藝人嗎?怎麽也能寫的出來這麽好的詞?

              “那個拍攝《教父》的顧獨?”甯軒下意識開口問了一句。

              曹丹青回道:“對,就是他。”

              甯軒愣了片刻,他怎麽能寫出來的?

              寫詩作詞可不像其他,沒有深厚的底蘊積累,想寫出一首好的詩詞,那是想都不要想的。

              但顧獨是怎麽回事?

              他怎麽可能有時間去研究詩詞啊?!

              很少有時間花在研究詩詞上,還能寫出這麽好的詞,那他在詩詞上的天賦得多高啊!

              想到這裏,甯軒還是忍不住質疑了一下,“老曹,你確定這是顧獨寫的嗎?唔,我說的是會不會是——“

              說到一半,甯軒就說不出口了。

              這種水准的詞,連他這個華國詩詞協會主席都要仰望,誰會把這麽好的詞賣出去呢?更何況能寫出這種詞的人,必然也是心高氣傲之人,斷然不會做出賣詞之事。

              可是,如果真是顧獨寫的,真是讓人有些匪夷所思啊!

              難道真像網上說的?顧獨是一個全才?

              嗯,也說不定,這首詞是顧獨偶然得之,短暫的達到了一個高度。

              甯軒閉上了嘴,但心中卻在給這件難以讓人相信的事情找著理由。

              這時候,曹丹青繼續說道,“唉,老甯,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剛開始的時候也是很難接受,但他真的太出色了,這種水平的詩,他還寫了兩首。”

              甯軒臉色猛的一遍,連忙追問道:“什麽?這種水平的詩,他居然還寫了兩首?你快給我念念。”

              曹丹青呵呵一笑,“去去去,我這邊也正忙著呢,現在網上這事都已經傳遍了,你自己去網上看一看啊。”

              甯軒聽完,也不跟曹丹青搭話,直接挂了電話,放下大紅袍,向著書房跑去。

              打開電腦,搜了一下今天的新聞。

              果然,排在熱搜第一的,赫然正是顧獨參加《詩詞茶話會》的新聞。

              其余關于顧獨在《詩詞茶話會》上的表現,也占據了熱搜前十中的另外兩個位置。

              熱搜前十,和顧獨有關的新聞占了三個。

              當然最直接的原因還是因爲現在顧獨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一舉一動都牽扯著無數人的心。

              另一方面,也是因爲顧獨在《詩詞茶話會》上的表現太精彩了,簡直稱得上一波三折!

              先是表現的很是低調,然後突然拿出三首絕佳好詩,一舉驚呆所有人!

              這一波操作,簡直超神!

              現在網上關于顧獨三首詩的點評,鋪天蓋地,而這三首詩,也都挂在熱搜前十。

              甯軒點了一下鼠標,隨手找到一條新聞,新聞中,報道了顧獨在《詩詞茶話會》上所作的三首詩詞。

              甯軒先是看了一眼《鵲橋仙纖雲弄巧》,然後期待、好奇的目光飛速掠向下方,那裏是曹丹青口中的另外兩首質量不比《鵲橋仙纖雲弄巧》差的詩。

              當看到這兩首詩名的時候,甯軒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

              《贈吾妻其一》!

              《贈吾妻其二》!

              我靠,這是個什麽鬼詩名?

              太庸俗了吧?

              太沒有內涵了吧?

              如果是在國內的一些詩詞大會上,甯軒碰上這種詩名的作品,肯定會第一時間就在心中給它打上一個大大的叉!

              但是有《鵲橋仙纖雲弄巧》在,又有曹丹青給顧獨背書,甯軒向兩首詩的內容看去。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錦瑟無端五十弦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兩首詩看完,甯軒傻眼了!

              好!

              寫的太好了!

              他真有這個實力!

              名垂千古,不外如是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