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欲妙體 > 第七百八十八章 他出過拳了

          三個界尊對李頑並不感興趣,只是點頭,意是知曉,便自顧自的修煉了。

          那宋無極倒是對李頑有些興趣,到這裏問東問西,當然主要話題離不開騰秀薇。李頑也是看出來了,這位對自己的丈母娘有興趣,只是騰秀薇對他並不感興趣。

          要說騰秀薇雖然與上官天心並不像,卻也是個大美人,保養得好,看著不過二十幾歲的模樣。她不對宋無極感興趣也好,這俊俏郎君身後那麽多的侍女,可見也是花心得很,不然自己還要再認個花心老丈人不成?

          騰秀薇與李頑說起了尚秀上人,她已是在李頑他們離開後不久,就因壽命大限到了死去,還說起了仙島域的一個抹平上人,她親眼所見其死在一場戰鬥中,力量太弱,被擊成了渣。

          又說起了煙煉上人,這個老丈人竟然因爲脾氣火爆,與人爲件小事爭執起來,已是被殺,恰巧爲她在旁看見了。李頑略有傷感,這畢竟是慕容雪桃的爹,前些日子才在夢中與她相見,這就聞聽慕容煙煉的死訊了,可謂世事難料!

          不知從末影世界傳出來的強者還有多少活著,或許已是不多了,畢竟方外絕不好混,爲了資源,不是大宗門的弟子,力量太弱,沒有根底,隨時會被人所殺。

          李頑也是與她說了曾見到的一些舊識,令騰秀薇頗爲噓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際遇,誰生誰死,誰好誰壞,都拗不過命運的安排。

          忽然之間,宋無極道:“李頑,你也是從那衆域天下出來的強者,卻是爲何後道境高階的境界,卻能擁有一座十萬倍速的船辇?”

          李頑想著該怎麽說,卻是騰秀薇見他不語,便道:“宋無極,我的女婿可是絕世妖孽天才,氣運極大,他能獲得十萬倍速的船辇,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李頑被老嶽母這麽一誇,倒是汗顔,這是老嶽母見女婿,越看越喜歡,忍不住就要向人炫耀一番嗎?

          宋無極呆了一呆,重新打量了一下李頑,笑道:“我沒看出你有何出奇之處,騰秀薇既然這麽說,我還是信了。”

          又是問道:“奇怪了,騰秀薇,你的女兒呢?”

          騰秀薇道:“我的女兒現在更是了不得,已是……力量強大到無邊,早已升入神界,成爲神通廣大的神女。”

          “啊?”宋無極呆滯,滿臉不可置信看著騰秀薇。

          李頑忽然想笑,這老嶽母性子沒改,依然是這麽地另類,這話說的,瞧瞧,把這位震呆了。

          宋無極呐呐地道:“騰秀薇,你……你平時……也沒說過大話吧!”

          騰秀薇哼了一聲,道:“你愛信不信,就當我是說大話好了。”

          宋無極當然不信,他可是無神論者,也真當騰秀薇是說大話唬他。

          此後,李頑便在這座船辇上修煉,有時會與騰秀薇聊聊,看著宋無極經常向她大獻殷勤,惹得其身後美人們都是嫉妒。他也是知曉這宋無極乃是安永界公認的第一美男,身後的侍女們都是心甘情願跟隨他,認他爲主,大多是出身不凡。

          李頑有些感慨,到底是生了一副好相貌,又多情,又多晶,還力量強大,很有權勢,才有這麽多的美人甘願爲奴仆跟隨,羨慕不來啊!

          他當然不會羨慕,他可是有著十幾位神妻,哪位妻妾拉出來都比那些美人要美的,只不過都不在身邊而已。這要是都聚在自己的身邊,還不把這位自命風流倜傥,自诩樣貌非凡的宋無極給羨慕死啊!

          這日,終于飛至品道山,便是那三個界尊也是停下修煉,要在這裏解惑平時修煉中遇到的難題,他們要來品道界,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李頑站在船辇邊緣,遙望這座雄奇巨偉高山,竟然是直插雲霄,便是船辇飛行的高度都比不上它高,也不知其山頂伸到何處去了。據說誰也不知它有多高,因爲它已經穿插到上空極爲凜冽的罡風處,那裏便是升仙境的界尊都不敢去,會被撕裂的。

          山頗爲雄偉,山外也缭繞著層層青霧,據說青霧就是道義形成的,倒是把李頑給驚著了。

          這道義本是無形,需要去感悟才行,這裏竟然有層層顯出形態的道義,這需要多少道義才能讓透明化爲實質啊?

          果然不愧是方外有名的品道山,僅憑這點,自古以來,足以讓許多有條件的強者趕來朝拜領悟。

          越接近,李頑就感到道義是那麽地多,強行沖入他的腦海,擯棄一些不需要的,他竟然也有些感悟了。

          品道山外有無數強者,或盤坐一處靜悟;或聚在一起品道,論道;或爲某個感悟喜得手舞足蹈;或爲某個道義有了分歧,爭論的面紅耳赤……現場情形是一片大好,甚少爲某事幹戈相向,至少李頑現在還未見到。

          這裏以力量分派而坐,界尊們都是靠近最裏面,其余的強者以力量強弱遞次落座,或者以所修之道分類而坐。而最強的界尊也是不敢靠近品道山百裏範圍內,據說只要深入,那無數道義蜂擁而來,會讓人瘋狂地。

          逍遙宗三個界尊到裏層去了,宋無極留下侍女們獨自去了嬰聖那一圈中,李頑見騰秀薇在道者群中找地方盤腿感悟,他也想找地方,卻是爲遠處爭論聲吸引。

          一群修煉拳道的強者在品道論道中産生了分歧,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爭得吐沫星子亂飛。

          一群嬰聖在爭論,不論力量高低,也沒有以強淩弱事情發生。而道者們和一些上人俱是旁聽,沒他們插言的份,他們的力量太弱,自然感悟相對的少。而界尊們是不屑與嬰聖們爭論一些低級問題的,很少參與這類爭論,主力品論的也就是嬰聖了。

          “我認爲出拳就要用強猛之力,至剛至陽的拳道才是正理。”

          “錯,有剛就要有柔,剛柔相間才能收縮自如,出拳才會更有力量。”

          “拳道乃無窮變化,拳道是以渾圓無迹爲真,包容一切爲大。”

          “錯錯錯,拳道要以刁鑽爲妙到毫巅,從最不可能之處攻擊,方能有致勝之機。”

          “我說的無窮變化已包含所有了,包括陽剛,剛柔和刁鑽等,豈不是更好?”

          “不對,拳道豈能多修,要專精才對,吃多嚼不爛啊!”

          “有那天資,就不怕多修,都能修至爐火純青,才是妖孽。”

          “你說的太不現實,這世上妖孽天才本就少,我們就做天才好了,我還是認爲以剛柔之道克敵,才是真正的拳道。”

          ……

          李頑聽的無趣,在他看來拳道就是簡簡單單的出拳,一擊制勝就好,哪有這麽多的道道。這些嬰聖是不是領悟的道義太多,把腦袋搞蒙搞傻了,一個個自以爲是地,來此老王賣瓜來了?

          拳頭就是最原始的暴力武器,一拳擊出,就是至簡,也是至高的拳道。

          李頑大大地打個哈欠,就准備離開,忽然一個嬰聖看向他,問道:“你是認爲我們論的拳道沒意思,才這麽犯困嗎?”

          李頑一楞,看了看身邊的強者們,都是聚精會神聽著,自己確然另類了,笑道:“不是,我是沒睡好,才這麽犯困。”

          誰會相信他的鬼話,後道境高階道者的精氣神在正常情況下,應該永遠不會衰的。

          那嬰聖又是陰陰地道:“你認爲拳道應該是如何?”

          李頑笑道:“諸位前輩都是嬰聖,比我強大許多,我豈敢在你們面前論道啊!”

          又有一嬰聖道:“說說吧!我們這裏是自由探討,說的不好,也沒人嘲笑你的。”

          李頑笑了笑,他浸淫拳道也是很久了,自認懂得很多,豈會被別人笑話啊!

          李頑道:“我也不會說,便出拳以示我的拳道吧!”

          衆嬰聖點頭,道:“也行,讓我們看看,也能指點你一下。”

          李頑猛地一拳擊出,簡簡單單,沒有任何變化,卻是迅快無比。

          然後他收拳,抱拳道:“我已出過拳,獻醜了。”

          周圍強者們都是發呆,這出了什麽拳,由于距離太近,包括不少嬰聖在內都沒看清他的出拳,就見他一直站在那裏不動啊!

          一個嬰聖怒道:“你這道者,一動不動的,這樣騙人太無恥了。”

          “噓,別吵,他出過拳了,只是太快,你沒看見而已!”場中唯一一個已有道嬰境高階資深境界,面容俊朗的嬰聖訝異,凝視著李頑。

          他這一說,那些強者才發現,但凡靈嬰境中階以上境界實力的嬰聖都是神色震驚之色,而幾個道嬰境初階以上境界的嬰聖也是驚訝,目露出思索。

          他真的出過拳了,這個後道境高階道者竟然出拳無影,便是許多嬰聖都沒看出來,那他該有多強啊?

          在衆多震驚,震駭的目光中,李頑微笑道:“道法億億萬,而我的拳道就是簡單快速,一切之道唯快不破,無堅不摧。”

          甩了句地球上的名言,李頑潇灑地轉身飛走,留下神秘的背影。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