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yovx8e"></legend><tbody id="yovx8e"></tbody><span id="yovx8e"></span>
              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紅龍大君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又被抓了

                  沾著血肉的劍尖垂落在地,作爲墊子的石磚寸寸皲裂,巨人右手提著兩米來長的劍柄,左手則摸向背後,解下了一個超大號的酒袋。

                  他用牙齒咬住軟木塞,一擡一拉間只聽“啵”的一聲,塞子便被拔了出來。

                  “呸!”

                  巨人吐掉塞子,晃了晃酒袋,裏面裝的不滿,並沒有撒出來:“要來點嗎?這是我表弟親手釀的,相信我,他是釀酒大師!”

                  凱恩沒有動作,淡淡道:“我不喝酒。”

                  “哼哼哼”巨人楊唇譏笑,揚起脖子咕咚咕咚灌了幾口,麥黃色的酒水從嘴角滑落,順著脖子淌到了毛茸茸的胸口,樣子看起來格外豪邁。

                  “爽!”巨人大吼一聲,擦了擦嘴,接著又道:“我叫沃爾瑪維勒。人類!告訴我你的名字。”

                  凱恩頗爲不耐煩,反轉手腕看了下時間,眉頭不由一皺,催促道:“倪大葉。趕緊開始吧,都十二點半了。”

                  “倪大葉?奇怪的名字。算了,記一個死人的名字做什麽。”巨人殘忍一笑,左手往上一抛,酒袋高速旋轉,酒水也順勢撒了出來。

                  “去死!”沃爾瑪右臂肌肉繃緊,先是右腿向前走了一步,緊接著左腿大胯,腰部跟著發力,特大劍帶著呼嘯的風聲,向著渺小的人類橫拍而去。

                  凱恩平擡左手,將刀尖對准了前方,靜靜站立著等待攻擊的到來。

                  風吹亂了他的頭發,恤緊貼皮膚。

                  “轟!”

                  凱恩腳下地磚盡數開裂,擺出了海浪的造型,劍背撞擊刀尖發出的輕響,被地形破壞的轟隆聲完美掩蓋了。

                  “力量還行!刀也不錯!”沃爾瑪目光一凝,由衷誇贊了一句。

                  凱恩擡起空閑的右手,打了個響指,聲音清脆。

                  “啪!”

                  橙紅色的大型火球憑空出現,一個接著一個,從地上堆疊而起,排到了空洞頂部,少說也有好幾百個,黑暗的地下空間被瞬間照亮。

                  “去!”

                  火球接受到了施術者的命令,跟萬箭齊發似的,從天而降吞沒了巨人。

                  狂轟亂炸了整整兩三分鍾,凱恩站在原地一眼望去,地形被破壞的相當嚴重,到處都是半球形的凹坑,沃爾瑪將劍當成了大盾,此刻正單膝跪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呼呼呼”

                  “你這把劍倒是不錯,居然還能生成防禦護盾。”凱恩面帶笑意,往前走了幾步,對方哪怕跪在地上,依舊比他高出許多。

                  沃爾瑪拔劍起身,眼珠滿含殺意:“人類,你知道嗎?老子最討厭魔法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舉起大劍,到最後俨然變成了野獸般的嘶吼。

                  巨劍重重落下,看樣子是想把凱恩砸成肉餅,但實際他心裏清楚,就這種程度的攻擊,絕對傷不了對方。

                  事實也是如此,呼嘯的破空聲從頭頂襲來,凱恩擡刀抵擋,巨劍落在刀刃上,就跟榔頭砸釘子一樣,他半截小腿沒入了地面。

                  砸釘子當然是一下一下又一下,哪怕是巨人也不例外,他重新擡起大劍舉過頭頂,面色漲紅使出了全身力氣。

                  “啊啊啊啊啊!”

                  借著憤怒的吼聲,無鋒大劍再次落下,巨人狂怒的臉色變成了詫異,因爲處傳來的反饋與上次不一樣。

                  “嗯!怎麽回事?”

                  心中納悶的他,准備擡起劍仔細看看,然而大劍仿佛被卡住了一般,匆忙使力之下劍柄都差點脫手。

                  巨人不是恐爪怪,相反他們很聰明,平均智商高于人類、精靈等大多數智慧生物。

                  眼前這家夥腦子就轉的很快,都不帶考慮的,立馬將單手握劍改爲了雙手,身上的古怪紋身同時亮起了熒光。

                  這並非增幅b,而是解除限制。

                  和超市同名的巨人是極端個體,或者說返祖的厲害,繼承的泰坦血脈遠濃于同族。

                  由于族群瀕臨滅絕,傳承幾乎斷代,他不曉得該如何控制血脈力量,是以經常暴走傷及無辜。

                  爲了族人的安全考慮,大個子沃爾瑪只能離家出走,混迹在這片廣闊的地下世界,當起了打手傭兵。

                  某一天,他遇到了一個奇怪的卓爾精靈,那家夥披著一件破爛袍子,身上又髒又臭,神神叨叨的像極了瘋子。

                  然而就是這個瘋子,幫了他一個大忙,讓他能夠重歸族群,不必再擔心突然發狂,將族人揍得滿地找牙。

                  沃爾瑪身上的紋身,平時處于封印狀態,可以隨時隨地解封,當然人必須處于理智狀態,簡直是爲他量身定做的。

                  紋身封印暫時褪去,地面下陷開裂,肉眼可見的黃色氣焰在體表燃燒,肌肉膨脹骨骼拉伸,沃爾瑪的身形迅速拔高,最終定格在了八米出頭。

                  以他現在的體型,就算放到曾經的巨人星,那也是鶴立雞群的存在,完全可以加入精英部隊,沖戰與惡魔作戰的第一線。

                  回歸到了最初狀態,沃爾瑪的力量翻了數倍,凱恩抓著大劍的左手開始顫抖,猙獰的青筋一根根凸起,好似綁了一圈麻繩在手上。

                  “果然沒那麽簡單。”凱恩輕聲低語,握刀的右手往上一提,用大拇指和食指夾住刀身,將流刃若火當成飛镖,用力投了出去。

                  “咻!”

                  高速飛行的刀快若閃電,直插巨人左眼,沃爾瑪瞳孔驟縮,察覺到了危險,腦袋一歪堪堪躲過。

                  “力量、反應力和肉身防禦都得到了提升,其他方面想來也不差,劣質鑽秒變璀璨鑽石,有點意思。”

                  凱恩松開大劍躍至半空,早已蓄力的右拳悍然打出。

                  沃爾瑪的注意力幾乎都在大劍上,面對凱恩的突然襲擊,他無法及時防禦,只能盡量規避要害。

                  無形的拳勁撕裂皮膚,擊打在了外眼眶上,骨頭當場碎裂。

                  沃爾瑪松了口氣,只要眼睛沒瞎就行,他的自愈能力還是很厲害的,這種程度的傷睡一覺就好。

                  凱恩停在空中,對于這一拳造成的傷害很不滿意,考慮到另一處戰場,他也沒心思在玩,當即便解除了變形術。

                  耀眼的紅色光柱沖天而起,巨人沃爾瑪被嚇了一跳,以爲這是要放大招,于是連忙後退拉開距離。

                  這並非逃跑,而是准備攻擊,大劍離太近不好施展。

                  “給我去死!”

                  又是一聲怒吼,沃爾瑪舉起大劍高高躍起,准備來一記跳劈,以此來打斷凱恩的施法。

                  大劍從空中斬下,沃爾瑪咧嘴大笑,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來。

                  只見紅光中伸出了一只爪子,很大很大的爪子,輕而易舉就抓住了大劍,然後另一邊又伸出來了第二只爪子,一下抓住了他的腦袋,將他給按到了地上。

                  嗆人的灰塵高高揚起,剛才還耀武揚威的巨人,轉瞬間就變成了可憐無助的小貓咪,連說話都是結結巴巴:“巨巨巨巨龍?”

                  凱恩緩緩低頭,喉嚨中發出了行星發動機般的低吼,嘴巴微微張開深吸了一口氣。

                  “吼!”

                  超近距離的龍吼聲,將巨人震的腦袋發懵,直到難以忍受的熱浪出現,他的神智才逐漸恢複清明。

                  難聞的焦臭味在鼻翼萦繞,這是胡子和頭發燒焦帶來的。

                  沃爾瑪側臉緊貼地面,朝上的臉頰處有道細小的傷口,是流刃若火牌飛镖造成的,現在還在緩慢出血。

                  通過眼角余光,沃爾瑪看見了凱恩嘴裏,正在不停翻滾的金紅色龍息,要是在這玩意裏洗個澡,給他十條命都不夠用的。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沃爾瑪心中煩躁無比,使勁渾身解數竭力掙紮,然而他那小身板在凱恩面前就是個弟弟,雙方力量差距更是雲泥之別,巨龍光用體重就能壓的他服服帖帖。

                  “別噴!別噴!我有話要說!”

                  凱恩收回了龍息,不過警告是不能少的,于是他將鼻孔對准巨人,噴出了兩道熱氣。

                  煙霧蒸騰,沃爾瑪的皮膚瞬間就紅的跟煮熟的大蝦一樣,疼得他是呲牙咧嘴哇哇大叫。

                  凱恩擡起頭活動著脖子,張口就來:“放心會給你一個痛快的,我只吃熟食!”

                  沃爾瑪聽得心髒拔涼拔涼,氣得咬牙切齒,卓爾精靈忽悠他來對付巨龍,明顯是把他當成了棄子,那丁點感激之情頓時蕩然無存。

                  “狗頭人曰的尖耳朵!草泥馬個大雪碧”在心中罵了好幾句髒話,巨人的臉色方才好看了點,根本就不用多想,他直接就把那王八蛋給賣了。

                  “雇傭我的,是個男性卓爾精靈,不修邊幅邋裏邋遢,身上那味道重的連我都受不了,平時瘋瘋癫癫像個傻子,現在我感覺他是裝出來的。對了!他少了一只耳朵,據說是自己割掉的,認識他的人都叫他一只耳。”

                  凱恩聽到最後差點笑出聲來,他還黑貓警長呢。

                  “嗯哼!你們的目的是什麽?”

                  “我的任務是截殺您,其他的一概不知。”沃爾瑪說話時帶著哭腔,他沒有撒謊也不敢撒謊,被人花錢雇傭的打手,怎麽可能告訴其詳細信息。

                  凱恩擡頭仰望黑夜,腦海中閃過了小胖子的身影,除了這家夥以外,他想不到還有什麽值得別人觊觎。

                  凱恩直立起身,控制著法師之手,撿回了流刃若火和巨人特大劍,然後像拎小雞仔似的,揪起八米高的沃爾瑪,邁開大步朝營地走去。

                  “嘭!嘭!嘭!”

                  大地震顫,小石子在地面輕快跳躍,沒加特效也非有意爲之。

                  未等凱恩走進,前方便快跑來了三個人,分別是秦大雷、少女和狗頭人巫師。

                  “果然!”凱恩丟下巨人,散開精神力掃了一圈,只有滿地的怪物死屍。

                  “大了!小胖子被抓走了,帶頭的是個黑暗精靈,很厲害我們不是對手。”

                  秦大雷低著頭臉龐發燙,他感覺穿越之恥這個稱號就要戴頭上了,先是被人伏擊差點打死,接著和一個瘋老頭打ss,最後隊友被人當面擄走,丟臉都丟到姥姥家了。

                  凱恩沒去理他,踢了巨人一腳,問道:“哪裏能找到那個精靈?”

                  沃爾瑪忍著痛往前爬了幾步,然後翻身做起,背靠著一根斷掉的石柱,對著凱恩一臉讪笑,完全沒了先前喝酒時的豪爽。

                  只能說一句,裝逼是人之常情,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

                  “呵呵呵”沃爾瑪的笑容逐漸僵硬,因爲從來都是瘋子單向聯系他,他根本就不曉得該去哪裏找對方。

                  凱恩的眼神越發冷淡,語氣同樣如此:“看來是用不著留”

                  沃爾瑪連連擺手,顧不得其他,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喊道:“我認識一位占蔔家,她能確定你們同伴的位置。”

                  這話說的他其實自己都不信,占蔔鑽石級的超凡者,有極大概率會被對方察覺,最後只能得到錯誤的信息。

                  凱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變回人形,下令道:“睡一晚,明天出發。”

                  “呼”逃過一劫,巨人身心頓時一松,身高體重開始縮水,重新回到了六米。

                  秦大雷小跑到了凱恩身邊,他跟小胖子相處的還算不錯,哪有心情睡覺,只想立刻出發去救人。

                  “我要睡覺。”未等他開口,凱恩便冷談的吐出了四個字。

                  秦大雷張了張嘴,最終將話咽了回去,他和小胖子的關系,還沒好到能爲其與凱恩翻臉的地步,只能在心中說一聲。

                  “抱歉!”

                  一夜無話,第二日清晨七點整,凱恩從睡夢中醒來,除了他和狗頭人以外,其他三人想著心事都沒睡好,一個個眼袋浮腫滿眼血絲。

                  草草吃過早飯,隊伍改變了前進方向,由巨人沃爾瑪在前帶路,尋找他口中的占蔔家。

                  凱恩依舊走在隊伍末尾,他手裏拿著那把特大劍,正仔細研究著。

                  “這把劍是哪裏來的?”

                  巨人的精神一直高度緊繃著,聽到凱恩的提問後,忙不叠的回答道:“是我從湖裏撿來的。”

                  凱恩又問:“湖裏?哪個湖?”

                  “額,一個地下湖泊,沒名字的那種,具體位置我記不清了,當時我被人追殺只想著逃命,情急之下就跳進了一條湍急的河流,那會我受了重傷,沒多久就昏迷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