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i9qo5q"></small><code id="i9qo5q"></code><table id="i9qo5q"></table><thead id="i9qo5q"></thead>
              <strike id="87h9t9"></strike><span id="87h9t9"></span><em id="87h9t9"></em>
                  <dl id="87h9t9"></dl><font id="87h9t9"></font><ins id="87h9t9"></ins><span id="87h9t9"></span>
                  <button id="87h9t9"><ul id="87h9t9"></ul><blockquote id="87h9t9"></blockquote></button>
                                <fieldset id="9hsf6n"><strong id="9hsf6n"><tbody id="9hsf6n"></tbody><span id="9hsf6n"></span><dfn id="9hsf6n"></dfn><ol id="9hsf6n"></ol></strong><i id="9hsf6n"><label id="9hsf6n"></label><small id="9hsf6n"></small></i></fieldset><dd id="9hsf6n"><noframes id="9hsf6n"><ol id="9hsf6n"></ol><small id="9hsf6n"></small><address id="9hsf6n"></address>
                                • 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紅龍大君 > 第七百二十五章 雪山三

                                      小姐姐不知所措僵在原地,她平日裏沒少喂小動物,剛才摸貓頭純屬習慣導致。

                                      “我問你話呢,回答我。”凱恩把肉夾馍遞給大白狗,屁股後面的尾巴也不搖了,一對銳利的雙眼死死地盯著對方,看起來就很凶。

                                      “對不起!”

                                      小姐姐打著手語連連道歉,她大概能明白對方心裏的不爽,就像自己被人喊小啞巴一樣。

                                      眼前這只貓會說話,定然是智慧生物,他擁有和人類相等的地位,自己不經意間把對方當成寵物,說是羞辱也不爲過。

                                      凱恩不爽的原因,當然不是覺得自己的貓格受到了羞辱,純粹是你老幾啊?敢摸我?而且還不打招呼!

                                      “小雅,怎回事?有人欺負你?”

                                      說話的是個年輕小夥,凱恩扭頭看向右手邊,他和肉夾馍小姐姐差不多大,都是十**歲的年紀。

                                      棕發黑瞳,身高一米八出頭,體型中等偏瘦,下巴稍微長了點,皮膚有些粗糙,想必日子過的一般般,倒是眼睛挺有神。

                                      看這小子面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對肉夾馍小姐姐有好感,否則也不會如此緊張。

                                      “沒事,不用擔心。”手語。

                                      “哼!”看在這小妞懂得道歉的份上,凱恩不打算繼續追究,他又朝玻璃櫃擡了擡下巴:“再給我拿一個。”

                                      年輕小夥聞言立馬投來驚疑的視線,他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智慧型魔獸。

                                      異界版的肉夾馍暖呼呼的,大冬天吃特別爽,可惜凱恩是再也享受不到了。

                                      他用法師之手捏著油紙袋,先撕了一小塊聞了聞,辣椒和蔥香最是明顯,還有各種不知名的調料味。

                                      接著凱恩張嘴咬了一口,面皮外脆裏嫩,餡料沒半點腥騷味,就是有點偏辣,總體來說比村長家的肉幹好吃。

                                      彈了枚金幣到桌上,凱恩又對肉夾馍小姐姐說道:“給我全部裝好。”

                                      金幣的顔色是那麽美,小姐姐咧嘴笑著,麻溜地給凱恩裝起餅來,那個年輕小夥則拿起金幣,仔細地辨別其真僞,說白了就是裝腔作勢,他哪會什麽鑒定呀。

                                      肉夾馍賣了大半,櫥窗裏只剩十多張,此外還有些面包和奶質品,看上去也挺不錯,凱恩讓她一起打包了。

                                      “三張餅,有酒嗎?給我來幾瓶。”

                                      “不好意思,吃的已經賣完了,酒我們不賣。”

                                      小夥子對來人如是說道,這是個三十多的外地人,身強體壯一頭板寸,側腰鼓鼓的明顯塞著槍。

                                      “賣完了?”外地人一臉你他嗎在逗我的表情,他手指著玻璃櫃,意思是你眼瞎還是老子眼瞎。

                                      小夥子淡定的朝橘貓努了努嘴,然後攤開左手亮出金幣,發自內心的真誠笑道:“那位貓先生把早餐都包了。”

                                      “貓先生?”外地人懵逼的扭過頭,只見小橘貓正蹲坐在狗背上啃餅,大白狗則低頭舔舐著油紙袋。

                                      “念力?魔獸?”外地人是個白銀級職業者,刨除身上攜帶的配槍,本體戰力實屬一般。

                                      “唉倒黴。”

                                      隨口抱怨一句,外地人將手插進夾克口袋,叼著嘴裏的半截香煙,朝街對面的超市走去。

                                      凱恩停下咀嚼的動作瞥了對方一眼,這是他見到的第六個職業者外地人。

                                      “他們是來做什麽的?”小橘貓提問的同時,又丟了枚金幣到玻璃櫃上。

                                      有錢賺年輕小夥豈會拒絕,他連忙將所知信息全部說了出來。

                                      職業者們是來尋寶的,據說雪山深處有座失落小鎮,那是一位傳奇臨終前的作品,他將自己的一切全部埋藏在小鎮之中,最後只留下一段簡短的視頻。

                                      “想要我的財寶嗎?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就在斯卡蒂山脈。”

                                      “那是兩百多年前的事了,到目前爲止也沒人發現小鎮,很多人都懷疑這是個惡作劇,但依舊有不少人堅信他是真的。”

                                      凱恩已將餅全部啃完,嘴巴邊的毛毛沾了不少油,他此刻正歪著頭做沉思狀,小舌頭都忘記收回去了。

                                      傳奇的遺物說不動心是假的,凱恩感覺這趟沒白來,他用尾巴拍了拍狗肚子,帶上打包好的食物,繼續在街上溜達。

                                      大白狗吃的滿嘴流油,尾巴搖的跟電風扇一樣,對小橘貓的好感度是蹭蹭蹭地往上漲。

                                      一個多鍾頭下來,凱恩搜刮了一堆零食,全是當地土特産,大部分都是魚肉制品,附近應該有片湖泊。

                                      “貓爺!出發啦!”

                                      大胡子的呼喊聲從背後傳來,大白狗搖著尾巴調轉方向,沖他“汪汪”叫了兩聲。

                                      上午九點搜尋隊正式出發,由大個子村長帶頭,總共五十人,皆是全副武裝的青壯男子。

                                      雪山裏可不安全,天氣惡劣不說,還有各種神出鬼沒的危險生物,不帶上家夥事純屬找死。

                                      凱恩依舊坐著狗皮沙發搭著村長的順風車,他們要先去聖堂搜尋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線索。

                                      一路全速急行,抵達喬安娜聖堂時剛好吃午飯,凱恩哪也沒去,就趴在狗背上打瞌睡,他不在乎能否找到失蹤的修士。

                                      大胡子的水平擺在那,他的藏寶圖大概率也是垃圾,倒不如趁此機會找找那個小鎮。

                                      簡單的午餐過後,村長感覺人有點多,于是他和衆人商量了一番,決定將隊伍分成兩批,一隊先進山探路,二隊留下搜索聖堂。

                                      凱恩自然選擇加入一隊,同行的有坐墊大白狗和司機大胡子。

                                      二十五人的隊伍還沒走多久,天上就飄起了零零星星的小雪,村民們的浮空摩托都是低配版,沒有防雨罩這種神器,萬幸雪花並不大,而且他們也早已習慣。

                                      大胡子換了身行頭,防風鏡沖鋒衣雪地靴,別說還挺像那麽回事,就是肚皮實在有點大。

                                      凱恩躺在狗背上翹著二郎腿,嘴裏叼著不知從哪裏撿來的草莖,悠閑的哼著悠揚的調子,緊張焦慮什麽的根本不存在,與其他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時間在無聊中緩緩流逝,風大雪大,人畜走過的痕迹根本不會留下,想要找到失蹤多日的修士們談何容易,保不齊他們現在已經是被凍硬的屎了。

                                      凱恩惡劣的想著。

                                      “汪汪!”

                                      小橘貓用爪子夾下草莖,接著翻身跳下狗背,對開車的大胡子喊道:“停一下,狗要撒尿。”

                                      大胡子的摩托停下,其他人繼續勻速前進,凱恩也翻出車兜,他站在坐墊上,一邊觀察地形一邊問道:“你們有目的地嗎?還是說隨便亂走?”

                                      大胡子摘下口罩給自己點了根煙:“有的,村民們打算先去墓地看看,那邊離這裏挺遠,估計得晚上才能到。”

                                      凱恩沒什麽表示,接著他問起了另外一件事:“失落小鎮你聽說過嗎?”

                                      “呼”大胡子的鼻孔中噴出兩道白煙,他沒立刻回答,而是先喝了口酒暖暖身子。

                                      昨晚他被凱恩折磨的夠嗆,身體落下後遺症了,假如能活著回到白河城,必須得去大醫院看看,不然恐怕活不過三年。

                                      “當然知道!我甚至還曾經找過,只是一無所獲。那些外地人的目的就是尋找小鎮,五成概率死在裏頭,五成概率和我一樣。”

                                      大胡子又喝了口酒,接著他話鋒一轉反問道:“貓爺,您也想進山尋找小鎮?”

                                      “嗯,有什麽建議嗎?”

                                      大胡子吐掉香煙,眉飛色舞的噴起口水,只爲多刷點好感度。

                                      “斯卡蒂山脈橫穿兩個國家,全長3200千米,寬250400千米,萬米以上的山峰有1座,最高的聖女峰海拔12208米,是世界第二大高峰”

                                      巴拉巴拉一大堆廢話,凱恩的臉色極爲難看,他彈出指甲隔空一劃,大胡子的左臉頰上,立馬出現一條五公分長血線。

                                      “說重點!”

                                      “嘿嘿”大胡子幹笑一聲,擡手摸了下臉頰,濕滑的觸感是那般的熟悉。

                                      “額我的建議是,您直接飛去聖女峰,那邊有個職業者營地,規模和半個縣城差不多。”

                                      等了五六秒鍾,也不見大胡子繼續說話,凱恩不由皺眉:“沒了?”

                                      “沒沒了。”大胡子尴尬點頭,他要是有確切情報早就自己去找了,哪會苦哈哈的混迹在白河城。

                                      凱恩盯著他看了五秒鍾,雙目平靜如澄澈天空,理解能力再強的人,也無法看出他心中所想,只能大概猜測,小橘貓火氣比較旺。

                                      “出發!”

                                      “哦。”

                                      大胡子連忙跨上摩托激活引擎,由于氣溫過低,他臉上的傷口已經止血,但背後卻是冷汗涔涔。

                                      重新躺到狗肉沙發上,凱恩繼續叼草、翹腿、哼歌,他們此時所處區域,勉勉強強算是山脈外圍吧,別說魔獸,連野獸都幾乎看不見。

                                      前半個下午在發呆與撸狗中度過,等到三點鍾左右時,風雪的戰鬥力驟然上升,隊伍只能找地方修整,他們還沒本事與老天爺對剛。

                                      “再往前一公裏有個山洞,大家跟緊了千萬別掉隊!”領頭的二號村長不斷重複著這句話,鬼知道這場雪要下多久,山裏頭沒信號電話打不通,走丟了是很危險的。

                                      茫茫白雪遮蔽天空,狗子趴在車兜裏感覺不到一絲寒冷,就是小橘貓壓著不好翻身,而且老用尾巴來逗它。

                                      沒錯!凱恩已經閑的在用尾巴逗狗玩了。

                                      “嗯?”突然間,小橘貓察覺到了什麽,他飛快爬上狗頭,踮起腳扒著兜沿,望向車隊左側天空。

                                      “有東西飛過來了。”

                                      風雪太大,大胡子壓根聽不見,其余人就更別提了,而凱恩則懶得動手,于是襲擊悄然降臨。

                                      這是深銀星的本土物種,一種生活在雪山寒帶的鳥人,外貌與鷹身女妖頗爲接近,區別是長著鳥臉,羽毛和皮膚都是白色,另外它們體型格外健壯,能用腳爪輕松提起兩三百斤的重物,人類顯然就包括其中。

                                      襲擊迅猛無比,且由天時加成,等到尖叫聲響起時,鳥人早已帶著獵物,出現在了三十米外。

                                      隊伍停止前進,嘈雜的叫罵聲此起彼伏,他們的摩托飛不高,而且天氣這般惡劣,救人純屬癡心妄想。

                                      就在這時,二號村長跑了過來,他們是救不了,但不是還有只橘貓嗎。

                                      風雪太大,說話下意識的變成了喊:“貓爺!丹恩被鷹怪抓走了,您能救救他嗎?”

                                      稱呼是跟大胡子學的,其他人也都叫凱恩貓爺。

                                      看著在寒風中站立不穩的二號村長,凱恩背靠著車兜,一邊抓屁股癢癢一邊問道:“可以是可以,但我爲什麽要幫你們?給我個理由。”

                                      二號村長心裏氣急。

                                      “爲個毛線,救人要緊啊!等我爲出來,恐怕人都涼透了好不好!”

                                      “哼!”凱恩腳底一滑,重新躺到狗背上,閉上眼輕描淡寫的說:“繼續趕路吧,那個人應該已經死了。”

                                      “你!”

                                      二號村長大怒,橘貓閉著的右眼陡然睜開,三道視線在空中對撞,人類一方瞬間落敗。

                                      二號村長連忙低頭,身體因恐懼本能地劇烈顫抖起來,大胡子見狀有心說兩句好話,但一想到自己還有求于貓,爲了兒子他只好裝作沒聽見。

                                      “繼續前進!”

                                      山洞內火光搖曳,衆人靠著山壁假寐著,氣氛顯得格外壓抑,畢竟幾分鍾前剛死了個人。

                                      凱恩趴在洞口揣著手手,大白狗縮在他屁股後頭,只有靠近小橘貓,它才能感覺到那該死的溫暖。

                                      大胡子坐在他們對面,這家夥正在喝酒,一口接著一口。

                                      “這裏怎麽會出現鷹怪?”

                                      大胡子滿面疑惑,在他關于雪山的記憶中,鷹怪數量稀少幾近滅絕,那些生物學家都找不到,結果今天卻遇上一只,這概率跟天上掉下金磚差不多。

                                      “難道跟修士失蹤有關?”大胡子胡亂想著,突然他感覺小腹有點憋脹,這是酒喝多了的原因。

                                      放下喝了一半的酒瓶,大胡子輕手輕腳的撐牆爬起,准備去外頭放個水。

                                      由于某些古老的習俗,墓地必須遠離居住區,最好是安置在離天近的山上,爲了躲避掃墓途中突然降下的暴風雪,因此村民們就沿途開挖了好幾個山洞。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