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雲天尊 > 第二十五章合作

    雲天,雲藍聞言也是沒有在隱藏,一個閃爍間便是出現在了這群人的面前。

    看著對面那群面色不善的人圍了上來,雲藍面色微凝,玉手一握,天霜劍便是出現在了她的手中,散發出陣陣寒氣,周圍的溫度陡然降低了下來。

    那爲首的中年男子看到她手中這把天霜劍之後也是停住了腳步,面上閃過一絲凝重之色,想來也是能夠感覺得出面前這名靓麗女子的不凡之處。

    站在離他們十幾米開外的地方,便是再也沒有往前一步,他身後之人也是緊跟了上來,簇擁在他的身旁,目光凶狠的盯著面前的兩個人。

    “兩位朋友在那古樹之上看了我們半天,不知道有何賜教。”爲首那名中年男子率先開口問道,聲音聽上去沒有絲毫溫度,冰冷異常。

    “賜教不敢,我們姐弟二人也是順路經過此處,聽到打鬥之聲,隨之有些好奇,便是駐足觀看了一下,並無惡意。”雲天也是知道雲藍不喜多說什麽,便開口道。

    “哼,順路經過這裏,哪有這麽湊巧的事,莫不是想要打我們魂晶石的主意”那爲首之人旁邊一道身影向前一步,陰沉道。

    隨之他身邊那一圈人慢慢的包抄了過來,將他二人團團圍住,每一道人影的面上都浮現一抹狠辣之色。

    這些人常年與荒獸搏殺,不自覺的身上便是會散發出一股戾氣。

    眼看著衆人就要圍攏而上,那爲首的壯漢卻是突然擺了擺手,制止了他們的進一步動作。

    “原來是過路的朋友,那不知你們要去何處?據我所知,要是再往前走的話,可就要進入暴烈猿的真正勢力範圍了,那群家夥可不是好惹的”爲首那位壯漢疑惑的問道。

    雖然看上去他問的不鹹不淡,但是雲天還是捕捉到了他眼中的一抹寒光,顯然這些家夥也是在打著那暴烈猿王的主義,他暗暗想著。

    既然如此,那就拉著他們一起把,到時候要是情況有變,有這些人在,以師姐的能耐,脫身倒不算難事。

    “實不相瞞,我們正是奔著那頭暴烈猿王去的,看看能不能碰碰雲氣。”雲天裝著自己毫無心機的樣子,坦然說道。

    雲藍一聽他這話,也是一愣,這小子幹嘛呢,怎麽把此行的目地都告訴別人了,萬一這些人再去橫插一手,事情就麻煩了,但是出于對雲天的了解和信任,她也沒說什麽,只是暗暗的戒備著面前這群人,一旦要動手,她也好帶著雲天先撤。

    聽完他這話,那爲首之人旁邊的另外一道身影冷嘲道:“就你一個連玄靈境都沒有突破的小子,也敢來參合這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麽寫的。”

    他身後那群人聽完也是哈哈大笑起來,想來也是被這小子給逗樂了。

    雲天聽著他們的笑聲,也是裝作尴尬無比的樣子,弱弱道:“我不是還有我姐姐嗎,她可是玄靈境四層的實力,更是修成了一道地階靈決,要是有什麽事,跑路還是來得及的。”說完還不忘抱著雲藍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而雲藍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抱,搞得尴尬無比,滿臉漲紅,就欲甩開他的雙手,卻是看他到他朝她眨了眨眼,才猛然明白他的用意,當即也不在反抗,只是這手臂之上傳出的絲絲麻麻的感覺,搞得她心裏升起一股異樣的情緒。

    我到底在亂想些什麽啊,她有些羞惱的暗罵了自己一聲,趕緊把這些情緒抛之腦後。

    他們面前的爲首壯漢仔細的掃視著面前二人,待看的他們這般表情時,原本有些陰沉的臉龐之上隨後便是浮現出一抹笑容,只是這笑容太過難堪,跟哭一樣,隨即抱拳道:“在下暮煞,是這群人的老大。”後又指著他身旁的二人道:“這兩位是我的兄弟,暮山和暮千,我們也是經常在這附近獵殺荒獸賺取魂晶石。”

    雲天旋即也是趕忙抱拳行禮,道:“在下雲天,這是我的姐姐雲藍,我們只是到此曆練一番,並沒有打擾諸位大哥的意思,還請見諒。”

    雲藍看著他這謙遜的表情,把頭一撇,也倒是懶得理會這群人。

    看著面前那名美麗女子的表情,那暮家三兄弟也是沒說什麽,他們能從後者身上感覺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要沒有什麽別的事的話,我們姐弟二人就先行告退了。”雲天裝作就要離開的意思,轉身就要拉著雲藍走。

    還沒有走出幾步遠,一道粗壯有力的聲音便是從後身後傳了過來:“兩位請留步,我有一事想要請兩位幫忙。”

    雲天心裏暗喜,終于要忍不住了嗎?

    隨即趕忙回頭,裝作不解的樣子,抱拳道:“暮大哥有什麽事盡管說,只要我們姐弟二人能夠做到的,絕不推辭。”

    暮煞看著他二人也是一歎,道:“不瞞二位,我們此行的目地也是那暴烈猿王,只是那荒獸實力太強,靈智又是不弱,我們幾次引誘它出來想要圍殺,都是無功而反。”

    接著道:“碰巧撞見二位,想來我們要是能夠合作的話,勝算會大些。”

    說完忍不住的把目光停留在雲藍的身上,想來還是看中了雲藍的實力。

    雲藍察覺到這一道道彙聚在她身上的目光,感覺到其中有著幾道目光正肆無忌憚的掃向她身體之上的一些部位。

    隨即她冷哼了一聲,劍光一抖,道道寒光爆射而出,轟在那幾人身體之上。

    接著便是傳出道道慘叫之聲,轉眼一看,在暮煞三兄弟身旁的一群人中有著幾人猶如被冰凍一般,身體之上覆蓋了一層冰霜,冷汗直冒。

    “再有下次,就是你們的眼睛了”一道冷然之聲從雲藍的小嘴裏吐了出來,帶著絲絲寒氣。

    此時暮煞的面色也是陰沉了下來,不過心裏卻是有些震驚,他與面前這位女子皆是處在玄靈境四層的境界,但就是在剛才,她出手的一霎,他也僅僅只是感覺到一抹寒光一閃而過,他竟沒來得及出手阻擋。

    看來這名女子的真實實力遠在表面之上,恐怕就算是他與其交手勝算都不大啊,權衡之下,他的面上緩和了一些,抱拳歉然道:“手下弟兄不懂事,姑娘不要見怪,若是再有下次,我自當處置他們。說完,冷冷掃了那幾人一眼,想來也是知道他們的秉性。

    那幾人看著暮煞的目光,也是趕緊低下頭,不敢在吱聲。

    雲天見狀也是連忙打圓場:“暮大哥不要見怪,我姐姐脾氣不是很好,我平時都不敢惹她的。”

    逐漸恢複面色的雲藍一聽,那個氣啊

    “我脾氣不是很好?”

    “還平時不怎麽敢惹我?”

    “你小子平時惹我的還少嗎?哪一次不都是我吃虧,還愣是沒話說。”雲藍在心裏誹謗道,氣的連看一眼都懶得在看他。

    想來雲天也是知道剛才那句話又是把這師姐給得罪了,沒辦法啊

    他心裏哀嚎了一聲,對著暮煞尴尬的嘿嘿笑了幾聲,暮煞也是幹笑了幾聲,場面總算是有所緩和。

    “雲天小兄弟,我們趕緊趕路吧,天色也不早了。”暮煞說完一揮手,便是帶著衆人當先朝密林深處奔去。

    雲天看著他們稍微走遠後,轉過頭來,輕聲道:“師姐,這些人常年在刀口上厮殺,不可相信他們,剛才他們想與我們合作卻是只字未提事成之後好處如何分配,顯然也是打著我們的主義,恐怕到時候會對我們下手。”

    本來有些生氣的雲藍一聽也是有些無措:“那我們怎麽辦?”

    顯然她也是第一次出門曆練,並無太多這方面的經驗,現在反而要問起雲天來。

    雲天卻是嘿嘿一笑,雙瞳中掠過一抹深邃之色:“他們要的是那暴烈猿王的靈魄,而我想要的卻是完整的暴烈猿王,他們能想到的,我如何會想不到,這最後誰利用誰還真不是他們說了算的。”

    此時的雲藍也是注視著雲天的雙目,不知道爲何,當覺察到雲天雙瞳之中一閃而過的那道精芒之後,她內心深處也是跟著一顫。

    隨即在雲藍驚奇的目光中,他小手一攤,一道靈印緩緩的在他的手中凝聚而成,裏面充斥著一股特殊的靈性,中間有著一點鮮紅之色,在緩緩旋轉著,從中散發出陣陣血氣。

    “這是什麽?”雲藍好奇道。

    “師姐,這是我凝聚成的一道契印,內含我的精血。”說著雲天把這枚契印遞到了雲藍的手中,慎重道:“你小心保管好了,不要讓他們察覺到,等與那暴烈猿王交手的時候,趁他們不注意,打入那暴烈猿王的眉心,然後抽身退出,不用在理會他們,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了。”

    看著雲天鄭重的小臉,雲藍也是慎重的點了點頭,把那枚契印收好。

    最後他二人也是對著那密林深處爆射而去。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