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5e0t60"><th id="5e0t60"></th><bdo id="5e0t60"></bdo></tt><bdo id="5e0t60"><tr id="5e0t60"></tr><blockquote id="5e0t60"></blockquote><code id="5e0t60"></code><pre id="5e0t60"></pre></bdo><optgroup id="5e0t60"><fieldset id="5e0t60"></fieldset><pre id="5e0t60"></pre></optgroup><th id="5e0t60"><ins id="5e0t60"></ins><kbd id="5e0t60"></kbd></th>
        1. 盜夢人小說網 > > 雲天尊 > 第二十六章撼地蟒熊

              很快地他二人便是趕上了前面那群人,緊跟在他們身後朝著暴烈猿王的老巢而去。

              前面的暮煞三人也回頭看了下他二人,也沒有說什麽,只是三人不經意間交流下眼神,裏面充斥著一股冰冷的寒意。

              這時雲天湊上前去,好奇的問道:“暮大哥,那暴烈猿王的老巢快到了嗎?”

              “就在前面不遠處,我們小心一些,那家夥在周圍安插了不少探子,我們首先要把外圍的那些小的解決掉,才能進去。”暮煞瞥了這小子一眼,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把這小子放在心上,他所忌憚的是他的姐姐。

              “那我還是緊跟著我姐姐吧,我也感覺到一股危險氣息。”雲天裝著縮了下頭,很害怕的樣子。

              “那你可得跟好了,到時候混戰起來,我們可沒有什麽閑工夫管你。”旁邊的暮山冷笑道。

              雲天幹笑了聲退到雲藍身邊,兩人對視了一下,都開始小心謹慎起來。

              又趕了一會路,前面的暮煞突然頓在原地不在前行,銳利的目光四處掃視了一下,隨即對身邊的兄弟二人說道:“你們兩個帶人消無聲息的把這些看門的爆猿先解決掉,千萬不要留活口,也不要叫它們發出呼救聲。”

              他兄弟二人也是點點頭,當即便是帶著其他一些人朝著兩邊奔去。

              “前面就是暴烈猿王的地盤了,我們小心前行,一路之上細細感應,只要看到爆猿就先解決掉。”暮煞回頭看著他二人,壓低聲音道。

              他二人也是點了點頭,隨即便跟著他慢慢前進。

              “師姐,待會要是與暴烈猿王厮鬥的時候,你不要離這家夥太近,保持距離,我會找借口去解決小的,你找機會趁那暴烈猿王虛弱的時候把契印打入它體內。”雲天給雲藍傳遞出一道微弱的念力。

              雲藍接受道這股念力之後也是微微閃了下目光,並無任何動作。

              沒過多久那暮煞另外兩位兄弟也是回來了,奇怪的是他們身上並沒有沾染血迹,難道是不曾遇見爆猿,應該不可能,難道是因爲別的什麽事,雲天心裏揣測著。

              那兩兄弟掠至暮煞身邊,看了下旁邊的他二人,對暮煞遞了個眼神,暮煞也是會意,跟著他們兩個走到一邊低語了起來。

              雲天也是裝作沒有看見一般,就在他們三人走過出的一瞬間,他傳出一道微弱的意念附在其中一人身上,要不是同樣修煉意念之人,恐怕境界在高一些也是很難察覺的到。

              隨即一道由意念傳遞過來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那當先說話之人正是兩兄弟之一的暮千:“大哥,我們二人剛才一路前去,想要把那些爆猿探子都解決掉,可是一路之上根本就沒有遇到一頭爆猿,我們也是感覺到有些奇怪,就帶人悄悄的深入其中查看,你猜我們看到了什麽?”隨即他有些興奮道:“我們看到了那暴烈猿王正在跟另外一只荒獸厮殺,而那只荒獸也是帶了一群手下,現在那片山谷之內都亂作一團了。”

              “那是什麽荒獸,居然敢跟那暴烈猿王厮殺?”暮煞聽到這消息也是一驚。

              “那只荒獸樣子有些奇怪,看著像是山嶽巨熊,但是又感覺不像,它的額頭之上長有一支獨角。”那暮千也是皺眉道。

              “大哥,我們現在怎麽辦,那兩個家夥打起來對我們來說也是天大的好事,等他們虛弱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出手了。”另一邊的暮山忍不住道。

              暮煞也是沉吟不語,許久之後,低沉道:“好,就這麽辦,我們先前去隱蔽起來,等那兩個家夥打的虛弱之際,我們在出手,順利的話,此次收獲比預期的還要大。”

              “那兩個家夥怎麽辦?幹掉還是……?暮千隨即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雲天二人,眼中浮現一抹凶力之色。

              暮煞也是不著痕迹的瞥了一眼那兩人,當看到雲藍那冰冷目光的時候,心裏也是忍不住的一緊:“不用管他們,這個時候出手,我們必然也是有所傷亡,找個借口叫他們離去就是了。”

              那暮千似乎也是看出他大哥的顧忌,也是點了點頭,隨即他們便是相互遞了個眼神,朝他二人走去。

              雲天看著走過來的三人也是咧嘴一笑,沖上前去,有些緊張道:“暮大哥,剛才我思來想去,以我這實力去了怕是有些危險,所以我跟姐姐商量過了,想換個地方轉轉,實在不好意思,您看……?”

              聽完這話,那暮煞三人也是一愣,本來還想找個家口遣走他們,沒想到他們自己卻是先開口了,正好省了不少事,當即也是抱拳道:“既然二位不想前去,我們也不強留,這林地之內處處危險,還請小心。”

              雲天看著他們三人也是燦笑了幾聲,便是拉著有些茫然的雲藍朝回去之路奔去,看上去有些像是在逃跑一般。

              看著他二人走遠,那暮煞也是冷笑一聲:“走吧。”

              隨即他們一群人便是朝著暴烈猿王所在之地急掠而去。

              “你幹什麽?不是說要跟他們一起嗎?怎麽中途又退出來了?那暴烈猿王你不要了?”奔出老遠之後,雲藍忍不住問道。

              雲天掃視了一下周圍,輕吐出了一口氣,才把剛才自己聽到的一切都告訴了雲藍。

              雲藍聽完也是有些驚訝:“那們現在怎麽辦?去還是不去?”

              “去,當然得去,我也很好奇是什麽敢跟那暴烈猿王交手。”雲天一副當然的樣子接著道:“不過我們得繞道過去,遠遠的跟他們保持距離。”

              看著雲天這樣,雲藍也是輕輕笑了起來,道:“難怪師傅出發前會單獨跟我說,出門要多聽聽你的意見,看來他老人家也是知道你鬼點子多。”

              “這老家夥,背後敢說我壞話,看我回去怎麽折磨你。”雲天心裏恨恨道。

              “走吧,我們從山那邊過去,雖然遠點,但是會比較安全,想來那兩個家夥打鬥起來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結束的。”隨即對著雲藍伸出小手。

              雲藍看著他這動作也是無語,這小子又要我拉著他趕路,他倒是省勁了,累的都是她。

              一個時辰後,他們二人出現在了另外一邊的岩谷附近,越是臨近越是能很清晰的聽到一陣陣,一道道憤怒的咆哮之聲。

              當他們慢慢的靠近岩谷之上的時候才清楚的看到了谷內的一幕幕。

              那岩谷之內已經是亂作一團,兩個族群正在激烈的厮殺著,暴烈猿他們自然是看過,但另外一群荒獸他們卻是不知道,當即定睛看去。

              那是一群體型粗壯高大,絲毫不弱于暴烈猿的荒獸群體,渾身上下被漆黑的絨毛和鱗片所覆蓋,四肢粗壯有力,兩條後肢能夠如人類般站立,雙掌之間的利爪猶如刀鋒一般,細長鋒利,一條巨大的蟒尾在不經意的甩動間,地面被震出一道道裂痕。

              當看到這些荒獸的時候雲天也是忍不住的震驚起來,撼地蟒熊,這種荒獸一般人很少認識,他也是在雲萬乾給他的那本荒獸錄中見過。

              隨即他小聲道:“這荒獸名叫撼地蟒熊,乃是遠古蛟蟒和遠古山嶽巨熊交合的産物,體型巨大,力可拔山,身具水,火兩種屬性,常年居于千木林地極深之處的陰濕地帶。”

              又接著道:“但不知道爲何會來到這暴烈猿王的地盤之內?真是奇怪?”

              雲藍一聽也是有些訝然,隨即面色一變,手指輕點遠處:“你看,那是什麽?”

              雲天順著雲藍手指方向看去,待得仔細看過之後,一股震撼之感自心裏升騰起來,還有著一抹激動之色浮現在臉上。

              只見在混戰的中心地帶,有著兩道更爲巨大的身影,這兩道身影皆是高達五丈,自它們體內緩緩散發出一股霸道至極的凶煞之氣,周圍的空間都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這股凶力,發出絲絲漣漪。

              一道身影呈現火紅之色,雙目如同兩道烈焰一般,發出陣陣凶光,巨嘴之中不斷的發出陣陣咆哮之聲,它的雙臂之上被兩團火焰所包裹,每一次撼動間,巨石崩碎爆炸開來,凡是靠近它們身邊厮殺的一些暴烈猿和撼地蟒熊都是被這股力量轟飛而去,發出陣陣慘嚎之聲。

              而另外一道身影在凶力之上竟是絲毫不弱于前者,巨大的身影整個被漆黑的鱗片所包裹,粗壯的四肢之上,延伸出道道鋒銳的利爪,利爪之上低落著絲絲鮮血,身後一條巨大的蟒尾隨意甩動間,不管是靠近的暴烈猿還是它的同類皆是被甩飛而去。

              只是這道巨大身影卻是與它的同族撼地蟒熊有所差別,在它巨大的頭顱之上,散發著陣陣凶光的雙目之中的眉心處,長有一支犄角,如同銳劍一般,散發出陣陣寒光。

              “師姐,這次我們賺了,你可知道那頭荒獸是什麽?”雲天對著雲藍很是興奮道。

              “這頭荒獸雖然是撼地蟒熊,但是它如今體質發生了異變,激活了體內先祖留下的血脈,凝聚出了靈魄。”他又指著它頭頂之上的那支犄角道:“看到了嗎,那支角是一支還沒有進化的蛟龍角,還有那條蟒尾,已經很像蛟尾了,要是有所機緣的話,它很可能會進化成撼地蛟熊,那種實力足可以跟死靈境的強者抗衡啊”

              還有,他接著說道:“這頭撼地蟒熊雖然才到達玄靈境三層境界,可也是身懷一道本命靈術,更是能夠駕馭荒力之氣低空飛行。

              聽著雲天興奮不停地解說道,雲藍也是越來越是驚訝,駕馭荒力之氣低空飛行,好神奇,這種能力恐怕就是死靈境的強者都是辦不到:“你是不是改變目標了,想要收服這頭撼地蟒熊?”

              雲天也是有些訝然的看著雲藍,當即嘿嘿道:“師姐,你真是越來越了解我了,要是在在一起待一段時間的話,恐怕我什麽都瞞不住你了”

              雲藍也是抿嘴一笑,隨即兩人又把目光投向了岩谷之中,接下來就看看會有些什麽變化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