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knrkmp"></u><strike id="knrkmp"></strike><dir id="knrkmp"></dir><big id="knrkmp"></big><sup id="knrkmp"></sup>
      • <del id="vx7ihp"></del>
          <dfn id="vx7ihp"></dfn><strike id="vx7ihp"></strike><th id="vx7ihp"></th><thead id="vx7ihp"></thead>
          盜夢人小說網 > > 雲天尊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難言的震驚

              “這是到底是什麽……?”

              感受到自那兩柄逆刃之中散發出的森冷寒意,北宮天明的身體不自覺得倒退了出去,渾身冒著冷汗,滿目的警惕之色。

              這應該是寶器無疑,但怎麽可能會是兩件?不要說與其正面相抗了,光是看著它們都叫他心底冒起無盡寒氣來。

              爲何自其中他還隱隱感覺出不弱的魂力波動來?

              難道這是……?

              他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面色霍然大變了起來,他曾經聽父親說起過,寶器也有著各種不同的分類,它們所擁有的力量也各不相同,其中尤以魂兵居首,那是融合了獸魂的寶器,威力足可以撼天裂地,極其恐怖。

              他實在是無法相信這個雲天居然能夠同時擁有兩件魂兵,而且威力居然還如此強悍,就連他都分辨不出它們到底是處在何種品階。

              以他顯得北宮家少主的身份,他都未曾擁有一件像樣的寶器,更不要說是這魂兵寶器了,想想都叫他忍不住羨慕了起來。

              “這個家夥也太變態了吧居然隱藏的這麽深”最後他只能深深地呼出一口氣來,心中升起一股無力感來,看來他與此人真的是差了不止一星半點啊。

              不要說是他了,就連那夜雪都是滿目震驚的看著那兩柄飛旋在空中嘶吼的森冷利刃,眼底盡是難言的震驚之色。

              “風雷雙蛟”

              她自然知道它們到底是什麽,當年這可是她金冥姐姐最強的寶器啊,其中囚禁著風蛟和雷蛟兩道獸魂,品階就算是在地品中都算得上是最頂尖的存在了。

              不知道有著多少半仙境的強者葬送在這風雷雙刃之下,就算是以她如今的修爲再次看到它們的時候都是忍不住心神一抖。

              “這個小家夥看來是真的獲得她姐姐的真傳了,居然能夠降服這風雷雙蛟”

              地品寶器雖然比靈品寶器強大,但它依然無法自行認主,唯有這魂兵不同,因爲有著獸魂的存在,它具有了一定的靈識,想要禦使它們,只有將其中的獸魂降服,否則就算是擁有了它們也無法將其催動。

              只是,這個小家夥真的能夠驅使這風雷雙蛟的獸魂嗎?

              雖然當年她沒有親眼見到過這兩頭魂蛟滅殺半仙境強者,但從那種種傳聞中她也是知道了不少,但恐怕也唯有她金冥姐姐那種絕世強者才能夠駕馭。

              難道這個小家夥也真的可以做得到嗎?

              此時的雲天根本無暇在意他們兩人心中所想,也只有他才能夠真切的體會到這兩頭魂蛟到底是何等的恐怖。

              自風雷雙刃中,一**的獸魂力不斷地沖刷著他體內的魂魄,直叫他心神都開始爲之顫抖了起來,若不是他身懷他師傅的魂魄,還能夠暫時壓制一下它們的凶性,要不然他恐怕早就是頃刻間爆體而亡了。

              饒是如此,豆大的冷汗也是不停地自他的額角處冒了出來,一條條青筋開始暴突了起來,就連他的雙目都開始變得有些血紅了起來。

              “該死的,這兩個家夥難道是想將他的魂魄啃食殆盡嗎?”

              每一件魂兵都是極爲恐怖的寶器,尤其是囚禁在其中的獸魂,困得久了,它們也會逐漸的開始變得凶狂起來,若是在主人還無法完全掌控它們的時候,它們一旦被釋放出來便會反噬其主人,不斷吸取著主人的魂力,直至後者爆魂而亡。

              雲天自然很清楚這一點,而且他更是清楚的知道,他唯有一次禦使的機會,若是在之後還不將它們收歸境天的話,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要是換了別的魂兵的話,恐怕在他還無法駕馭它們的時候早就是開始對他發起瘋狂攻擊了,但這風雷雙蛟雖然凶狂無比,但它們似乎對這金色光影有著一種深深的懼意,不敢輕易反抗。

              “小家夥,你的天資當真是我平生僅見,就算是以我那徒兒的資質都無法與你相比,天明這小子雖然天賦不弱,但比起你來可真是差了不少了啊”夜雪一雙明眸靜靜的看著雲天,突然輕輕一歎,言語中盡是欣慰之意。

              以她毒辣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看出雲天的勉強,但這依然不免得叫她心神有些震動起來,這可不是任何玄靈境之內的天才所能夠做得到的,但這個小家夥卻是做到了。

              若是待他也突破至半仙領域的話,這風雷雙蛟在他的手中恐怕就再無絲毫反抗之力了,而且,她隱隱有著一種錯覺,這個小子恐怕不用突破至那個領域便能夠駕馭的住這兩頭魂蛟,想想都叫她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起來。

              雲天現在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他若是微微一分神,這風雷雙蛟立刻就會暴走,到時候這事情可真就大發了。

              “小家夥,看來我不得不將修爲提升到死靈境初期了,否則恐怕就算是我都不敢說能夠以玄靈境9層的實力接的住它們的一次攻擊。”

              看著那兩柄閃爍著森冷光芒的逆刃,夜雪的面色也開始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不敢有絲毫怠慢,若是以她半仙境的實力自然是不用在意現在的這兩頭魂蛟,但她卻無法施展出她全部的實力來,那樣恐怕真的就是有違一名長輩的身份了。

              一股極其冰冷的寒氣不斷地自她體內湧了出來,這偌大的擂台轉眼變便被冰寒之氣所籠罩,就連擂台之下的那些人們都不知道其中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麽。

              那名來自中級大陸上的那名老者的面色忍不住一變,眼神也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但是他卻是沒有開口說什麽。

              周圍也開始傳出一片片嘩然聲,在黑色霧氣的包裹下,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其中在發生著什麽,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所有的感知力都屏蔽了開來,叫他們無從感應。

              甚至蒼雲濤他們還以爲雲天跟那北宮天明正在其中發生著劇烈的對碰,皆是滿心擔憂的望著當中,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寒冰之氣不斷地自地面上蒸騰而起,整片空間的溫度陡然劇降了下來,甚至就連這黑色霧氣都開始緩緩地退避開來,仿佛像是不敢沾染上半點。

              一道極盡妖娆的冰冷光影緩緩地自夜雪的身後開始凝聚了起來,轉眼間便化爲了一道數十丈之巨的清冷光影。

              在這一道光影出現的那一刻起,雲天的面色爲之猛地一變,真切的感受道一股徹骨的寒意朝他湧了過來,他仿佛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周圍皆是一片冰冷。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