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g6u1kj"></dd><code id="g6u1kj"></code>
      <tbody id="g6u1kj"></tbody><dir id="g6u1kj"></dir>
      <tbody id="g6u1kj"></tbody><tfoot id="g6u1kj"></tfoot><dt id="g6u1kj"></dt><pre id="g6u1kj"></pre>
        1. <abbr id="ykyvjw"></abbr><th id="ykyvjw"></th>

                折疊工作室。

                緝毒科第二小隊的全體成員一起過來,許哲和他們相當熟悉。

                “周老大,我記得你們警局有規矩,好像是不能蹭吃蹭喝的吧?你們這些家夥在飯點時間集體過來,是不是在瘋狂暗示我?”許哲開著玩笑。

                周文斌哈哈笑著回應,“我們今天團建,順便叫上你一起,我來請客。”

                許哲繼續開玩笑,“不開發票?”

                “我私人請客。”周文斌笑罵,“你小子不要想著安排我,我們預定了地方,你和強子的熟人老周家。”

                “行吧!”許哲答應下來。

                衆人駕車前往老周家,老周已經提前准備好了硬菜,顯然是打電話預定過。

                周文斌主動坐到了許哲的左邊,李強坐在許哲的右邊,這樣的座次讓許哲意識到這一次團建並非簡單的吃飯。

                一番吃喝之後,周文斌主動給許哲敬酒,“阿哲,我們有一件事情要問問你。”

                ‘來了!’許哲暗自明了,他表面上淡定的回應,“什麽事情?”

                周文斌試探的說著,“這一次暗鬼組織綁架方暮雲的案件中,你們折疊工作室的表現讓我們局裏的大佬非常驚訝。”

                周文斌一邊說話的時候,一邊觀察著許哲的表情,試圖判斷方暮雲綁架案和折疊工作室的關系。

                然而許哲沒有隱瞞的意思。

                “所以局裏現在是什麽意思?”許哲反問,表示直接承認了折疊工作室和方暮雲綁架案的關聯。

                周文斌心中暗自驚訝,他再次試探的說道,“局裏的意思是希望和你們折疊工作室達成一致的合作關系,讓你們折疊工作室成爲警民共建單位。”

                許哲露出一抹笑意,“這是好事兒啊!”

                如果折疊工作室成爲警民共建單位,雖然折疊工作室需要爲警務系統提供一定的幫助,但折疊工作室的身份就變了,以後就成爲有背景的私家偵探工作室,還可以打著警民共建合作的旗號。

                甚至獲得一定的便利!

                簡單來說警民共建單位確實是好事情。

                “你願意?”周文斌詢問。

                許哲肯定的回應,“當然願意。以後我們就是自己人了,周老大,還請多多關照。”

                李強在一邊提醒道,“兄弟,你想太多了,警民共建單位只是合作關系,又不是你加入了我們警務體系。”

                許哲哈哈笑著回答,“差不多,差不多,區別不是太大!”

                面對許哲的厚顔無恥,李強只能翻白眼。

                “對了,周老大,這個警民共建單位什麽時候落實下來?”許哲詢問。

                周文斌回應,“我還需要回去問問局裏的大佬們,等待大佬們決定之後,才能最終決定下來。”

                “沒問題,我就等著你們的好消息了。”許哲回應。

                警民共建單位的事情落實下來之後,許哲又遭到了打擊報複。

                “阿哲,來來來,我們喝三杯!”唐靜主動邀約。

                許哲無語,他就說了一次唐靜是母暴龍,然後被記到現在?

                “咳咳,靜姐,我認慫行嗎?”許哲主動表示認慫。

                唐靜盯著許哲,最後切了一聲,“沒意思!”

                許哲逃過一劫。

                坐在許哲對面的杜佑銘開口道,“阿哲,甜橙案件有什麽進展嗎?”

                許哲否定的回應,“暫時沒有進展,最近都在跟進方暮雲綁架案。對了,阿杜,你們沒有調查到什麽線索嗎?”

                面對‘阿杜’這個稱呼,杜佑銘已經無力吐槽。

                “我們的調查卡在了交貨地點,因爲交貨地點缺乏安全監控系統,我們暫時沒有更進一步的調查方向。”杜佑銘回應,然後追加詢問,“你呢,有沒有什麽調查方向?”

                “暫時也沒有。”許哲保留了調查進度。

                “如果你這邊調查到了線索,記得通知我們。”杜佑銘囑咐道。

                許哲肯定的回答,“放心,我調查到了結果,肯定會告訴你們。”

                “來,走一個!”杜佑銘端起酒杯。

                許哲和緝毒科第二小隊的關系確實非常好,他已經協助緝毒科第二小隊偵破了十多個案件,成爲緝毒科第二小隊最佳場外第七人。

                晚上接近九點鍾,許哲和緝毒科第二小隊的人員早早的結束了喝酒,畢竟雙方的工作性質都不適合酩酊大醉。

                九點一刻,許哲回到家裏,他打開筆記本電腦連接上折疊工作室的小型服務器,查看甜橙案件的搜索進度。

                折疊工作室的小型服務器連接著方知足租賃的大型服務器,通過大型服務器處理搜索車牌號碼‘雙A230NJ’的任務。

                這一輛黑色帕薩特轎車的行駛軌迹已經被完全測繪出來。

                通過道路安全監控系統測繪的行駛軌迹,這一輛黑色大衆帕薩特曾經有三十一天時間在全城行駛的記錄,這說明它確實是送貨車輛。

                當家興路1022號的制造點被端了之後,牌照號雙A230NJ的黑色帕薩特轎車立刻沒有全城行駛的軌迹記錄,進一步說明了問題。

                許哲查看著道路安全監控系統拍攝的監控照片在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中運行的結果,但最終結果是沒有匹配。

                意味著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在對應的監控照片中無法識別駕駛員的信息。

                許哲隨機抽取了十張道路安全監控系統拍攝的監控照片,查看著黑色帕薩特轎車的駕駛員是什麽情況。

                這個駕駛員顯然知道他在做什麽事情,因爲他戴著墨鏡和口罩,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根本不可能被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確定身份。

                哪怕許哲編寫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擁有多重反射光線追蹤識別能力,但依舊無法識別這種情況的人類面部特征。

                畢竟都戴了口罩,再加上墨鏡,是人是鬼都判斷不出來了吧?

                面對無法識別人類面部特征的情況,許哲沒有太多的意外,這樣的情況許哲早就預料到了,如果真的有這麽簡單,許哲反而覺得問題不簡單。

                ‘擋住臉了也沒有用啊!’許哲暗自呢喃,他還有備用的解決方案。

                即便司機擋住了臉,作用也不是太大!癌症晚期怎麽辦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