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d3zeqi"></big><noscript id="d3zeqi"></noscript>
      <small id="d3zeqi"></small><u id="d3zeqi"></u>

                  北域天街,飛揚台球競技休閑室。

                  這一個台球競技休閑室是葉飛的産業鏈,他和許哲的合作,更看重許哲的人脈圈,至于經濟利益,反而不是那麽重要。

                  面對許哲的詢問,陶鈞考慮了一下,才回應道,“這一次調查是針對我,還是針對周剛,或者是其他的事情?”

                  “准確來說是其他事情,周剛只是牽連其中。”許哲沒有隱瞞。

                  陶鈞長長舒了一口,“剛子,等一會許偵探問什麽,你就回答什麽,不能隱瞞任何事情。”

                  “好的,老大。”周剛回應。

                  許哲直接拿出了方暮雲的照片,示意周剛查看,“你在網上釣的女孩是這個嗎?”

                  周剛沒有否認的點頭,“是的。”

                  “那她人呢?”許哲追問。

                  “我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聯系了,我也在奇怪這一件事情。我們本來約好了聯合起來敲詐她爸媽一筆錢,結果她已經好幾天沒有上線。”周剛回應著。

                  許哲暗中觀察著周剛,周剛在回答的時候目光清澈,看起來沒有撒謊的意思。

                  “你最後一次見到她是什麽時候?”許哲詢問。

                  周剛愣了一下,“莫非她出事了?”

                  許哲點頭,“是的,她出事了,根據目前確定的情況,她和你見面之後直接失蹤,你現在是第一嫌疑人。我估計最遲明天警方一定會調查到你。”

                  周剛頓時急了,“這件事情和我無關,我沒有把她怎麽樣,她怎麽失蹤了?”

                  “我也在好奇這一件事情。她怎麽失蹤了,如何失蹤的,什麽時候失蹤的,具體的失蹤地點和方式是如何的。”許哲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周剛回應道,“我先看看手機的聊天記錄,我記不得具體時間了。”說完之後,周剛取出手機查看聊天記錄。

                  “我們在三月六號見面的,具體是下午一點十七分多一點,然後商量了一下如何敲詐她爸媽的事情。她應該是五點多鍾離開的,她說要去小吃街,我當時兜裏沒錢,沒好意思和她一起去,我們最後一條聊天信息是五點二十七分。”周剛看著手機說道。

                  許哲皺眉,通過周剛交代的信息,現在事情又回到了原點,方暮雲五點半失蹤,周剛與方暮雲最後的聊天記錄在五點二十七分。

                  “你有不在場記錄嗎?”許哲詢問。

                  周剛愣了一下,似乎沒有明白許哲的意思。

                  陶鈞在一邊回應道,“我們會所的公共區域有安全監控系統。剛子,你當時在會所吧?”

                  “在啊,我當時在休息室抽煙。”周剛回應。

                  “那就有監控錄像,他有不在場記錄。”陶鈞回應。

                  許哲沉默思考,周剛有不在場記錄,那周剛的嫌疑可以暫時排除,但那個神秘組織什麽時候盯上了方暮雲的?

                  真的是隨機選擇的目標嗎?

                  許哲不太相信!

                  即便真的隨機挑選目標,但綁架的地點一定不是隨機挑選的。

                  隨機挑選綁架地點存在太多不確定性因素。

                  比如說大量的商業安全監控系統,無論是連接警務網絡的,還是沒有連接警務網絡的,這些都需要調查清楚,同時規避風險。

                  對方挑選小吃街作爲綁架地點,必然是特定挑選的綁架地點!

                  “許偵探,剛子現在的問題大嗎?”陶鈞詢問。

                  許哲回應,“說大不大,只要你們擁有不在場證明,那就是一個小事情。但說小也不小,剛子肯定會被警察查到。我個人的建議是自首,只要警察調查清楚了,你和方暮雲的情況連綁架勒索未遂都夠不上,只要坦白從寬,再加上配合警方調查,基本上不會有大問題。”

                  陶鈞遲疑道,“一定要自首嗎?”

                  “自首才是最好的選擇。如果不自首,警方最多明天就會查到他們的互聯網聊天記錄,你覺得他會不會悲劇?”許哲反問。

                  陶鈞咬了咬牙,最終點頭道,“剛子,你立刻去自首,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好律師。”

                  周剛哭喪著臉,他本來以爲只是一次玩笑的行爲,竟然引來了這麽大的麻煩?

                  “老大,我不想坐牢,我害怕。”周剛哭喪著回應。

                  “害怕你麻痹!老子怎麽教你的,違法犯罪的事情能做嗎?”陶鈞呵斥道,“好了,快點給老子去自首!”

                  周剛無奈的點頭。

                  “等等!”陶鈞突然開口,“小何,你陪著他一起去,他要是敢跑,直接打斷他的腿!”

                  何遠方答應道,“好的,老大,我一定看住剛子。”

                  “許偵探,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提取安全監控記錄,免得出現意外情況。”陶鈞回應道。

                  許哲點點頭,“好的,謝謝陶大哥。”

                  “不客氣。”陶鈞客氣回應。

                  哪怕許哲不是官方人員,但陶鈞知道許哲和北愉區警察局的關系很好,他不願意得罪許哲。

                  如果得罪了許哲,萬一許哲給他的黑曆史調查出來了呢?

                  陶鈞離開之後,葉飛主動詢問,“阿哲,這一次的事情很麻煩?”

                  “確實很麻煩。”許哲歎息一聲,“如果找不到線索,那個叫方暮雲的小姑娘極有可能在暗網中被公開直播處置,你懂的吧?”

                  “外國人幹的?”葉飛聯系到許哲之前詢問的事情。

                  “這麽變態的事情,除了那些外國人,還能有什麽情況?”許哲吐槽。

                  葉飛猶豫起來。

                  許哲一看葉飛的表情,便知道葉飛有情況,“阿飛,你知道什麽消息嗎?”

                  “我不知道消息,但我可能有線索。”葉飛回應,“你應該知道我們這裏很多攝像頭的事情吧?”

                  “嗯,我知道。”許哲點頭。

                  “我們這裏很多攝像頭都沒有接入警察局,我恰好知道有人控制了一些攝像頭,專門拍攝來來往往的車輛。如果真的是在小吃街發生的事情,他們肯定逃不脫那幾個攝像頭的拍攝。”葉飛說明道。

                  許哲愣了一下,竟然還有這樣的攝像頭?

                  “我可以獲取其中的安全監控記錄視頻嗎?”許哲沒有詢問什麽人掌控著這樣的攝像頭,也沒有詢問對方的目的,只詢問能不能拿到監控記錄。

                  至于什麽人擁有這樣的攝像頭,又有什麽樣的目的,那是人家的**,問了之後有什麽意義,除了引起對方的不滿,還有其他作用?癌症晚期怎麽辦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