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id="5n8n7e"><del id="5n8n7e"></del><del id="5n8n7e"></del></style><label id="5n8n7e"><style id="5n8n7e"></style><dfn id="5n8n7e"></dfn><del id="5n8n7e"></del><ins id="5n8n7e"></ins><ol id="5n8n7e"></ol></label>
                      1. <tfoot id="aawwhj"><q id="aawwhj"></q><fieldset id="aawwhj"></fieldset><optgroup id="aawwhj"></optgroup><del id="aawwhj"></del></tfoot><ol id="aawwhj"><font id="aawwhj"></font><address id="aawwhj"></address><style id="aawwhj"></style><ins id="aawwhj"></ins><fieldset id="aawwhj"></fieldset></ol><ol id="aawwhj"><ol id="aawwhj"></ol><font id="aawwhj"></font><form id="aawwhj"></form></ol><strike id="aawwhj"><strike id="aawwhj"></strike><kbd id="aawwhj"></kbd></strike>
                          <sup id="aawwhj"></sup>
                        • <li id="aawwhj"><big id="aawwhj"></big><tfoot id="aawwhj"></tfoot><tr id="aawwhj"></tr></li><th id="aawwhj"><div id="aawwhj"></div></th><u id="aawwhj"><label id="aawwhj"></label></u><ins id="aawwhj"><form id="aawwhj"></form><div id="aawwhj"></div><acronym id="aawwhj"></acronym><del id="aawwhj"></del><label id="aawwhj"></label></ins><bdo id="aawwhj"><em id="aawwhj"></em><label id="aawwhj"></label><noframes id="aawwhj">
                        •     金湖灣季節酒店的地下停車庫。

                              方暮雲被安排坐在福特探險者的第二排,兩輛黑色福特探險者從地下車庫駛出。

                              趙虎彙報道,“呼叫中心,我們已經攜帶目標離開。”

                              “中心收到,導航路線已經發送到你們的車載系統,對應的道路安全監控系統已經處理完成。”許哲回應信息。

                              “大虎收到。”趙虎回應。

                              得到趙虎的反饋,許哲暫時靜音了趙虎這邊的通訊,他在筆記本上操作了一番,利用通訊服務商的基站網絡構建起一個複雜的通訊線路,再加上匿名虛構賬號,才聯系北愉區警察局刑事調查科的劉宇。

                              北愉區警察局刑事調查科。

                              劉宇正在反複查看北域天街提供的大範圍監控視頻記錄,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來電顯示居然是‘保密電話’。

                              這樣的來電顯示讓劉宇愣了一下,但他還是選擇接聽。

                              “喂,我是劉宇,你找誰?”劉宇主動自我介紹。

                              一道低沉的電子聲響起,“你好,劉警官。我要給你提供一個信息。”

                              “你是誰?”劉宇再次詢問。

                              然而許哲根本沒有理會劉宇,“金湖灣季節酒店3322號房間,方暮雲綁架案的作案人員已經被制服,你現在就可以安排人員去抓捕他們歸案,順便可以對外宣布你們警方已經解救了方暮雲。”

                              “方暮雲呢?”劉宇連忙詢問。

                              許哲沒有回答劉宇,直接挂斷了電話。

                              劉宇聽著手機聽筒傳來的‘嘟嘟’忙音,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這一通神秘電話,“錢曉峰,跟我來一趟!”

                              “啊?”正在查看監控視頻的錢曉峰愣了一下,但立刻反應過來,“好的。”

                              劉宇親自駕車帶著錢曉峰前往金湖灣的季節酒店,如果真的如同神秘電話說的情況一樣,這或許是大功一件?

                              折疊工作室。

                              許哲結束和劉宇的通話,他立刻聯系方知足。

                              當電話接通,方知足先一步詢問道,“許偵探,是不是又有線索了?”

                              “不是的。”許哲故意賣關子。

                              方知足略微失望。

                              許哲繼續說道,“我們已經找到了方暮雲,大虎那邊的人正在把方暮雲送過來,你們要是有時間,現在就可以來我工作室。”

                              “真的?”方知足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

                              “當然是真的。”許哲肯定的回應。

                              “我們馬上過來。”方知足回應。

                              接近二十分鍾後,趙虎將方暮雲送到折疊工作室,許哲親自在路邊迎接方暮雲,將方暮雲帶到了折疊工作室的會客區域。

                              “你喝水,還是茶?”許哲詢問。

                              方暮雲有些局促不安的看著許哲,她有一種許哲是幕後大佬的感覺。

                              “我要礦泉水就可以。”方暮雲小聲回應,隨後詢問道,“你是我爸爸請的幫手嗎?”

                              許哲微笑著點頭,“是的。你自己玩一會平板電腦,喏,茶幾上的,沒有密碼,已經連上了無線網絡,你爸爸和媽媽正在趕過來的路上。”

                              方暮雲連忙拿起了平板電腦,她按了一下Home鍵,果然沒有密碼,直接解鎖進入主界面,方暮雲立刻通過Facetime聯系她媽媽。

                              在等待的過程中,方暮雲偷偷瞄了瞄許哲,但許哲沒有關注方暮雲,他正在借助方知足租賃的大型服務器處理甜橙案件的事情。

                              方暮雲綁架案見已經結束,大型服務器空閑下來,許哲正好利用大型服務器分析甜橙案件的車輛追蹤信息。

                              看著許哲認真工作的樣子,方暮雲再次松了一口氣,從目前看起來她不是剛出狼又入虎口的節奏。

                              “小雲?”平板電腦傳來了陳靜雅驚喜的聲音。

                              方暮雲看著視頻中的陳靜雅,她直接哭了起來,“媽!”

                              “你在哪裏?”陳靜雅連忙詢問。

                              許哲隔著辦公桌插話,“方太太,她在我工作室的。”

                              陳靜雅聽見了許哲的回應,“感謝許偵探,我們正在趕過來。”

                              許哲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麽。

                              方暮雲壓低聲音和陳靜雅交流起來,主要是陳靜雅在詢問,方暮雲或點頭或搖頭的回答。

                              另一邊,金湖灣季節酒店三十三樓。

                              季節酒店的工作人員已經報警,當劉宇和錢曉峰上門的時候,季節酒店的人員還在奇怪,因爲劉宇和錢曉峰的上門速度太快了吧?

                              3322號房間的門口,季節酒店的工作人員介紹道,“劉警官,房間裏面有兩個被捆起來的人,我們擔心破壞現場的情況,暫時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劉宇回應道,“你們做的很好。”

                              劉宇和錢曉峰兩人走進3322號房間,在3322號房間裏面,他們立刻發現了問題,因爲3322號房間裏面存放著大量不正常的工具。

                              還有看起來就非常專業的網絡直播設備。

                              這些東西符合暗鬼組織的作案手法!

                              “居然是我們國家的人?”劉宇看著兩個被捆綁的年輕人,他們確實是國內人員的外貌特征。

                              劉宇同樣沒有輕舉妄動,他立刻聯系了局裏,將現場的情況說明一番,申請鑒證科的同事過來清理現場。

                              結束通話之後,劉宇考慮了一下,主動聯系方知足。

                              等待方知足接通電話,劉宇先一步詢問,“你好,方先生,我是劉宇。”

                              “你好,劉警官,請問有什麽事情嗎?”方知足的語氣輕松,沒有如同以往一樣直接先問是不是有什麽調查進度。

                              這一個細節被劉宇抓住。

                              “你們的女兒方暮雲找到了,對嗎?”劉宇詢問。

                              方知足愣了一下,他正在折疊工作室,自然見到了方暮雲,他看向許哲,指了指手機,又指了指方暮雲,用唇語表示‘警察’。

                              許哲微微點頭,表示可以告訴警察。

                              方知足得到許哲的點頭後,才回複劉宇道,“是的,劉警官,我們的女兒已經找回來了,但具體情況不方便透露。”

                              在劉宇回答之前,方知足繼續說道,“不好意思,劉警官,我這邊還有事情需要處理。”方知足直接挂斷了劉宇的電話。癌症晚期怎麽辦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