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q8yjl3"><ol id="q8yjl3"></ol><i id="q8yjl3"></i><code id="q8yjl3"></code><q id="q8yjl3"></q><fieldset id="q8yjl3"></fieldset>
  1. <b id="du3ycs"><acronym id="du3ycs"><ol id="du3ycs"></ol></acronym><abbr id="du3ycs"><label id="du3ycs"></label><dt id="du3ycs"></dt><button id="du3ycs"></button><li id="du3ycs"></li><thead id="du3ycs"></thead></abbr><kbd id="du3ycs"><noframes id="du3ycs">

                折疊工作室。

                許哲正在面對千古難題的折磨。

                究竟是要錢,還是要命?

                這一個問題沒有固定答案。

                比如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種事情被證明了無數次,說明了要錢不要命的人太多太多。

                但水果總裁敲不死花費了數以億計的美元延長患癌生涯旅程,同樣說明了要命不要錢的事情也很正確。

                許哲現在的情況更像是敲不死幫主,他也是癌症患者,生命的旅程已經可以看見終點,自然願意花錢延長生命。

                面對神秘高冷系統說的不強迫選中者的事情,許哲只能表示一個態度。

                ‘呵呵!’

                許哲還有選擇嗎?

                ‘行吧,我答應了,我將會匿名捐贈百分之九十的盈利給慈善事業。對了,我可以自由選擇捐贈項目嗎?’許哲詢問。

                ‘可以。’神秘高冷系統回應。

                ‘現在可以告訴我額外獎勵是什麽了吧?’許哲詢問。

                他剛剛沒有提前詢問,那是因爲他知道這個神秘高冷系統一定不會提前回答。

                ‘根據選中者的選擇,系統予以選中者60天壽命,對應壽命將自動疊加在選中者的生命周期之中。’神秘系統予以回應。

                許哲松了一口氣。

                雖然沒有拿到最好的獎勵,但多了60天的壽命,依舊是非常好的結果。

                對于壽命將盡的人來說,還有什麽比壽命更寶貴的東西?

                北愉區,警察局。

                第三會議室裏面,負責刑事案件工作的副局長孫正飛坐鎮會議,犯罪學專家林森,心理學專家沈小恒,劉宇和錢曉峰,以及ICPO的李明也參加了會議。

                “小劉,你從頭到尾的說說情況。”孫正飛示意劉宇敘述一下情況,雖然相關的情況已經通過工作報告進行書面說明。

                劉宇沒有猶豫,他詳細的敘述起來,從方知足報案表示方暮雲失蹤,然後說明方知足求助了大量私家偵探,再到周剛自首,以及接到神秘電話,最後是季節酒店調查安全監控記錄的一無所獲。

                將方暮雲失蹤案件從頭到尾的敘述了一遍,劉宇補充說明道,“經過我們的調查,通過周剛的證詞,還有知足投資公司的資金流向,我們鎖定了一個名爲‘折疊’的私家偵探工作室。”

                錢曉峰補充說明,“我們調查了方知足的手機信號記錄信息,發現方知足曾經在折疊工作室停留過較長時間。”

                孫正飛回應,“所以你們懷疑這一次案件是折疊工作室處理的?”

                “是的。”劉宇肯定的回應。

                事實上關于方暮雲失蹤案件的事情,許哲也沒有想過可以瞞過官方。

                如果要瞞過官方,那需要調動太多太多資源,屬于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再說了,如果方暮雲失蹤案件的事情徹徹底底將折疊工作室摘除在外,一旦官方查到了折疊工作室,反而會對折疊工作室産生不好的警惕心理。

                反正折疊工作室在禁毒方面和北愉區警察局有愉快的合作,許哲不介意暴露一些沒有證據的事情。

                “有證據嗎?”孫正飛詢問。

                劉宇遲疑了一下,才搖頭道,“除了周剛第一次的間接證詞,我們沒有什麽確切證據證明這一件事情和折疊工作室的關系。”

                “你可以去緝毒科第二小隊問問情況,他們和折疊工作室的關系非常不錯。”孫正飛點明了方向,“林教授,沈教授,關于方暮雲的案件,你們有什麽看法?”

                林森是犯罪學專家,他思考了片刻,才回應道,“我只分析暗鬼組織的事情,按照我們目前掌握的情報資料顯示,暗鬼組織在國內開始發展分支,綁架方暮雲的兩名人員就是暗鬼組織的外圍成員,他們綁架方暮雲就是爲了通過暗鬼組織的考驗。”

                林森繼續說道,“我個人的建議是將暗鬼組織列爲恐怖組織,他們極有可能會再次在國內發展分支。”

                沈小恒選擇了附議,“我贊成林教授的觀點。另外,關于折疊工作室的事情,我分析了一下折疊工作室的行爲心理,這一個折疊工作室應該非常有能力,但他們或許才用了什麽違規的操作手段,所以他們不願意和官方接觸。”

                孫正飛挑了挑眉頭,提出自己的建議,“我們有沒有可能和折疊工作室合作,讓折疊工作室成爲警民共建單位?”

                “我覺得沒問題。我調查了緝毒科第二小隊的結案卷宗,在其中發現了大量折疊工作室的身影,緝毒科的李強同志和折疊工作室的負責人存在極好的私人關系。如果我們利用這一點,確實有可能達成孫局說的事情。”沈小恒回應。

                “那就讓緝毒科第二小隊出馬,試探試探這一件事情。”孫正飛笑著回應,“雖然對方是私家偵探,但這一次案件證明了私家偵探也有他們的作用,如果我們雙方的力量聯合起來,必然可以給民衆提供更好的社會治安環境!”

                李明在一邊全程沉默,他默默的記住了折疊工作室。

                暗鬼組織在多個國家逍遙法外,這一次居然在國內折戟沉沙,而且是被私家偵探搞死的,哪怕是暗鬼組織的外圍成員,李明依舊覺得不可思議。

                所以李明暗自記住了折疊工作室,或許什麽時候就要與對方合作一次呢?

                傍晚五點剛過幾分。

                緝毒科第二小隊的人員一臉懵逼的前往折疊工作室,他們確實和折疊工作室有一定默契上的合作,但沒有留下任何書面文件。

                現在局裏居然讓他們去和折疊工作室商討警民共建單位的事情,這種情況確實讓第二小隊所有成員一臉懵逼。

                “周隊,現在是什麽情況啊?”李強擔憂的詢問,折疊工作室突然進入警察局的視線之中,李強確實有理由擔憂。

                周文斌搖頭,“我也不知道,我聽說是折疊工作室搞定了一個超級麻煩的案件,我們上面的大佬准備搞一個另類形式的收編?”

                “如果阿哲不願意呢?”李強反問。

                周文斌沒有回答這一個問題,“我們先問問阿哲的想法,等阿哲自己決定吧!”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