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bp4oyn"></ul><dt id="bp4oyn"></dt><style id="bp4oyn"></style><label id="bp4oyn"></label><dir id="bp4oyn"></dir>
          • <q id="fbjv1t"><big id="fbjv1t"></big></q>
                  • <optgroup id="ftcixx"></optgroup><bdo id="ftcixx"></bdo><big id="ftcixx"></big><tr id="ftcixx"></tr><dt id="ftcixx"></dt>
                    <dir id="ftcixx"><center id="ftcixx"></center><th id="ftcixx"></th><tr id="ftcixx"></tr><tt id="ftcixx"></tt><small id="ftcixx"></small></dir><tr id="ftcixx"><strike id="ftcixx"></strike><del id="ftcixx"></del></tr><sup id="ftcixx"><option id="ftcixx"></option><li id="ftcixx"></li><dt id="ftcixx"></dt><optgroup id="ftcixx"></optgroup></sup><form id="ftcixx"><dfn id="ftcixx"></dfn></form><ol id="ftcixx"><legend id="ftcixx"></legend><kbd id="ftcixx"></kbd><del id="ftcixx"></del></ol>

                              許哲在私家偵探的工作中積累了大量社會學的相關知識,這一次獲取付義風的銀行賬戶信息,許哲的第一選擇就是通過社會學處理問題。

                              金融網絡這種鬼玩意,如果可以不碰它,許哲並不願意碰它,哪怕只是簡簡單單的獲取某一個人的金融信息。

                              “您好。”接通付義風的來電後,許哲客氣的打招呼。

                              付義風快速說出了自己遇見的情況。

                              許哲按照規定的回應,“付先生,我們可以幫您查看情況,請付先生按照語音提示操作驗證身份信息。”許哲切換到預先設定的語音程序。

                              付義風也沒有懷疑,他立刻輸入了銀行賬號和密碼,許哲同步通過了電話銀行的驗證,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順手給付義風通過驗證。

                              “好的,付先生,久等了,我們查看了您的賬戶,您的賬戶沒有問題,您應該收到了電信詐騙信息,請您不要相信任何陌生來電,更不要將我行的驗證碼透露給任何人員。”許哲語氣真誠的提醒著,從而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好的。”付義風聽著許哲的回複,他隱隱松了一口氣,畢竟許哲最後的提醒表現得很專業。

                              “請問付先生還有其他需要服務的嗎?”許哲詢問。

                              “沒有了,謝謝。”付義風回應。

                              “感謝付先生的來電,請付先生爲我的服務評價。”許哲做戲做全套,連服務評價都移植了過來。

                              許哲耐心的等待付義風給了好評才結束通話。

                              “呵!”挂斷通話後許哲嗤笑一聲,他立刻冒充付義風的身份登陸了網上銀行,詳細的查看著付義風的銀行賬戶信息。

                              如同許哲猜測的一樣,在過去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面,付義風的銀行賬戶多出來了接近一千萬資金。

                              這一筆資金被付義風投入了黃金貴金屬投資市場,居然還賺了!

                              ‘只有940萬嗎?’許哲查看著付義風銀行賬戶的貴金屬投資信息,按照從緝毒科獲取的信息,甜橙案件的涉案金額至少也有三千萬。

                              ‘莫非還有一部分是現金?’許哲心中暗自猜測,他立刻調取了付義風的家庭住址信息,順便再次分析付義風的生活軌迹。

                              從生活軌迹中許哲發現付義風真的沒有去其他地方,他先鎖定了付義風的位置,然後再鎖定了付義風的家庭地址。

                              付義風是未婚狀態,目前一個人獨居,從付義風的消費記錄中沒有查到寵物相關的消費信息,意味著付義風的家裏沒有寵物,也意味著許哲可以進入付義風的家裏。

                              許哲先搞定了雙安城市管理學院的公共監控系統,再從後備箱中取出了一套開鎖工具,他背著一個筆記本電腦包走向付義風的住宅。

                              現在是十一點四十五分,通過雙安城市管理學院的監控系統,許哲發現付義風正在上課。

                              通過付義風的生活軌迹判斷,十二點鍾放學之後,付義風要先去食堂吃飯,然後大概率事件是去辦公室休息,小概率事件是回家。

                              即便發生了小概率回家的事件,按照食堂和付義風住宅的距離,他需要十五分鍾才能回來。

                              付義風的生活軌迹顯示他在食堂的平均時間是十二分鍾,兩者加起來接近半小時,許哲有足夠的時間進入付義風的住宅查看情況。

                              付義風的住宅門口,許哲小心的檢查門框,避免有什麽頭發或者小紙條類似的東西,只要開門之後就會掉下來,進而有效的判斷是否有人非法入室。

                              這些細節的東西同樣是許哲在私家偵探工作生涯中學到的知識。

                              經過快速又細致的檢查,許哲沒有發現付義風設置了類似的東西,說明付義風對住宅沒有防備心理,歸根到底付義風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導師,或許他精通化學從而制造了甜橙這種違禁致幻類型藥品,但在其他方面也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太多的專業技能。

                              說真的,付義風做到現在這種程度的反追蹤和反調查,許哲已經相當震驚!

                              如果沒有許哲參與其中調查甜橙案件,警方必然需要大量的時間才能調查到付義風,到時候付義風會不會跑路,還真不一定!

                              許哲戴上了醫用橡膠手套,通過開鎖工具快速的打開了付義風的房門,他沒有第一時間進入,而是打開了手機攝像頭,通過手機攝像頭觀察房間內部的情況,檢測房間內部是否存在紅外線探測器。

                              人類肉眼看不見紅外線,但手機攝像頭可以看見紅外線探測器發射出來的紅外線。

                              經過一番探測,付義風的房間裏面沒有紅外線探測器,許哲特別穿戴上了鞋套才進入付義風的住宅。

                              付義風的住宅從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至少許哲沒有發現任何問題,付義風也沒有在家裏研究甜橙這種違禁致幻類型藥品。

                              不過許哲還是發現了一點異常!

                              在書房裏面,許哲發現一個書架的位置不對勁。

                              經過一番摸索,許哲終于找到了玄機,那是一個可移動式的書架,當拉開書架之後,書架後面密密麻麻堆疊著一摞摞紅色的百元大鈔。

                              許哲使用手機攝像頭進行簡單的圖像識別,初步判斷超過了一千摞百元大鈔,意味著超過了一千萬的現金。

                              按照付義風在雙安城市管理學院的工資,他不可能有這樣的收入!

                              “果然是這個家夥!”許哲輕哼了一聲,他拍攝了一個小視頻,然後清理進入痕迹,悄無聲息的離開付義風的住宅,如同從來沒有進去過一樣。

                              從付義風的住宅離開,許哲回到車裏重新審查付義風的生活軌迹。

                              許哲現在幾乎確定了付義風就是甜橙案件的幕後黑手,或者說許哲已經肯定了付義風就是幕後黑手,但要制裁付義風需要證據!

                              目前許哲僅僅獲取了付義風擁有大量來曆不明資金的信息,但付義風不是公務人員,他在雙安城市管理學院的合同也是聘用制,按照法律來說,巨額財産來源不明罪是針對國家工作人員,許哲調查到的巨額資金不能把付義風定罪!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