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j06cey"></em><span id="j06cey"></span><div id="j06cey"></div>
                • <small id="u2t5ob"></small><dfn id="u2t5ob"></dfn><tt id="u2t5ob"></tt><li id="u2t5ob"></li><dir id="u2t5ob"></dir>

                        折疊工作室樓下的路邊,周文斌和李強坐在警車裏面。

                        面對李強的詢問,周文斌沒有回答,他反問道,“如果阿哲有問題呢?”

                        李強和許哲是發小,鐵哥們,死黨兄弟,緝毒科第二小隊的人員都知道兩者的關系。

                        如果許哲有問題,李強的選擇和態度是關鍵!

                        按照警方的規定,李強和許哲這樣的關系,如果有涉及到許哲的案件,李強就禁止參與。

                        “如果阿哲真的有問題我選擇站在正義的一方!”李強深吸一口氣,“我是一名警察,我堅定的站在法律和正義的一方!”

                        周文斌嗤笑一聲,“你小子裝腔作勢呢!”

                        李強尴尬的撓頭。

                        “我們現在無法判斷阿哲是否有問題,阿哲這邊也只是一個方向。畢竟按照目前的情況,再加上我們搜索不到阿哲的行蹤,以及阿哲對甜橙案件的了解,他確實存在黑吃黑的嫌疑。”周文斌說明道。

                        “我們現在就等著釣魚嗎?”李強試探的詢問。

                        周文斌飽含深意的看著李強,“是的,我們現在就等著釣魚。付義風的房間裏面還有接近700萬的現金,無論是誰設計謀害了付義風,將付義風的死亡粉飾成了車禍,他一定知道付義風是幕後黑手。所以我們只需要耐心等著,寄希望于幕後黑手現身。”

                        “唉!”李強歎息一聲,“只希望阿哲沒有犯錯。”

                        在私家偵探的行業之中,其實犯錯的私家偵探非常多。

                        尼采在《善惡的彼岸》中說過:‘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

                        私家偵探常年行走在灰暗地帶,見過了太多太多的黑暗,極有可能就化身成爲黑暗。

                        這樣的事情,警方見過太多!

                        所以這一次付義風車禍案件被分析出來是故意殺人案件,再加上在付義風的家裏找到了大量現金,許哲第一個上了嫌疑名單。

                        “我也希望阿哲沒有問題,我不想失去一個朋友。”周文斌啓動警車離開。

                        折疊工作室裏面,許哲通過安全監控系統發現周文斌和李強離開,他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無奈。

                        警方果然不好忽悠!

                        哪怕他已經盡量讓付義風的車禍案件看起來正常一些,老天爺也站在了許哲的一邊,讓車輛都掉下了峽谷,但警方已久找到了蛛絲馬迹。

                        ‘這些家夥’許哲心中暗自思考解決的辦法,在甜橙案件中,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從犯,那就是運送甜橙的司機。

                        這一個人也至關重要!

                        許哲一直在追蹤這個人,但目前爲止,許哲還沒有調查到他,這個人仿佛不存在一樣。

                        ‘或許這個家夥才是破局的關鍵!’許哲心中暗自思考。

                        許哲計劃找到這一個人,然後設局安排線索,將這一個人定義爲殺害付義風的凶手。

                        如果不給付義風的案件弄一個結尾,警方就會一直追查這一件事情,然後無休無止的尋找線索。

                        哪怕許哲已經將線索全部切斷,他可以百分之百保證警方找不到線索,但問題的關鍵是他上了警方的嫌疑名單,以後警方就會關注著他,這樣的情況就太糟糕了!

                        人非聖賢,誰敢保證自己不會露出馬腳?

                        一直被警方盯著,許哲也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犯錯。

                        晚上接近十點半。

                        折疊工作室又來了一位訪客。

                        “你好,許偵探,我相信你知道我是誰。”一名中年男子自來熟的走進折疊工作室。

                        許哲看向對方,笑著打招呼道,“原來是劉警官!還不知道劉警官深夜到訪有什麽事情?”

                        來者正是北愉區警察局刑事調查科的劉宇,他表現得很自來熟,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看向許哲道,“我聽說許偵探參加過甜橙案件的調查工作?”

                        許哲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他坐到了劉宇的對面,忽略劉宇的問題,重複詢問一次,“劉警官深夜到訪有什麽事情嗎?”

                        劉宇同樣沒有回答許哲,他仿佛自言自語一樣說著,“我們警方在甜橙案件中發現了新線索,將幕後黑手指向了一個名爲‘付義風’的人員,這一個人下午發生了車禍,但車禍的真實情況是謀殺案。”

                        “然後呢?”許哲淡定的回應。

                        “許偵探可能不知道,我們警方現在將許偵探列爲了嫌疑人之一,具體的情況我不方便透露,但我相信許偵探不是殺害付義風的人員。”劉宇一邊說,一邊看向許哲。

                        “劉警官爲什麽相信我?”許哲反問。

                        “因爲方暮雲綁架案件。我知道許偵探獲得了多少報酬,我也調查了一些情況。按照許偵探目前的成就,你沒有任何理由和動機殺害付義風。”陳宇胸有成竹的說著。

                        如果許哲不是肝癌晚期,他確實沒有理由針對付義風。

                        畢竟許哲通過方暮雲綁架案件已經賺了1100萬,外界又不知道許哲秘密捐贈了百分之九十的收入,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哲自然不可能爲了錢針對付義風。

                        劉宇恰好知道這一條消息,他才信誓旦旦的趕到折疊工作室,主動給許哲透露一些消息。

                        “我說得對吧?”劉宇自信的看著許哲。

                        許哲心中暗笑,表面上露出猶豫的神色。

                        “許偵探,我告訴你這些事情,其實是想要獲得你的幫助。甜橙案件現在由緝毒科,還有我們刑事調查科共同負責。我希望你可以幫我,當然這也是在幫助你自己。”陳宇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上一次許哲解決了方暮雲綁架案件,讓陳宇對許哲刮目相看。

                        所以陳宇希望許哲可以幫他調查甜橙案件。

                        “你們掌握了甜橙案件的哪些消息和線索?”許哲反問。

                        陳宇露出笑意,許哲主動詢問,那說明許哲已經答應他的要求。

                        “我相信許偵探一定從緝毒科那邊獲得了大量關于甜橙案件的事情,一般的消息和線索,你也不感興趣,對吧?”劉宇說明道。

                        “我發現了一條關鍵的線索,許偵探有興趣知道?”陳宇嘴角上翹,一幅智珠在握的表情看著許哲,等待許哲的回答。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