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qy6zxl"></table>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症晚期怎麽辦 > c0039 久與惡龍纏鬥,自身亦成惡龍!

                                c0039 久與惡龍纏鬥,自身亦成惡龍!

                                    深夜十一點二十。

                                    折疊工作室裏面,許哲繼續播放著付義風和曹康的通話記錄。

                                    ……

                                    “曹老師,我真的遇見了急事,我等一會就過來找你。”曹康態度強硬的說明。

                                    付義風沉默了數秒鍾,才回應道,“好吧,我們在三教學樓後面的小路上碰面。”

                                    “時間呢?”曹康追問。

                                    付義風回應,“十分鍾之後。”

                                    “那我們不見不散。”曹康說了一句才挂斷電話。

                                    ……

                                    許哲根據兩者的通話記錄,再次搜索著付義風和曹康在雙安城市管理學院內部的安全監控系統視頻記錄。

                                    監控記錄時間節點在十二點二十五分,許哲在三教學樓後面的安全監控系統中發現了付義風和曹康。

                                    因爲**的問題,絕大多數安全監控系統沒有配備麥克風,僅只有視頻記錄。

                                    許哲觀看著視頻記錄,從視頻記錄中許哲發現曹康的情緒很激動,仿佛在質問付義風一樣。

                                    兩人應該是爆發了激烈的爭吵,最後曹康甚至推搡了付義風,顯然曹康非常不滿意。

                                    這樣的情況對曹康十分不利!

                                    曹康和付義風的沖突越激烈,那曹康的嫌疑度就越高,至于警方最終調查出來什麽結果,那和許哲有什麽關系?

                                    付義風這種人不應該死嗎?

                                    許哲將雙安城市管理學院安全監控系統拍攝的視頻先提取了出來,然後直接撥打劉宇的電話號碼。

                                    雖然現在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鍾,但劉宇依舊快速的接聽了電話。

                                    “許偵探,你找到了什麽線索嗎?”劉宇先一步詢問。

                                    劉宇和許哲僅限于工作上面的合作,三更半夜的許哲打電話過來,除了是工作上的事情,難道還能邀約燒烤撸串?

                                    “是的,我們這邊找到了一些線索。你們警方調查了他們的通話記錄嗎?”許哲詢問。

                                    “當然!”劉宇肯定的回應,“許偵探是說他們最後一次通話的記錄嗎?”

                                    “嗯。”許哲補充說明,“那你們調查了對應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嗎?”

                                    “還沒有拿到,但已經安排人去提取記錄了,許偵探已經看過安全監控記錄了嗎?”劉宇反問。

                                    許哲沒有肯定,但也沒有否定,他忽略了這一個問題,“既然你們有這一條線索,你們就沿著這一條線索追蹤吧,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

                                    “許偵探也早點休息。”劉宇放下手機,他露出一抹笑意,“這個許哲果然有門道,我才通知他,他居然就調查到了這些事情。”

                                    許哲也放下手機,他剛剛聯系劉宇,便是故意試探劉宇,從而確定劉宇究竟掌握了多少線索。

                                    從目前看起來劉宇掌握的線索已經非常多!

                                    ‘這個家夥竟然掌握了這一條線索,但依舊找我合作,究竟是什麽意思?’許哲心中暗自思考。

                                    按照許哲的判斷,如果警方拿到了通話記錄,還有通話記錄中提及的時間點,再對應拿到了監控視頻,那警方已經有足夠的證據公開調查曹康。

                                    許哲曾經想過設計陷害運送甜橙的司機,但經過許哲的調查之後,他發現曹康有可能不知道甜橙是什麽,如果曹康真的不知道,那設計陷害曹康真的好嗎?

                                    更關鍵是許哲陡然發現他的心態變了!

                                    尼采在《善惡的彼岸》中還說過:‘久與惡龍纏鬥,自身亦成惡龍!’

                                    在剛剛一瞬間,許哲猛然發現,他是不是成爲了新的惡龍?

                                    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回以凝視?

                                    許哲不希望成爲新的惡龍,他確確實實希望擺脫肝癌晚期的夢魇,但許哲不希望自己墮入深淵。

                                    如果他墮入深淵,又如何有顔面去追回蘇月靈?

                                    許哲可以設計謀害付義風,那是因爲付義風該死!

                                    但曹康該死嗎?

                                    ‘身處黑暗,果然要被黑暗同化。’許哲心中暗自歎氣。

                                    ‘系統,在嗎?’許哲心中暗自召喚。

                                    ‘叮!’神秘系統一如既往的高冷。

                                    ‘我要是黑化了,系統不管管嗎?’許哲詢問。

                                    ‘無論選中者是什麽狀態,那也是選中者自身的情況。請選中者自己注意,一切都是選中者自己的選擇。’神秘高冷系統回應之後便歸于沉寂,沒有再理會許哲的召喚。

                                    “呵!”許哲自嘲的笑了一聲,他也沒有考慮太多,肝癌晚期的他也無法考慮太久遠的事情。

                                    先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回家睡覺!”許哲自言自語一聲,他這種肝癌晚期患者真的不適合熬夜。

                                    翌日,早上八點多鍾。

                                    許哲早早的來到了折疊工作室,他沒有繼續追蹤分析曹康的事情,因爲警方已經掌握了足夠的證據,接下來交給警方調查足矣。

                                    突然清閑先來的許哲反而有一點不自在!

                                    許哲考慮了一番,便決定重啓曾經的研究,他將一台安卓手機接入工作室電腦,繼續分析安卓手機的語音助手功能。

                                    現在各大手機廠商都有語音助手服務,包括蘋果公司的Siri,微軟公司的小冰和科塔娜,三星公司半殘廢的S-Voice,還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語音助手。

                                    總體來說這些語音助手都不是廠商宣傳的‘強大的人工智能助手’,反而像是‘人工智障助手’。

                                    以蘋果公司的Siri爲例子,這個智障語音助手的識別率太低了,可以執行的操作也太少了,除了一些固定的查看天氣,查看時間,查看短信,撥打電話等等常規操作,根本無法識別自然語言命令。

                                    比如隨便說一個,如果讓Siri打開微信給某個人發送某段信息,Siri這個人工智障助手就做不到,只會提醒你無法識別命令。

                                    許哲分析這些語音助手功能,其實是希望開發一個真正的人工智能系統,從而幫助他執行一些命令。

                                    只不過這一件事情任重道遠,許哲暫時沒有時間,也沒有足夠的技術,更沒有資金做這一件事情。

                                    鑒于開發真正的人工智能系統是一個巨大的難題,許哲決定參考參考手機廠商們的語音助手,從而通過語音助手執行一些固定的命令。

                                    至于真正的人工智能系統嘛,路要一步一步走,還是踏踏實實的做一個語音助手,然後再基于語音助手慢慢構建人工智能系統。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