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exk3kl"></code><fieldset id="exk3kl"></fieldset><tfoot id="exk3kl"></tfoot><small id="exk3kl"></small><center id="exk3kl"></center>
    •     折疊工作室樓下,劉宇駕車離開。

          當離開了折疊工作室所在的街區之後,劉宇通過藍牙耳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莊隊長,你安排的事情搞定了,我已經將黑鴉的案件透露給了他。”劉宇先一步說明道。

          “幹得漂亮!”莊隊長回應,“對了,關于付義風案件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我們無法恢複被刪除之前的情況。”

          “嗯,知道了。”劉宇應了一聲,“我先回局裏了。”

          “行,我這邊也有點事情。”莊隊長回應之後挂斷電話。

          折疊工作室裏面,許哲正在思考黑鴉的事情。

          許哲隨手翻動著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的卷宗檔案,雖然失竊的黑陶小碗是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但黑陶小碗僅僅只是古代巴國文化的曆史見證,曆史見證價值大于藝術收藏價值。

          ‘一個在正規渠道價值兩千萬的黑陶小碗,黑鴉就出手了嗎?’許哲心中暗自疑惑。

          曾經許哲剛剛入行,便在委托中遇見了黑鴉,許哲自然關注過黑鴉。

          根據許哲的調查,黑陶小碗不應該是黑鴉的目標。

          因爲黑鴉喜歡更容易出手的高價值物品!

          黑陶小碗確實是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也確實價值兩千萬,但這一個價值必須要正規渠道才可以。

          比如說巴玉博物館願意出售黑陶小碗,那就可以賣出兩千萬,甚至更高一點的價格。

          然而若想要在灰色渠道出售,原本價值兩千萬的黑陶小碗,能不能以兩百萬的價格賣出去,還是一個天大的問題。

          畢竟大家都知道黑陶小碗是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灰色渠道的交易就是非法交易,哪怕買過來也只能偷偷藏起來自己觀賞,無法和其他人交流。

          萬一曝光,還必然會遭到官方追究責任。

          如此情況下,黑陶小碗在灰色市場的價格真的會非常低。

          黑鴉更喜歡珠寶,瓷器,玉器等高價值的物品,這些物品更好出手一些,在灰色市場的價值也更高一些。

          ‘這一次黑陶小碗失竊案件有點反常!’許哲心中暗自嘀咕。

          雖然許哲判斷出來這一次黑陶小碗失竊案件有問題,但許哲依舊准備調查這一件事情,如同劉宇說的一樣,這一個案件綜合起來有400萬賞金,再加上有蘇月靈參與其中,許哲還能袖手旁觀?

          許哲調動折疊工作室的小型服務器控制大型服務器,借助官方的監控資源,在整個雙城範圍內搜索黑鴉的蹤迹。

          大型服務器的計算力非常強勢,許哲不僅實時搜索黑鴉的蹤迹,還通過大型服務器檢索曆史安全監控記錄,從而在過去的監控視頻記錄中搜索黑鴉相關信息。

          許哲看著屏幕上顯示的進度條,幾乎數秒鍾就完成百分之零點一的進度,這樣的速度已經非常快。

          ‘好想要一個大型服務器!’許哲心中默默的想著。

          目前許哲使用的是傻多戴公司的個人服務器,兩萬多塊的小型服務器,負責日常工作已經足夠。

          真正的大型服務器,特別是處理圖像方面的大型服務器,隨隨便便就上千萬了,再搭配上對應的網絡設備,以及相應的日常維護費用,簡直就是一個燒錢的天坑。

          反正許哲燒不起!

          私人擁有大型服務器的事情想一想就好了,家裏沒有礦。

          下午接近三點鍾。

          許哲查看著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匹配篩選出來的嫌疑目標,他充當著‘真·人工智能’二次判斷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無法判斷的高度可疑目標。

          “許哲!”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許哲愣了一下,隨後看向工作室門口,他的眼中閃過一抹喜色,因爲來者是蘇月靈。

          “月靈”許哲剛剛開口,便被蘇月靈打斷。

          “呵!”蘇月靈冷笑,“你爲什麽插手黑陶小碗失竊案件的事情?”

          許哲沉默了數秒鍾,才開口道,“這一個案件有問題,黑鴉很危險!”

          “你都知道,我們警方不知道?”蘇月靈冷淡的回應。

          許哲深吸一口氣,他能理解蘇月靈咄咄逼人的態度,畢竟許哲當初表現得很渣男。

          結果誰知道老天爺玩他?

          “你爲什麽加入警方?”許哲換了一個話題。

          “和你有關嗎?”蘇月靈反問。

          許哲目光複雜,他現在的情況太特殊了,他不能將肝癌晚期的事情告訴蘇月靈,因爲只說肝癌晚期而不說神秘高冷系統的事情,那許哲借助系統一直不死,豈不是成爲了醫學奇迹,然後被放在顯微鏡下觀察?

          若是將神秘高冷系統說出來,那更是自找死路!

          神秘高冷系統以前就警告過許哲,如果許哲透露了神秘高冷系統的存在,那神秘高冷系統就會直接動用因果律抹除許哲與相關人員的對應記憶。

          許哲已經確定了神秘系統確確實實擁有調動因果律的能力,那意味著神秘高冷系統的警告不是在說笑,一旦許哲真的違反了神秘高冷系統的警告,恐怕許哲就會失去對神秘高冷系統的記憶,然後帶著肝癌晚期的病症淒淒涼涼的死亡。

          這種情況不是許哲喜歡的結果!

          許哲無法說出肝癌晚期的情況,也不可能說出神秘高冷系統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和蘇月靈解釋清楚。

          “很危險的!”許哲看著蘇月靈,語氣盡量平緩的說著。

          “呵,私家偵探就不危險了嗎?”蘇月靈輕哼,“許哲,我警告你不要插手黑陶小碗失竊的案件,你只是私家偵探,你沒有刑事偵查權!”

          許哲依舊目光複雜的看著蘇月靈,他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老天爺,你確實是在玩我!’許哲心中苦澀無比。

          “如果你們CSP要介入其中,我希望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黑鴉,真的很危險!”許哲只能囑咐蘇月靈注意安全。

          蘇月靈目光複雜的看著許哲,她發現她有點看不懂許哲了,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許哲還喜歡她,但爲什麽許哲之前又表現得那麽渣男?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