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x7wnkn"><table id="x7wnkn"></table></option><b id="x7wnkn"><small id="x7wnkn"></small><address id="x7wnkn"></address><ul id="x7wnkn"></ul></b>
      <strong id="kwhrfg"></strong><del id="kwhrfg"></del>
      1.     明明是互相喜歡的人,爲什麽老天爺要開玩笑?

            蘇月靈離開了折疊工作室,在折疊工作室外面,走著曾經熟悉的路,她怅惘的無聲歎息。

            二樓的折疊工作室窗戶旁邊,許哲看著蘇月靈的背影,他同樣無奈的歎息一聲。

            愛情就是這樣難!

            如果愛情很簡單,自古以來何苦茫茫多的人爲情所困?

            許哲站在窗戶旁邊,看著蘇月靈的背影消失以後,他才回到辦公桌旁邊,重新查看著大型服務器檢索的黑鴉信息。

            在實時檢索之中,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沒有發現黑鴉的相關信息,但在曆史監控記錄中發現了線索。

            按照曆史監控記錄的信息,黑鴉在五天之前,即三月七日下午一點多鍾,從龍門長途汽車站進入雙城。

            因爲黑鴉佩戴了墨鏡,再加上鴨舌帽,官方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粗略的掃描沒有發現黑鴉。

            但許哲編寫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擁有多重反射光線追蹤識別能力,鴨舌帽可以阻擋官方的粗略掃描,卻擋不住許哲編寫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

            許哲抓住了黑鴉的進入時間點,便立刻停止了其他的掃描,直接調動大型服務器圍繞著黑鴉進入雙城的時間點,進行擴散追蹤掃描。

            所謂的擴散追蹤掃描,乃是以黑鴉進入雙城的時間節點和地點作爲中心,然後在一公裏半徑範圍內,對應的時間點裏面掃描黑鴉的蹤迹,找到下一個黑鴉的蹤迹,又以此類推的重複搜索,從而繪制黑鴉的行蹤軌迹。

            大型服務器的效率非常高,再加上擁有確切的時間節點和地點,不足十分鍾的時間,大型服務器已經將黑鴉的行蹤軌迹繪制完畢。

            許哲查看著黑鴉的行蹤軌迹,在前面四天時間裏面,黑鴉全程佩戴了鴨舌帽和墨鏡,官方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兼顧大範圍掃描,幾乎無法識別這種情況。

            前面四天的時間,黑鴉圍繞著巴玉博物館進行著秘密活動,昨天淩晨兩點多鍾,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黑陶小碗被盜竊。

            許哲繼續查看著黑鴉的行蹤軌迹,黑鴉在盜取了黑陶小碗之後,居然前往了一家五星級酒店。

            ‘化名【鄭濤】嗎’許哲通過警務網絡的權限輕松獲取了五星級酒店的入住記錄。

            基于監控記錄的配合,許哲鎖定了黑鴉在五星級酒店的房間號,許哲又查看著五星級酒店的安全監控記錄,從安全監控記錄中,許哲確定了黑鴉就在對應的房間裏面。

            許哲又通過大型服務器檢索了一下黑鴉的行蹤軌迹,通過大型服務器的檢索,許哲發現黑鴉沒有離開房間。

            ‘這麽簡單?’許哲愣了一下。

            按照目前獲取的信息分析,確實是黑鴉盜取了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同時安全監控系統鎖定了黑鴉的行蹤軌迹,最終確定在豪門五星級酒店的1819號房間。

            但這樣未免太簡單了吧?

            雖然許哲編寫的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比官方的更強大一些,但只要官方重視黑鴉的案件,重新設置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同樣可以做到許哲這樣的程度。

            然而官方居然沒有找到黑鴉?

            許哲表示這一件事情有點魔幻!

            因爲整件事情透露出一股詭異的感覺,許哲沒有第一時間聯系劉宇,也沒有通知警方,他暗自思考著這一個案件究竟是什麽情況。

            ‘首先第一點,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確實被盜竊,這一個事情應該沒有問題。’許哲默默的羅列著相關信息。

            巴玉博物館已經公開發出了懸賞通知,許哲通過私家偵探交流群了解到這一個情況。

            這種事情在私家偵探群體都傳開了,弄虛作假的概率非常低。

            再說了,哪家博物館喜歡把鎮館之寶用來開玩笑的?

            ‘黑鴉盜取了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這一點雖然很奇怪,但也沒有問題。’許哲繼續羅列已知信息。

            通過大型服務器檢索出來的行蹤軌迹,黑鴉這個家夥在巴玉博物館周圍鬼鬼祟祟的秘密行動了四天的時間,還在淩晨兩點多鍾拍到黑鴉進入巴玉博物館的圖像。

            由此可以證明黑鴉確實盜取了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警方沒有找到黑鴉的蹤迹,還要邀請我加入,並且讓月靈一個新人直接加入CSP這種精銳特警隊伍,無論如何看也覺得有問題!’許哲心中暗自猜測。

            按照道理來說,許哲只是私家偵探,哪怕在方暮雲綁架案件中表現出來很強的能力,但私家偵探就是私家偵探,私家偵探沒有刑事偵查權。

            警方還能不知道?

            警方在知道私家偵探沒有刑事偵查權的情況下,還邀請許哲參與刑事偵查的工作,難道不夠奇怪?

            再說了,警方不知道黑鴉的行蹤,許哲是一萬個不相信!

            警方知道巴玉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是黑鴉竊取的,但不知道黑鴉的行蹤,這本來就是矛盾的說法。

            既然知道了是黑鴉在作案,按照警方掌握的力量,再加上黑鴉又是警察部紅色通緝名單前十的惡劣罪犯,警方不會詳細的檢索黑鴉的行蹤軌迹?

            許哲信了個鬼!

            ‘警方究竟幾個意思?’許哲捉摸不透警方的意思。

            哪怕警方現在懷疑他和付義風的案件有關,但將他牽扯進入黑鴉的案件,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許哲考慮過聯系周文斌或者李強問問小道消息,但最終還是放棄。

            即便有小道消息,周文斌和李強會告訴他嗎?

            周文斌肯定不會!

            許哲和周文斌的關系是互利互惠,彼此給對方帶來方便,如果警方真的對許哲有什麽計劃,周文斌怎麽可能透露?

            至于李強的情況有點複雜,他在警方的地位比較低,人微言輕接觸不到機密,恐怕都不知道警方的計劃吧?

            即便李強真的知道一些小道消息,他也願意告訴許哲,可對他來說,一旦告訴許哲機密消息,那就是違反了紀律。

            許哲和李強是真正的好兄弟,他不願意李強爲難。

            在無法確定警方的態度和計劃之前,許哲只能自己調查黑鴉的情況,他稍微考慮了一下,便想好了一個執行計劃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