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根據鏡像系統的擴散追蹤掃描結果,巴松·尼迪善在北新區的新月溫泉酒店,這個家夥也有虛假身份,他化名爲‘宋旺’,來自魚獅城的遊客。

              許哲反反複複掃描了數次,確定信息沒有錯誤之後,他考慮著應該如何處理這一個事情。

              如果交給警方處理,許哲擔憂發生意外。

              許哲懷疑Good Dream組織在警方有暗線,如果真的存在這樣的情況,那許哲將這一條線索交給警方,豈不是羊入虎口?

              當然了,通過這一件事情,許哲正好可以測試警方是否真的有暗線,但許哲在考慮更好的選擇。

              這一次許哲快速的逮住巴松·尼迪善的行蹤,那是因爲這個家夥沒有防備。

              一旦他發現自己身份暴露之後,下一次肯定會謹慎謹慎再謹慎,許哲也不敢保證一定能找到他。

              所以許哲希望一次性解決巴松·尼迪善的問題。

              要不然這麽一個沒有感情的殺手隱藏在黑暗中,隨時隨地有可能針對他發動襲擊,這誰頂得住啊?

              ‘常言道,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但作爲成年人,難道不是都選嗎?’許哲默默暗語。

              他既要解決巴松·尼迪善,又要嘗試判斷警方內部是否有老鼠。

              許哲默默的敲擊著鍵盤,他已經想到了解決方法。

              會客區的魯多多一邊和女朋友聊天,一邊默默的關注著許哲,他在微信上發送信息。

              ‘莊隊,許哲中午的兩通電話,你們查到信息了嗎?’魯多多發送信息詢問。

              警方監聽著許哲的電話,今天中午的時候,許哲接了兩通電話,還隱隱進行了暗示,魯多多懷疑那兩通電話有問題。

              ‘未查到許哲有通話記錄,你確定他接了電話?’莊義華回複信息反問。

              魯多多看著莊義華回複的信息,他心中瘋狂吐槽,如果莊義華不是他的上司,他現在已經噴了回去。

              什麽叫他確定許哲接了電話?

              莫非他眼睛瞎了?

              魯多多親自看著許哲接了兩個電話,難道還能是假的?

              ‘我百分之百確定。隊長,我覺得許哲接聽電話的內容可能與被襲擊有關。’魯多多回複信息。

              ‘那我們繼續查一查許哲的通話記錄。對了,你在折疊工作室又沒有發現什麽線索?’莊義華回複信息詢問。

              ‘暫時沒有線索。許哲一直在使用電腦,我沒有機會查看他在做什麽。’魯多多回複信息。

              魯多多是以保護名義入駐折疊工作室,總不能直接站到許哲身後看許哲在做什麽吧?

              ‘有什麽異常情況,第一時間通知我。’莊義華回複信息。

              ‘收到。’魯多多回複。

              在魯多多和莊義華聯系的時候,許哲默默的處理好了針對巴松·尼迪善的措施,他從頭到尾的看了一次預設的措施,最終點擊確定執行。

              在點擊確定之後,許哲坐到了魯多多的對面,“還和女朋友聊天呢?”

              魯多多點頭,“是啊,你明白的,女朋友太粘人!”

              許哲心中暗笑,他順著魯多多接話,“確實!”

              “對了,許偵探,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你不是說接了委托嗎,這一次是什麽案子?”魯多多假裝隨意的詢問,實際上是在試探許哲。

              許哲隨口回應,“私家偵探還能有什麽案子,不是追蹤小三,便是調查出軌,真正的大案子,還是你們警方才能處理。”

              魯多多才不相信許哲!

              方暮雲綁架案件的卷宗現在就擺在CSP的辦公室裏面,關于折疊工作室在方暮雲綁架案件中的處理方式,即便是CSP也不太清楚。

              但CSP可以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讓他們來處理方暮雲綁架案件也不可能比折疊工作室處理得更好。

              正是因爲這樣的原因,折疊工作室和許哲才進入了CSP的視線。

              兩人在閑聊的時候,ICPO的李明接到了一個匿名電話。

              李明看著手機顯示的‘未知來電’,他選擇了接聽。

              “喂?”李明接聽未知來電,他沒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也沒有詢問對方找誰。

              一道低沉的電子變聲器語音傳過來,“ICPO,李明,你們尋找的巴松·尼迪善在北新區新月溫泉酒店8018號房間。”

              “許偵探?”李明毫不猶豫的反問。

              因爲許哲剛剛找他詢問了巴松·尼迪善的信息,然後他就接到了匿名電話透露巴松·尼迪善的位置,這是不是太明顯了一點?

              但李明的反問沒有得到回應,因爲聯系李明的電話直接挂斷。

              李明放下手機,他打開微信看了一下許哲聯系他的時間,從許哲微信聯系他,一直到現在接到匿名電話,前前後後不到四十分鍾,居然就確定了巴松·尼迪善的位置信息。

              這樣的效率讓李明暗自驚訝!

              “範忠平,任波,准備執行任務!“李明招呼著兩名外勤人員。

              雖然李明不確定匿名信息的真假,但他心中選擇相信匿名信息,因爲他懷疑這一條匿名信息十之九八是許哲發過來的。

              至于證據?

              證據重要嗎?

              反正又不是要給許哲定罪,只是懷疑許哲透露了消息而已。

              三名ICPO的外勤人員駕車快速前往目標地點,雖然李明主要負責Dark Ghost組織的調查,但如果抓住了一個國際通緝犯,那也是大功一件。

              特別是巴松·尼迪善在魚獅城有100萬新元的懸賞,這更是大功一件!

              折疊工作室。

              許哲在會客區和魯多多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順便看看手機信息,他已經監控了李明的手機信號位置,當他看著李明的手機信號位置在移動的時候,許哲心中暗自笑了起來。

              巴松·尼迪善是國際通緝犯,許哲自然將ICPO的家夥當作了免費打手使用。

              如果巴松·尼迪善落入了ICPO的手中,那肯定不會好過,至少也沒有機會再找許哲的麻煩。

              所以有這種免費的打手爲什麽不用呢?

              魯多多陪著許哲閑聊,他暗自觀察著許哲,他很好奇許哲究竟在看手機上的什麽內容,但他沒有理由詢問。

              “許偵探在和蘇月靈同志聊天嗎?”魯多多故作壞笑的詢問。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