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症晚期怎麽辦 > c0057 威脅再次提升!

    下午接近六點鍾。

    許哲在折疊工作室接到了李明的來電,他稍微考慮了數秒鍾,還是決定在警方的電話監聽狀態中接聽來電。

    “喂?”許哲接通來電。

    “事情發生了意外!”李明聲音急促的說著。

    “什麽意思?”許哲疑惑。

    “對方有槍械,我們的人受傷了,對方已經從新月溫泉酒店離開,目前無法確定行蹤。”李明回應。

    “……”許哲無語,這尼瑪ICPO的家夥太坑了吧?

    巴松·尼迪善的資料還是ICPO交給他的,ICPO明明知道對方是職業殺手,爲什麽天真的以爲對方是小綿羊?

    實際上許哲誤會了ICPO。

    雖然ICPO可以合法的在國內活動,這個國家也是ICPO的成員國,但ICPO在國內不能合法持槍,如果有持槍的需求,必須要提前向國內警方申請,通過複雜的手續之後才會被允許持槍。

    罪犯就不一樣了!

    既然是罪犯,那還需要考慮違法和不違法嗎?

    稍微厲害一點的毒販都有槍械,跨國犯罪組織和職業殺手沒有槍械?

    這種概率太低!

    “你們的人沒事吧?”許哲反問。

    “有防彈衣,問題不是太大。”李明回應,“你現在要小心一點,我擔心對方針對你。”

    “嗯,我會小心的。”許哲回應之後挂斷了電話。

    等待許哲放下手機,魯多多詢問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嗎?”

    許哲剛剛通話的時候沒有刻意屏蔽警方的竊聽,自然也沒有理由隱瞞魯多多,他簡單的敘述,“ICPO的人員意外發現了之前那一輛撞我們的大貨車的司機,然後確定了那個人是東南亞的職業殺手巴松·尼迪善。”

    “你和ICPO的人也認識?”魯多多更關注這一件事情。

    “當初方暮雲綁架案件有暗鬼組織參與其中,ICPO的李明警官負責調查暗鬼組織,我們就順便認識了一下。”許哲回應。

    魯多多立刻撥打莊義華的電話,等待莊義華接聽,魯多多快速說了一下巴松·尼迪善的事情。

    “我們這邊之前就收到匿名報警電話,確定了巴松·尼迪善的事情。對了,剛剛許哲打電話了嗎?”莊義華反問。

    “沒有,他剛剛一直在我對面。不過我也不確定,他有沒有其他手段撥打匿名電話。對了,他和ICPO的李明有聯系,李明剛剛通知了他關于巴松·尼迪善的事情。”魯多多當著許哲的面回應著。

    許哲也不介意。

    因爲許哲抹掉了所有記錄和證據,什麽都查不到的情況下,又和他有什麽關系?

    “你把電話交給許哲。”莊義華吩咐道。

    魯多多將手機遞給許哲,“許哲,莊隊的電話。”

    許哲接過手機,先一步開口道,“莊隊長,你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報警電話是你打的吧?”莊義華直接開口。

    在許哲回答之前,莊義華繼續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麽手段匿名報警,但從目前看來,你最有嫌疑。”

    “你不用否認,我也沒有質問你的意思。我只想知道你如何查到了巴松·尼迪善的身份。”莊義華補充說明。

    許哲笑著回應,“ICPO查到的,你可以和李明警官聯系聯系,反正是他們ICPO在操作。”

    “呵!”莊義華冷笑一聲,“現在巴松逃跑了,你該怎麽辦?”

    莊義華繼續說道,“一個職業殺手,還擁有槍械的情況下,你覺得你應該如何應付?”

    許哲沉默。

    “我們也有巴松的資料,這個殺手喜歡制造意外死亡的假象。所以上一次他使用大貨車撞你,但現在他已經暴露了槍械,你覺得他會不會使用槍械對付你?”莊義華提醒著許哲,讓許哲知道有多危險。

    “我們警方可以給你提供保護,但我們需要你掌握的全部情報,我們希望你不要有任何隱瞞。”莊義華說出了自己的需求。

    許哲深吸一口氣回應,“抱歉,莊隊長,我沒有任何隱瞞,任何線索和疑點,我都第一時間和你們警方進行了共享。”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祝福許偵探好運。”莊義華回應,“我們這邊調查巴松和美夢組織進入了關鍵時刻,警力非常緊張,我們將把魯多多調回來。”

    “你們不需要監控我,防止泄密了嗎?”許哲笑著反問。

    莊義華淡定的回應,“我們相信許偵探!”

    “既然你們相信我,那就把魯警官調回去吧!”許哲回應,“對了,謝謝你們的信任。”說完之後,許哲將手機還給了魯多多。

    魯多多接過手機,莊義華立刻吩咐魯多多返回警局,至于許哲的安全問題,莊義華真的說到做到!

    但許哲真的害怕威脅嗎?

    一個擁有槍械的職業殺手確實很危險,許哲也不可能正面對抗一個擁有槍械的職業殺手,但許哲不會束手待斃。

    許哲擁有強悍的計算機技術!

    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許哲可以完完全全的消失無蹤,讓對方找不到自己,又如何威脅自己呢?

    當魯多多離開之後,許哲也離開了折疊工作室,他通過隨身攜帶的平板電腦控制著折疊工作室的小型服務器,進而控制方知足租賃的大型服務器。

    擁有一個大型服務器作爲後盾,許哲輕輕松松的在安全監控系統中消失!

    某個酒店中,許哲安頓下來,他查看著鏡像系統的情況,他徹底從安全監控系統中消失,即便是入住登記也是用了虛假身份。

    許哲先確定自己確實消失,成爲了一個‘都市幽靈’之後,他又搜索著巴松·尼迪善的位置。

    不過如同許哲猜測的一樣,巴松·尼迪善知道自己暴露之後,他更加注意隱藏行蹤,短時間內沒有進入安全監控系統的覆蓋區域。

    欺騙安全監控系統最簡單的方式,從來都是不進入安全監控系統範圍內!

    無論什麽反人類面部特征識別,或者是反步態特征識別,始終都會留下記錄,從而被標記,最終被發現。

    雖然暫時沒有找到巴松·尼迪善的位置信息,許哲也不在意,他通過通訊服務商的基站網絡虛構了一個號碼給魯多多發了一條短信息。

    ‘你知道你女朋友患有腎衰竭嗎?’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