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酒店裏面,許哲通過通訊服務商的基站網絡虛構了一個號碼給魯多多發送一條信息,詢問魯多多是否知道他女朋友患有腎衰竭的事情。

    按照許哲之前隨隨便便搜索調查的情況分析,他覺得魯多多應該不知道他女朋友楊娟有腎衰竭的事情。

    事實上也是如此!

    當魯多多收到短信的時候,他第一時間沒有思考是什麽人給他發的信息,而是想要求證信息說的事情真假。

    “莊隊,我有點急事,我能先走嗎?”魯多多有點著急的說著。

    莊義華關心的詢問,“什麽急事,需要幫助嗎?”

    “我女朋友的事情,我現在過去找她。”魯多多回應。

    “你這小子!”莊義華哼哼道,“既然是女朋友的事情,那就准了。”

    “謝謝莊隊。”魯多多急匆匆的離開了北愉區警察局,然後趕往女朋友工作的地方。

    臨近六點鍾。

    楊娟上班的公司樓下,魯多多蹲在路邊抽煙,他的心情很複雜,因爲他隱隱意識到剛剛那一條信息似乎是真的。

    其實楊娟早就表現出來了異常,只是愛情讓人盲目,魯多多忽視了一切不正常的情況。

    現在許哲將答案直接砸在了魯多多的臉上,魯多多終于醒悟過來。

    六點十三分。

    楊娟走出公司所在的大樓,她剛好看見了蹲在路邊的魯多多,楊娟歡喜的小跑過去,招呼道,“多多,你怎麽來了?”

    “咦!”楊娟看著魯多多右手夾著煙,她略微不滿的詢問,“你怎麽又抽煙了?”

    魯多多已經戒煙接近三年,他和楊娟在一起之後,便將煙戒掉了,因爲楊娟討厭煙味。

    “娟子,我問你個事。”魯多多將煙丟在地上用力踩滅。

    楊娟疑惑的回應,“什麽事情?”

    魯多多猶豫了數秒鍾,才詢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瞞著我?”

    楊娟的表情一怔,隨後有點慌亂的回應,“你亂說什麽呀,我哪有什麽事情瞞著你。”

    魯多多站起身來,他語氣溫柔的開口,“傻瓜,我是警察,你這種拙劣的撒謊技巧,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楊娟的臉色臊紅。

    “娟子,究竟是什麽時候的事情?”魯多多追加詢問。

    “我們換個地方說吧。”楊娟意識到魯多多已經知道了她隱瞞的事情。

    魯多多帶著楊娟找了一個安靜的飲料店,點好了飲料,選擇一個角落的位置,然後等待著楊娟解釋。

    “多多,你還記得去年元旦節的時候,你說想結婚嗎?”楊娟面露追憶的說著。

    魯多多點頭。

    2015年元旦節的時候,那是他第一次向楊娟求婚,但楊娟拒絕了魯多多,表示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接觸和了解。

    “那時候啊,我很想答應你,如果你早一個月求婚,我肯定會答應你。”楊娟仿佛在自言自語一樣,“因爲那時候我被檢查出來有慢性腎衰竭,我不想拖累你啊。”

    “多多,請原諒我的自私,雖然我被檢查出來有慢性腎衰竭,但我喜歡被你照顧,我喜歡被你擁在懷中的感覺,我喜歡你做的飯,我舍不得離開你。”楊娟一邊說著一邊流淚。

    魯多多也是鼻尖一酸,“既然喜歡,那我們就不要分開。”

    “不行!”楊娟直接拒絕,“我是慢性腎衰竭,我不想拖累你。”

    慢性腎衰竭是一個很糟糕的疾病,想要徹底治療只有更換腎髒一條路可以選擇,但更換腎髒的價格非常貴,不僅需要等待腎源,還要考慮術後康複,以及長期使用免疫抑制劑。

    “小傻瓜,什麽拖累不拖累的,這種事情提前告訴我,你覺得我會不管嗎?”魯多多輕輕撫摸著楊娟的秀發。

    “可是”楊娟還想說什麽,但被魯多多打斷。

    “沒有可是!”魯多多霸道的回應,“你在醫院登記了嗎,如果沒有,我們先去醫院登記預約腎源。”

    魯多多知道楊娟沒有兄弟姐妹,父母已經超過五十歲,通過親屬提供腎源的路不太可行,只能等著醫院慢慢配對。

    楊娟心中甜蜜,她搖頭道,“還沒有去醫院登記。”

    “我們現在就去!”魯多多立刻起身,准備帶著楊娟前往醫院。

    “現在已經六點多鍾了,醫生也下班了,我們明天再去吧。”楊娟拉著魯多多的手。

    魯多多也是關心則亂,這個點了誰幫他登記預約?

    “好吧!”魯多多撓頭。

    晚上接近八點鍾,魯多多做了一桌豐盛又清淡的美食,兩人享受著溫馨的晚餐。

    “我來洗碗吧。”楊娟主動表示洗碗,她的廚藝不好,一般都是魯多多做飯,她最後來洗碗。

    魯多多本想拒絕,但看著楊娟堅持的態度,他點頭道,“好的。”

    楊娟在廚房洗碗的時候,魯多多掏出手機,他現在已經回過神來,究竟是誰知道楊娟的情況,又把這一件事情告訴給他?

    魯多多直接回撥電話,但語音提示是空號。

    ‘竟然是空號?’魯多多心中暗自疑惑,他明明接到了這個號碼的短信息,然後回撥過去是空號嗎?

    下一刻,讓魯多多更加疑惑的事情出現,他又收到了那一個‘空號’發過來的短信息。

    ‘你現在已經確定了你女朋友患有慢性腎衰竭的事情了吧?’

    魯多多再次嘗試回撥電話,然而依舊是空號的提示,他只能回複短信息。

    ‘你是誰,你怎麽知道這一件事情的,你有什麽目的?’

    面對魯多多的三連問,,許哲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我是誰不重要,我怎麽知道這一件事情的也不重要,我有什麽目的同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解決這一件事情嗎?’許哲使用‘空號’回複信息。

    魯多多暗自警惕,‘我自己能解決這一件事情!’

    ‘你確定嗎?’許哲使用‘空號’回複信息。

    ‘我知道你女朋友的全部情況,她沒有合適的親屬提供腎源,只能通過醫院匹配,如果她永遠無法獲得合適的腎源,你猜猜結果會怎麽樣?’許哲通過‘空號’發送著威脅的信息。

    ‘你究竟想幹什麽?’魯多多發送信息詢問。

    面對對方的威脅,魯多多不敢用女朋友的安全去賭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