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2g7t6j"></i><u id="2g7t6j"></u>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症晚期怎麽辦 > c0062 三個可疑目標

                  北愉區,警察局。

                  緝毒科第二小隊辦公室裏面,周文斌試探的表示,許哲的作案動機是正義感爆棚。

                  “許哲正義感爆棚?”唐靜差點笑出聲!

                  “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許哲在進行婚戀調查的時候,還會附送一份輕傷界定資料給委托人。對了,我聽說許哲還幫忙抓奸,甚至是拍攝抓奸視頻等等服務。我覺得這種家夥,應該不會正義感爆棚吧?”唐靜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陳傑附議的說道,“我也覺得許哲不像好人。”

                  “???”衆人全部一臉黑人問號的看向陳傑,這個比是不是突然暴露了什麽?

                  劉峰在一邊點破玄機道,“當初許偵探給傑哥說了,傑哥的女朋友,還有其他男朋友,然後嘛,你們懂的。”

                  劉峰是緝毒科第二小隊的技術人員和情報分析人員,以及後勤支援人員,他嬉皮笑臉的說出了陳傑的悲劇往事。

                  陳傑直接死亡凝視的看著劉峰。

                  唐靜大大捏捏的說道,“竟然還有這樣悲傷的故事!”

                  陳傑咳嗽一聲,“我去上個衛生間。”

                  這是明顯的尿遁!

                  衆人一番討論之後,還是討論不出來一個結果,周文斌打發了小隊成員繼續調查付義風車禍案件,他將杜佑銘留了下來。

                  “阿杜,我們互相交個底?”周文斌一邊說著,一邊取出了手機,當著杜佑銘的面將手機關閉。

                  這個時代的手機太方便了,稍微不注意就會被錄音攝像,周文斌當著面關閉手機,表明他要和杜佑銘說一些可能越界的話題。

                  杜佑銘同樣當著周文斌的面將手機關閉,他詢問道,“老周,你想說什麽?”

                  “你真的沒有懷疑過阿哲?”周文斌開門見山的說著,“雖然他沒有作案動機,也不像是正義感爆棚,但我有一個感覺,我覺得他和付義風車禍案件有關!”

                  “我們是警察,我們是講證據,不是講感覺。”杜佑銘回應道。

                  周文斌再次問道,“你就真的沒有懷疑過他?”

                  杜佑銘反問,“是不是他重要嗎?”

                  周文斌挑眉。

                  “是他又怎麽樣?”杜佑銘再次說道,“付義風不該死嗎?”

                  “即便真的是他,我們現在沒有證據,還能怎麽辦呢?”杜佑銘追加詢問。

                  周文斌沉默不語。

                  “老周啊,古人都說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付義風死了,難道不是輕于鴻毛那一類嗎?”杜佑銘引用典故。

                  “那我們如何交差?”周文斌遲疑。

                  “你看看老劉,他著急了嗎?”杜佑銘是說刑事調查科第二組的劉宇,他們緝毒科第二小隊和刑事調查科第二組共同負責付義風車禍案件。

                  但劉宇一點也不著急!

                  本來應該是刑事調查科充當主力的情況,結果刑事調查科第二組的家夥直接當了甩手掌櫃,他們跟著CSP調查黑陶小碗失竊案件去了,根本不參與付義風車禍案件。

                  連付義風車禍案件的進度都不問一下!

                  “老周,我們還是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禁毒工作上面。最近甜橙消失之後,市面上又出現了一種小藍粒,我們追查這個案子更有意義。”杜佑銘提醒道。

                  周文斌沉默的點頭。

                  翌日。

                  三月十五日,一個重要的日子,好多大型企業在這一天都會瑟瑟發抖。

                  比如說VW汽車公司,如果充值不到位,那可是分分鍾上批鬥大會。

                  但批鬥大會與許哲沒有關系。

                  早上接近八點半,許哲吃了早飯,他正在查看鏡像系統檢索的信息。

                  鏡像系統目前搭載了兩套識別系統,分別是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人類步態特征識別系統,兩套系統是篩選判斷識別模式。

                  比如說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掃描到某個無法識別的人,人類步態特征識別系統就會接替識別工作,通過人類步態特征進一步識別目標。

                  假如說還是無法識別,則會將對應目標特別標注出來,等待‘真·人工智能’更進一步的識別。

                  許哲采用了擴散追蹤掃描的方式,通過這種方式的追蹤掃描效率很高。

                  雖然鏡像系統沒有查到巴松·尼迪善的位置信息,但標注出了三個可疑目標。

                  許哲直接將記錄調取出來進行‘真·人工智能’識別。

                  第一個目標是一名戴著口罩,杵著拐杖的病患人員,從而無法被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和人類步態特征識別系統判斷身份。

                  但許哲判斷出來這一個人是女性,雖然女性特征不明顯,但許哲還是判斷了出來,從而排除對方的嫌疑。

                  第二個目標是戴著鴨舌帽,踩著滑板的一個年輕人,他同樣沒有被兩個識別系統辨別身份,從而被特別標注。

                  許哲立刻將這個年輕人列爲新的追蹤目標,從而進行擴散追蹤掃描。

                  鏡像系統確實很強勢,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和人類步態特征識別系統也很厲害,只不過稍微不智能了一點。

                  在鏡像系統擴散追蹤掃描第二個目標的時候,許哲又查看著第三個目標。

                  第三個目標看起來像殘疾人,這個目標坐在輪椅上,同樣戴著鴨舌帽,從而躲避了兩個識別系統的判斷。

                  許哲看過不少推理劇,死神小學生也看過很多集,看見第三個目標的一瞬間,許哲便直接放大圖像看對方的鞋子。

                  如果對方的鞋子有下地的痕迹,那說明對方就是假的殘疾人,這個輪椅造型就是在忽悠,自然就是有問題。

                  圖像放大之後,許哲發現對方的鞋子很幹淨,看起來沒有下地的痕迹,似乎沒有問題的樣子。

                  許哲重新查看第三個目標的識別信息,在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裏面,因爲對方戴著鴨舌帽,人類面部特征識別系統根本無法判斷對方的樣子。

                  畢竟大多數安全監控系統的攝像頭都是俯視角度,第三個目標坐在輪椅上,再配合鴨舌帽,哪怕擁有多重反射光線追蹤識別能力,但真的拍不到對方的模樣。

                  許哲查看著安全監控視頻片段,他突然發現了一個信息,第三目標在過馬路的時候,一輛保時捷跑車闖黃燈直接沖了過去。

                  但重點不是保時捷跑車闖黃燈!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