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法律規定,當交通信號燈的黃燈亮起時,如果車輛的任何部位都通過了停止線,則允許通過路口,不會被視作闖黃燈。

                  除此之外,其他情況強行通過路口,則視作闖黃燈,屬于違法行爲。

                  安全監控視頻記錄裏面,保時捷跑車屬于闖黃燈的行爲,因爲黃燈已經亮起來了,還強行通過了路口。

                  許哲關心的重點不是保時捷跑車闖黃燈,那是交警部門應該關心的事情,通過安全監控視頻記錄,許哲發現那一輛保時捷跑車極有可能拍攝到第三目標的正面。

                  因爲保時捷跑車車身足夠矮,行車記錄儀的高度完全可以拍攝到輪椅上的第三目標。

                  許哲立刻搜索這一輛保時捷跑車的車主信息,以及它的停車位置,通過鏡像系統不足半分鍾就找到了對應的位置。

                  這一輛保時捷跑車在北央街的茂盛商業中心地下停車庫。

                  鎖定了對應位置之後,許哲使用移動通訊服務基站網絡虛構的號碼給魯多多撥打電話。

                  上午接近九點。

                  魯多多特意請了假,他准備帶楊娟去醫院預約腎源排隊,兩人正在吃早餐,他看了一眼手機來電時‘未知號碼’,臉色微微變了變。

                  楊娟體貼的詢問,“工作的事情嗎?”

                  魯多多點頭,“稍等一下,我接電話問問情況。”

                  楊娟乖巧的點頭。

                  魯多多起身走向廚房,然後接聽電話,“什麽事?”

                  一道電子變聲器語音傳來,“你立刻去北央街茂盛商業中心的地下停車庫找一輛雙AXX168車牌的保時捷跑車,我需要那一輛跑車今天早上七點二十七分的行車記錄監控視頻。”

                  “一定要現在嗎?”魯多多反問。

                  “是的。我馬上將車主的信息發給你,你直接聯系車主,讓車主將行車記錄儀的安全監控視頻交給你。”許哲通過電子變聲器吩咐。

                  魯多多歎了一口氣,“行吧!”

                  稍微猶豫了兩秒鍾,魯多多追問道,“你真的可以解決腎源的問題?”

                  “放心!”許哲回應,“你先去解決行車記錄儀監控視頻的事情,腎源的問題,我百分之百給你保證解決。”

                  “好!”魯多多答應道。

                  挂斷電話之後,魯多多來到客廳,他一臉歉意的看向楊娟,“娟子,我”

                  楊娟直接插話道,“好啦,多多,你快點去工作。”

                  “嗯,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解決回來,只是一個小問題。”魯多多回應道。

                  “好的。”楊娟答應道。

                  魯多多從家裏離開,他就收到了許哲發過來的車主信息和亚星彩票投注,他直接聯系著保時捷跑車車主。

                  等待對方接聽之後,魯多多先一步開口,“你好,範先生,我是警察局的魯多多。”魯多多自我介紹之後,便表明了他需要什麽。

                  保時捷車主叫範思明,他聽著魯多多說明的情況,原本被嚇了一跳,然後松了一口氣,“好的,魯警官,我在北央街的茂盛商業中心,你現在過來嗎?”

                  “我馬上過來。”魯多多回應。

                  半個小時後,魯多多順利拿到了保時捷跑車行車記錄儀的監控視頻,他先看了一遍,第一時間鎖定那個坐輪椅的人員,但行車記錄儀的清晰度和角度都稍差,他無法確定坐輪椅的人員是否就是巴松·尼迪善。

                  魯多多耍了一個小心機,他直接給許哲撥打電話,但電話被轉接到了虛構的號碼上面。

                  許哲接聽之後,先一步道,“魯警官,你的小伎倆沒有意義,我們的通話沒有任何記錄,明白嗎?”

                  魯多多反駁道,“那個未知號碼無法撥打。”

                  “呵!”許哲輕笑,“下一次就可以了,你下一次聯系我,直接聯系那個未知號碼,回撥過來就行。你拿到行車記錄儀的監控視頻了嗎?”

                  “我拿到了,但無法識別是否是巴松·尼迪善。”魯多多回應。

                  “將行車記錄儀的監控視頻發到我給你的郵箱裏面。另外,我給你安排了腎源預約,你帶著楊娟直接去第三人民醫院,具體的亚星彩票投注和對應的醫生,我馬上會發給你信息。”許哲說明道。

                  剛剛魯多多在處理行車記錄儀監控視頻的時候,許哲已經聯系好了對應的醫生。

                  半年多私家偵探的生涯,讓許哲積攢了一定的人脈關系,再加上用利益關系,自然輕松處理了腎源排隊的問題。

                  魯多多愣了一下,他剛剛准備反問,但許哲已經挂斷了電話,然後他收到了一條短信息。

                  短信息中吩咐魯多多去第三人民醫院,尋找一個叫‘孫尚明’的醫生,還將孫尚明醫生的電話也發給了他,並且表示一切都安排妥當。

                  魯多多看著短信息的內容,他的臉色變幻不定,說起來他也知道孫尚明醫生的大名,這個孫尚明是國內著名的換腎手術操刀醫生。

                  原本魯多多就准備在第三人民醫院排隊預約腎源,但被告知已經排隊了超過五十人,然後被建議去其他醫院試一試。

                  現在許哲給他安排的醫生居然是孫尚明,這讓魯多多的心態産生了微妙的變化。

                  魯多多先在平板電腦上把行車記錄儀的監控視頻發給許哲的保密郵箱,然後才駕車回家。

                  “咦,這麽快就回來了嗎?”楊娟疑惑的詢問。

                  魯多多點頭道,“嗯,只是一件小事情。對了,娟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之前預約的孫尚明醫生,現在通過了預約。”

                  “啊?”楊娟奇怪的反問,“那邊不是排隊超過五十人嗎?”

                  “我一個朋友幫了忙,我們先過去吧!”魯多多回應道。

                  楊娟皺起眉頭,“多多,你老實告訴我,你不會做了什麽不應該做的事情吧?”

                  “放心,我知道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我的朋友是私家偵探,他的工作室即將成爲我們局裏的警民合作共建單位。”魯多多直接將安排他的幕後黑手默認爲是許哲,哪怕沒有什麽證據。

                  反正又不是要定罪,需要什麽鬼證據?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