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rdwjrp"><legend id="rdwjrp"><tbody id="rdwjrp"></tbody><code id="rdwjrp"></code><q id="rdwjrp"></q><table id="rdwjrp"></table></legend><style id="rdwjrp"><dd id="rdwjrp"></dd><strong id="rdwjrp"></strong></style><legend id="rdwjrp"><font id="rdwjrp"></font><tr id="rdwjrp"></tr></legend><tt id="rdwjrp"><thead id="rdwjrp"></thead><dd id="rdwjrp"></dd><del id="rdwjrp"></del></tt><code id="rdwjrp"><font id="rdwjrp"></font><dl id="rdwjrp"></dl><thead id="rdwjrp"></thead><pre id="rdwjrp"></pre><blockquote id="rdwjrp"></blockquote></code></kbd><ul id="rdwjrp"><dt id="rdwjrp"><noframes id="rdwjrp">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癌症晚期怎麽辦 > na0074 沒有嫌疑人?

                              許哲藏身的酒店,他正在考慮如何分析第一人民醫院二十九樓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

                              許哲計劃著讓鏡像系統在安全監控視頻記錄裏面鎖定巴松·尼迪善,然後圍繞巴松·尼迪善分析圖像。

                              鑒于鏡像系統沒有行爲動態分析的能力,所以鏡像系統無法分析人類的什麽行爲是異常的,什麽行爲是正常的。

                              許哲考慮了一番,開始調整鏡像系統的掃描設定,他爲鏡像系統添加了異常行爲判斷子系統,這一個判斷標准是靠近巴松·尼迪善半米左右的距離。

                              只要鏡像系統分析安全監控視頻記錄分析到有人接近巴松·尼迪善半米範圍內,便將對應的時間節點記錄下來,再生成對應的快捷標簽。

                              雖然許哲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證殺害巴松·尼迪善的Good Dream組織暗線成員一定近距離接觸過巴松·尼迪善,但至少近距離接觸巴松·尼迪善有嫌疑,對吧?

                              經過調整之後,鏡像系統快速分析安全監控視頻,然後羅列出來四個時間節點。

                              第一個時間節點是救護車進入第一人民醫院,兩名護工擡著擔架床從救護車下來,兩名護工,以及關華德,還有包家豪被鏡像系統標記。

                              許哲忽略了這一個時間節點,因爲巴松·尼迪善剛剛被捕,Good Dream組織應該不會立刻做出處置決定。

                              即便做出了處置決定,應該也不會在第一個時間節點下手,因爲時間節點太敏感,暴露的可能性太高。

                              第二個時間節點是手術室裏面,楊永剛操刀取彈,將巴松·尼迪善雙肩內部的子彈取出來。

                              這是一個好機會!

                              因爲要做手術,如果楊永剛有問題,那他的機會非常多,這一個時間節點被許哲標注爲嫌疑對象。

                              第三個時間節點是楊永剛和陳欣第一次檢查巴松·尼迪善的情況,他們依舊近距離接觸了巴松·尼迪善,因爲安全監控視頻裏面,錢曉峰一直盯著楊永剛和陳欣的,許哲將這一個時間節點排除。

                              最後一個時間節點同樣是楊永剛和陳欣,兩人給巴松·尼迪善換藥,同樣是錢曉峰全程死亡凝視的監督,許哲依舊排除了這樣的情況。

                              唯一一個有嫌疑的時間節點在手術室,許哲不懂手術的問題,但手術室裏面除了楊永剛之外,還有好幾個人,如果楊永剛搞事情,其他人發現不了嘛?

                              概率非常小!

                              手術室的無影燈,再加上多人共同輔助,這樣的情況讓楊永剛搞事情的概率非常低。

                              許哲查詢了一番楊永剛的個人信息,楊永剛的家庭合睦,妻子是第一人民醫院的財務人員,有一個19歲的兒子,今年在雙城醫學院讀大一,他也沒有不良嗜好,不存在什麽賭博欠債。

                              如此情況下,楊永剛的嫌疑程度已經大幅度降低。

                              但楊永剛也沒有嫌疑,那豈不是沒有嫌疑人?

                              莫非巴松·尼迪善是自己死的?

                              這一個結論還行!

                              許哲將這些篩選結果從腦海中清除,他重新分析整件事情,如果近距離接觸巴松·尼迪善的人沒有嫌疑,那什麽人才有嫌疑呢?

                              這樣的邏輯好像有點問題!

                              許哲再次撥打莊義華的電話號碼,等待莊義華接聽之後,許哲主動道,“莊隊長,現在方便說話嗎?”

                              “什麽事情?”莊義華反問,“你查到了嫌疑情況?”

                              許哲從頭到尾的說明了一下他的思路,以及分析出來的問題節點,但最後表示這些人的嫌疑程度非常低。

                              “我們和你的結論差不多,楊醫生和陳護士的嫌疑程度確實不高。所以你找我幹什麽?”莊義華追問。

                              “巴松·尼迪善的死因查出來了嗎?”許哲詢問。

                              “哪裏有這麽快?”莊義華哼哼著回應,“目前初步結論是心髒驟停,但因爲什麽原因驟停,暫時還沒有定論。”

                              說到這裏,莊義華壓低聲音,“我專門問了醫生,對方隱晦的表示巴松·尼迪善的死因極有可能是中毒。”

                              “僅僅是一個猜測還不夠,莊隊長,我們情報共享,如何?”許哲試探的說著。

                              “你要如何情報共享?”莊義華反問。

                              “你們警方有什麽嫌疑人嗎?”許哲直白的詢問。

                              莊義華也沒有隱瞞,“楊醫生,陳護士,以及我們警方的十名同事,全部都是這一次的嫌疑人員。”

                              許哲吐槽,“莊隊長,你完全沒有誠意!”

                              “我很有誠意!”莊義華回應,“你要二十九樓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我就給你二十九樓的安全監控視頻記錄,你問我警方有什麽嫌疑人,我就回答你有什麽嫌疑人,你還要什麽誠意?”

                              許哲嗤笑,“說得有點道理,但全部都是扯淡。好了,莊隊長,你就告訴我,你懷疑誰呢?”

                              “這個問題也可以反過來問許偵探。”莊義華反問。

                              許哲直接回應,“我懷疑你們警方內部有問題。”

                              “那我們的看法一致。”莊義華肯定的回應。

                              “我需要他們的詳細身份信息,特別是你們兩位CSP的成員,他們的身份信息保密程度非常高,但按照莊隊長的級別應該可以拿到吧?”許哲詢問。

                              莊義華沒有拒絕,“你還要什麽?”

                              “這麽大方?”許哲調侃反問。

                              莊義華壓低了聲音,“因爲涉及到內部的問題,我們的調查進度非常慢,你說得對,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你還要什麽資料,我一起給你弄出來。”

                              “如果可能,我希望要他們的身份資料,財務狀況信息,以及你們警方內部對他們的職業道德評估測試結果。”許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莊義華沉默了數秒鍾,最終點頭道,“我會給你搞定的。不過許偵探你必須答應我,假如你查到了什麽線索,一定要第一時間分享。”

                              “放心,我也怕死的!”許哲回應。

                              許哲確實對隱藏在警方的Good Dream組織暗線充滿了戒備,這一條暗線就是一個不穩定因素,誰也不敢保證他是不是會強行給許哲來一下?

                              生命只有一條!

                              許哲不可能也不敢用自己的生命去打賭。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