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ddress id="8tqvw5"></address><center id="8tqvw5"></center><strike id="8tqvw5"></strike><big id="8tqvw5"></big><noframes id="8tqvw5">

              許哲認識錢曉峰嗎?

              當然認識!

              錢曉峰更是巴松·尼迪善死亡案件中的嫌疑人之一,他多次近距離接觸過巴松·尼迪善,但之前許哲都主動排除了他的嫌疑。

              現在何富貴透露錢曉峰有賭債,他第一時間將錢曉峰列爲了重點嫌疑人員。

              “何老板現在有時間嗎?”許哲詢問。

              “當然!”何富貴回應,“我們一起吃個夜宵怎麽樣?”

              “可以是可以,但我現在陷入了一個很麻煩的事情之中,如果何老板不介意的話,我來安排吃夜宵的地點,同時在路上的時候需要何老板配合一下。”許哲回應道。

              何富貴肯定的回應,“規矩我都懂,我聽許偵探的安排。”

              “那麻煩何老板將電話交給阿飛,我需要和阿飛交流一下。”許哲回應。

              何富貴沒有再說什麽,他直接將手機還給了葉飛。

              “現在什麽情況?”葉飛主動詢問。

              許哲快速說明了一番情況,然後交代道,“你安排一下何老板,我等一會安排飙車哥來接你們,你一路上保證何老板的安全,將何老板的手機收了,手機卡也要取出來,然後放在你的台球室,順便檢查檢查他身上有沒有追蹤器這些鬼玩意,再給他戴上頭套子,防止他記路線。”

              “啊?”葉飛愣了一下,“這麽嚴重嗎?”

              “確實如此嚴重,我之前差一點被暗殺了,你還覺得我過度小心了嗎?”許哲歎息著說道。

              “臥槽?”葉飛驚呼,“現在還有這種事情?”

              “任何一個時代都有陰暗中的事情,當你沒有接觸陰暗的時候,你的世界一片光明;當你融入陰影的時候,陰影也包圍了你!”許哲回應。

              葉飛深吸一口氣,“我知道了,我會處理好的。”

              “對了,如果何老板拒絕你的安排,你就拖延一下時間,我這邊安排飙車哥跟蹤他。”許哲補充說明。

              “好,我知道了,我會處理好的。”葉飛回應。

              “我先聯系飙車哥,等一會在你的台球室的地下停車場上車,其他的事情都交給飙車哥,你只需要負責處理何老板。”許哲囑咐道。

              “收到。”葉飛回應。

              許哲結束與葉飛的通話,他聯系了飙車哥,將相關的情況說明了一番,許哲做了兩手准備,如果何富貴願意接受葉飛的安排,那就讓飙車哥把他們接過來。

              如果何富貴不接受葉飛的安排,那飙車哥就是跟蹤何富貴,看看何富貴究竟搞什麽鬼。

              淩晨接近一點半,許哲接到葉飛的電話。

              “阿哲,我這邊搞定了,何老板接受安排。”葉飛說明道。

              “好的。你也把手機留在台球室,飙車哥就在地下停車庫等你們。”許哲吩咐道。

              “好,等會見。”葉飛同樣答應。

              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許哲在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火鍋店的包廂裏面見到了葉飛和飙車哥,以及何富貴三人。

              “飙車哥,一起留下來吃個火鍋吧?”許哲邀請道。

              飙車哥答應道,“好的,沒問題。”

              “不好意思,何老板,我先給你道歉。我最近的處境有點不好,所以小心了一些。”許哲主動表達歉意。

              何富貴點點頭,“完全可以理解!對了,許偵探,你認識錢曉峰警官吧?”

              “當然。”許哲肯定的回應,“何老板的茶樓還有奧門旅遊?”

              何富貴再次點頭,“只是經營茶樓實在是賺不了錢。”

              “關于錢曉峰警官的事情,我想知道前因後果。比如說他在你們茶樓輸了多少錢,什麽時候來你們茶樓的,現在欠了你們茶樓多少錢,你們有沒有聯系過他等等信息。”許哲提出問題。

              何富貴回應道,“錢警官是過年那一段時間來的,我們當時不知道他是警察,他是過來喝茶的,然後順便來了一個奧門旅遊。”

              稍微停頓了一下,何富貴繼續說道,“錢警官在我們茶樓輸了大概三十萬現金,但欠賬比較多,目前一共欠了290多萬。”

              許哲打斷了何富貴,“說真話!”

              何富貴略微尴尬,“欠款本金220萬,逾期利息已經超過70萬。2月13日的時候,錢警官欠了220萬賭債,我們本來約定的2月20號還款,如果准時還款,那就不計算任何利息。”

              何富貴繼續說道,“2月20號的時候,我們聯系錢警官,他表示要再推延一周的時間,我們寬限到了2月27號,結果錢警官再一次爽約,要求我們繼續寬限一周,我們就計算了20萬多點的利息。”

              “2月27號的時候,錢警官繼續逾期拖延,再延期到3月5日和3月12日。他已經連續逾期三個星期,我們將他的信用程度下調到最低,利息加了70萬多一點。”何富貴說明著情況。

              “所以你們聯系錢警官催債了?”許哲詢問。

              “嗯!”何富貴肯定的回答,“雖然錢警官是警察,但奧門旅遊有奧門旅遊的規矩,如果我們不找錢警官催債,那以後就有大量錢警官來我們這裏奧門旅遊。”

              何富貴苦笑的說著,“我們也是被迫無奈的催債,行業規矩推著我們前進,要不然後果很嚴重。”

              “你就不怕你催債的時候讓錢警官魚死網破嗎?”許哲反問。

              “他又不是孤家寡人,他敢嗎?”何富貴瘋狂暗示。

              “那你們爲什麽要找我來協調呢?”許哲詢問。

              何富貴歎息道,“從理性角度來說,我們依舊希望和平解決問題,哪怕錢警官暫時無法歸還欠債,但他拒絕交流就很麻煩。”

              “拒絕交流?”許哲疑惑。

              “是的,錢警官現在拒絕交流,我們無法直接聯系到他,因爲他的特殊身份,我們也不可能做催債的行動。現在我們已經被架在火上烤了,如果我們處理不好,我們的奧門旅遊業務就黃了,這也是我們無法接受的事情。”何富貴說明著情況。

              奧門旅遊有奧門旅遊的規矩,現在錢曉峰打破了這一個規矩,讓何富貴的富貴茶樓成爲衆矢之的,他確實是被架在火上烤。

              “你們准備如何解決?”許哲反問。

              何富貴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兩個選擇!要麽還錢,要麽刮了他的皮!”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