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gkqnvp"></dfn><strike id="gkqnvp"></strike><sup id="gkqnvp"></sup><dir id="gkqnvp"></dir>
                    1. <q id="iwr8ta"><dl id="iwr8ta"></dl><tt id="iwr8ta"></tt><dir id="iwr8ta"></dir><fieldset id="iwr8ta"></fieldset></q><i id="iwr8ta"><u id="iwr8ta"></u><dd id="iwr8ta"></dd><em id="iwr8ta"></em><dd id="iwr8ta"></dd><dl id="iwr8ta"></dl></i><style id="iwr8ta"><fieldset id="iwr8ta"></fieldset><strike id="iwr8ta"></strike><abbr id="iwr8ta"></abbr><abbr id="iwr8ta"></abbr></style>

                                      許哲設計的守護者系統是以他自己爲中心,根據周圍的公共安全監控系統,從而設定的一道預先識別保障系統。

                                      當威脅警告等級達到了第五級的時候,那意味著守護者系統識別到了致命威脅,並且已經肯定的判斷出來,威脅與許哲有關系。

                                      聽著守護者系統彙報的威脅等級達到第五級,許哲的臉色劇變,他快速操作著筆記本電腦,查詢威脅來源的相關信息。

                                      不足半分鍾的時間,筆記本電腦顯示著威脅來源。

                                      根據守護者系統的分析,威脅來源足足有九個!

                                      九個威脅來源表面上看起來很普通,全部如同普通人一樣,但許哲發現九個威脅來源已經完全包圍了他所在的酒店。

                                      更糟糕的是許哲查看了三個路口,通過‘真·人工智能’的分析,許哲發現三個路口居然也被人守住了,意味著如果他要駕車逃跑,同樣無法通過攔截。

                                      ‘該死!’許哲心中緊張,他只是一個私家偵探,哪怕現在獲得了傳說中的系統,但這個該死的系統是加了辣椒包的肯德基,純粹一個辣雞。

                                      ‘要不要聯系莊義華?’許哲心中暗自思考,但數秒鍾後就放棄了這一個想法。

                                      遠水救不了近火!

                                      許哲選擇的酒店和北愉區警察局大概有半小時的路程,現在九個威脅來源包圍了酒店,按照許哲自己的分析,九個威脅來源已經鎖定了他的位置,最多一刻鍾就能找到他。

                                      ‘怎麽會這樣!’許哲一邊思考如何脫身,一邊思考爲什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的地址絕對保密!

                                      目前只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地址,那就是飙車哥。

                                      但飙車哥不可能出賣許哲,這一點許哲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莫非真的是美夢組織?’許哲心中暗自思考。

                                      如果真的是Good Dream組織,那他許哲今天就涼了!

                                      許哲和Good Dream組織沒有什麽太大的仇恨,哪怕許哲破壞了Good Dream組織的一些行動,但Good Dream組織最終也獲得了成功。

                                      只是Good Dream組織喜歡秋後算賬而已!

                                      ‘如果僅僅是秋後算賬,美夢組織不可能如此興師動衆吧?’許哲心中暗自想著。

                                      如果Good Dream組織可以調動的人員如此多,他們在黑陶小碗失竊案件中又怎麽可能邀請巴松·尼迪善呢?

                                      ‘現在步行逃生路線,以及開車的逃生路線,全部都已經被攔截,難道非要走最後一個路線嗎?’許哲心中猶豫不定。

                                      許哲設定了三條逃生路線。

                                      第一條自然是步行,只要察覺到了危險,許哲就可以通過步行離開,然後現在九個威脅來源封鎖了步行路線,再加上三個路口被封鎖,第二逃生方案也被扼殺。

                                      最後一條逃生路線是許哲在酒店的樓頂准備了滑翔機,許哲選擇的酒店足足有88層樓高度,這一個高度滿足滑翔機的使用條件。

                                      只不過存在一定的危險。

                                      如果沒有必要,許哲不願意選擇這一個逃生方案。但現在看起來,他似乎沒有選擇?

                                      許哲心中預估著九個威脅來源進入酒店的時間,但九個威脅來源居然同時停了下來,他們在距離酒店大約五百米的位置停了下來,僅僅是包圍著酒店,沒有進一步行動的意思。

                                      一名威脅來源靠近了一個社會安全監控系統的攝像頭,他將手機舉在安全監控攝像頭下面,仿佛知道許哲在觀察一樣。

                                      事實上許哲真的在觀察!

                                      通過社會安全監控系統的攝像頭,許哲看見了對方手機上的信息。

                                      ‘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只想談談。’

                                      在這一條信息下面還有一個手機號碼,如果許哲願意和對方交流,便可以通過這一個號碼聯系對方。

                                      許哲沉默的思考起來。

                                      那一個舉著手機的威脅來源收回了手機,然後快速編輯著信息,重新又把手機舉起來,方便許哲通過安全監控攝像頭查看。

                                      ‘我們知道你在查看,我們也知道你在高悅酒店的6868號房間,我們真的沒有惡意,我們興師動衆的找你,僅僅是爲了表示我們的誠意。’

                                      ‘如果我們有惡意,按照我們現在的情況,你覺得你逃走的概率有多高?’

                                      當許哲在閱讀這一條信息的時候,守護者系統識別到了特別的情況,高悅酒店的上空出現了一架無人機。

                                      那是一架中大型無人機,從體型一看就不是民用的型號,他有理由相信那一架無人機具備攻擊的能力!

                                      這一架無人機的出現,讓許哲最後一個脫身方案形同虛設。

                                      許哲深吸一口氣,他直接使用虛構的號碼撥打剛剛安全監控系統拍攝的號碼,不足十秒鍾,一道充滿了變聲軟件風格的聲音傳過來。

                                      “你好。”

                                      “你好。”許哲回應,“你們是什麽人,你們找我幹什麽?”

                                      充滿變聲軟件風格的聲音回應,“你可以叫我花環,我們聽說你是私家偵探,我們想委托一個任務給你。”???

                                      許哲一臉黑人問號。

                                      這些家夥竟然是想給他委托任務?

                                      拜托了!

                                      講道理好吧,這些人可以找到他的藏身之處,他們還需要什麽私家偵探,他們自己就比私家偵探厲害得多!

                                      “你們需要我調查什麽?”許哲反問。

                                      雖然許哲想不明白這些家夥如此厲害,爲什麽還要私家偵探的事情,但他現在還有選擇嗎?

                                      “你現在開門。”花環回應,他的聲音充滿了電子變聲軟件的風格,根本無法確定男女。

                                      守護者系統也無法確定花環的性別。

                                      “開門?”許哲愣了一下。

                                      “是的。”花環補充說明,“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如果有惡意,你認爲一扇酒店門擋得住嗎?”

                                      好像是這個道理!

                                      許哲打開門房門,門口一個牛皮紙袋。

                                      花環說明道,“你要調查的目標,以及相關的資料,還有對應的報酬,全部都在資料袋裏面,我們希望你盡快完成這一個任務。”

                                      說完之後,花環直接挂斷了電話,根本沒有給許哲反應的時間。

                                      許哲查看著守護者系統,守護者系統發現所有威脅來源全部後退,他們好像確實沒有針對許哲的意思?

                                      “這些家夥究竟是什麽人”許哲喃喃自語。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