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vt87o4"><span id="vt87o4"></span></form><code id="vt87o4"><li id="vt87o4"></li><small id="vt87o4"></small><b id="vt87o4"></b><optgroup id="vt87o4"></optgroup><strike id="vt87o4"></strike></code><noframes id="vt87o4"><thead id="vt87o4"></thead><acronym id="vt87o4"></acronym><optgroup id="vt87o4"></optgroup>
          1.     魯多多的疑惑也是許哲之前的疑惑。

                只不過許哲之前沒有詢問出來,他自己進行了調查,從而明白了爲什麽不告訴警方。

                “如果有確切的證據表明目標是美夢組織的成員,通知警方處理確實是最好的辦法。”許哲回應。

                魯多多反問,“沒有辦法證明對方是美夢組織的成員嗎?”

                “只能確定他是美夢組織的成員,但無法找到確切的,有法律意義的證據。”許哲回應。

                魯多多深吸一口氣,他試探的詢問,“如果沒有證據那這一次行動”魯多多沒有問完,但表達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

                許哲肯定的回應,“因爲沒有證據,這一件事情不能交給警方處理,所以需要你私下解決問題。”

                “這個”魯多多尴尬的回應,“你百分之百確定對方是美夢組織成員嗎?”

                許哲鄭重其事的回應,“雖然無法百分之百確定,但至少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確定。你可以單獨調查,不過需要提醒你,對方非常警惕。”

                “好吧,既然可以確定是美夢組織的成員,但還有一個新問題,這一件事情不經過警方處理,我就不能動用警槍。”魯多多說出了自己的限制。

                魯多多補充道,“既然目標是美夢組織成員,我懷疑對方擁有槍械。我無法動用警槍,對方可以使用槍械的情況下,我應該怎麽完成任務?”

                魯多多追加說明,“雖然我們CSP擁有隨時配槍的權利,同樣擁有開槍的權利,只是一旦開槍了就需要處理大量書面文件工作。另外,局裏面每一天都會檢查我們的配槍子彈數量。最關鍵的是子彈的膛線痕迹會暴露槍支的身份,哪怕我可以搞到額外的子彈,也不可能使用警槍處理這一件事情。”

                這一個問題,確確實實是大問題。

                許哲快速思考著應該如何解決這一個問題,他沒有試圖回避這一個問題,比如說強行猜測弗蘭克·布萊恩沒有槍械。

                這種猜測沒有任何根據!

                “如果我可以給你搞到槍械呢?”許哲回應。

                魯多多愣了一下,“你真的可以?”

                “暫時無法確定,我可以嘗試一下,如果可以給你搞到槍械,你可以完成這一個工作吧?”許哲詢問。

                魯多多還能拒絕嗎?

                明顯不能!

                他已經上了船,還想下去?

                怕不是想太美了一點。

                現實世界和遊戲世界不一樣,遊戲世界可以刪除賬號退出遊戲,現實世界不存在重新來過的說法,做了就是做了,不存在什麽退出。

                “沒問題!”魯多多答應道。

                “非常好。”許哲回應了一聲,直接挂斷了電話,他再次聯系花環。

                事實上這一次聯系花環是許哲在試探對方。

                花環太神秘了!

                目前許哲僅僅知道對方的代號是‘花環’,甚至連這一個代號都不知真假。

                對方如何找到了他的藏身之處?

                不知道!

                對方爲什麽要對付Good Dream組織的成員?

                不知道!

                對方如何得知他和付義風車禍案件的關系?

                不知道!

                對方的真實身份是什麽樣的?

                還是不知道!

                簡而言之,許哲對花環了解得太少,他僅僅只知道對方似乎沒有惡意。

                許哲准備聯系花環,從而試圖讓花環來解決槍支的問題。

                如果花環真的可以解決這一個問題,至少通過這一件事情,許哲可以判斷出來對方擁有什麽樣的能力。同時再根據對方提供的槍械,進一步判斷對方可能的身份。

                “又有什麽事?”花環接通電話直接詢問。

                “多喝熱水?”許哲皮了一下。

                花環沉默。

                “開個玩笑!”許哲說明道,“我已經鎖定了弗蘭克·布萊恩的位置,但現在有一個問題。”

                “我在聽。”花環回應。

                “根據我的分析,弗蘭克·布萊恩確實有問題,他是美夢組織成員的概率非常高。但問題來了,如果對方是美夢組織成員,那應該擁有槍械吧?”許哲說出自己的分析。

                花環沒有否定的反駁,“你繼續。”

                “在對方擁有槍械的情況下,我們如何解決對方?”許哲反問。

                在花環回答之前,許哲追加說明,“我在調查弗蘭克·布萊恩的時候發現對方擁有極高的計算機技術,如此情況下,普通的辦法根本無法針對他。”

                弗蘭克·布萊恩周圍存在類似守護者系統的保護程序,許哲無法判斷這一個程序對弗蘭克·布萊恩的保護級別到了什麽程度,但許哲絕對不懷疑對方的技術水平。

                畢竟那一個未知的保護程序居然可以直接在安全監控系統中修改弗蘭克·布萊恩的人類面部特征,這樣的技術非常先進。

                在這樣的情況下,誰知道那個保護程序擁有什麽樣的功能,它能不能如同守護者系統一樣識別接近弗蘭克·布萊恩的人?

                甚至更進一步的識別某個範圍內人類的動作行爲特征?

                許哲思考過如同對付付義風一樣對付弗蘭克·布萊恩,但就是因爲那個未知的保護程序,許哲無法判斷那個保護程序是否可以識別對應的人類動作,他才放棄了這樣的計劃。

                萬一那個保護程序可以識別人類行爲動作呢?

                許哲針對弗蘭克·布萊恩的車輛做了手腳,然後被保護程序識別,弗蘭克·布萊恩還會上當嗎?

                開玩笑!

                許哲將這些推測都說了出來,最後詢問道,“你們可以提供槍械嗎?”

                “你計劃直接幹掉目標?”花環反問。

                “你們不就希望我這樣做嗎?”許哲同樣反問。

                花環沒有回答這一個問題,“你需要什麽槍械,多少數量?”

                許哲嘴角上翹,雖然花環沒有正面回答,但他已經拿到了想要的答案,同時也得到了他試探的結果。

                “普通手槍就可以,最好要兩把。”許哲說出了要求。

                “你不是只有魯多多這一把刀嗎?”充滿電子變聲軟件風格的聲音點出了真相。

                許哲沒有任何驚訝,對方連付義風車禍案件的真相都調查到了,他的藏身之處都找到了,知道魯多多是他的一把刀有什麽奇怪的?

                “你猜?”許哲再皮了一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