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id="xstqsw"><del id="xstqsw"><pre id="xstqsw"></pre></del></q><dd id="xstqsw"><sup id="xstqsw"><sup id="xstqsw"></sup><dir id="xstqsw"></dir><dd id="xstqsw"></dd></sup><blockquote id="xstqsw"><form id="xstqsw"></form><table id="xstqsw"></table></blockquote><li id="xstqsw"><code id="xstqsw"></code><option id="xstqsw"></option><u id="xstqsw"></u><big id="xstqsw"></big></li><sup id="xstqsw"><del id="xstqsw"></del><address id="xstqsw"></address><i id="xstqsw"></i><select id="xstqsw"></select></sup></dd><table id="xstqsw"><style id="xstqsw"><th id="xstqsw"></th><acronym id="xstqsw"></acronym></style><q id="xstqsw"><big id="xstqsw"></big><tt id="xstqsw"></tt><dd id="xstqsw"></dd><tr id="xstqsw"></tr><select id="xstqsw"></select></q><tr id="xstqsw"><tr id="xstqsw"></tr><th id="xstqsw"></th></tr></table>
        1. 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山野閑雲 > 第37章 打破山林平靜的虎嘯

              竹樓打造完畢,他馬不停蹄地開始打造竹樓外的露台。

              打造露台要比打造竹樓簡單得多,他在竹樓面朝大湖的方向劃出一塊六米乘六米的草地,然後開始打竹樁,架竹梁,做竹排。

              兩米高,六米長寬的露台打造完畢後,他又將露台中間寬近兩米左右的部分,向外延伸了三米左右。

              然後在露台下方開始挖池塘,池塘向露台內部延伸了兩米。

              等于是六米乘六米的露台,最外面的兩米下方就是池塘。

              池塘有十米乘十米那麽大,他用挖出來的泥土,在池塘邊上堆出一條寬度和高度都有一米左右的土埂,並用竹子大力敲擊壓實。

              原本池塘離地面就有一米多深,再加上這高一米高的土埂,整個池塘算起來,已經有兩米多深了。

              然後他在面對大湖方向的那條土埂上開了道口子,沿著綠茵挖一條溝,直達大湖。

              當池塘的水滿出來,便可以由這條溝流向大湖。

              將塘底和四壁都用竹子敲擊壓實之後,他又跑去繼續砍竹子。

              整片竹林已經被它禍禍得稀疏不堪,數量少了有三分之一。

              從那條大河到這座小竹樓,直線距離有兩三百米,但要沿著湖邊架管子,這個距離起碼有四五百米長。

              大河的高度比竹林低得多,管子無法直接穿過竹林,只能讓管子沿著湖岸,繞過竹林,然後再從竹林邊的草地延伸過來。

              一路上,他都用木架將竹管架在空中。

              造露台,挖池塘,架管道,整個工程耗費了他一個多月時間。

              架好竹管,雲不留跑到池塘邊的竹管下方,站在一塊特意放置在那的石頭上,讓河水從頭淋到腳。

              他哈哈笑著脫去身上的衣物,在竹管下方搓起澡來。

              他哼著歌,心裏算著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

              粗略一算,差不多有四個多月了吧!

              皮膚已經變得有些黝黑,身上的肌肉一塊塊隆起,曾經的虛肥早已不見,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感,活像一頭野獸。

              他的頭發也變長了許多,已經將後脖頸蓋住,以前的直發,現在完全變成了泡面型。因爲經常被電,所以他的發型一直都很爆炸。

              他已經漸漸習慣了一個人,習慣了和小毛球和小白蛇閑聊。

              一來是教它們一些簡單的生活習性,二來他也擔心自己要是太久沒有說話的話,回頭說話容易結巴。

              這麽長時間以來,小毛球的身體沒有太大變化,完全不長個,估計將來它就是這麽一副小模樣了。

              但是小白蛇的體長卻膨脹到了一米五左右,張嘴嚇人的時候確實很嚇人。身體的增長,帶來的自然是食量上的變化。

              瞧它這模樣,雲不留覺得它應該是蟒科,而不是蛇科。

              可問題又來了,這家夥有毒。

              一般蟒科都是無毒的。

              所以,他也搞不清楚這家夥到底屬于哪一種。

              唯一知道的是,這小家夥將來肯定能夠長成大家夥。

              估計養上幾年,它就能成爲林中巨無霸了。

              此時,小白蛇就趴在露台邊上看著雲不留站在池塘邊洗澡。

              小毛球已經占領了竹樓的最高地,蹲在屋脊上,警惕地盯著大湖。

              可惜,大湖的湖面上,除了鵝崽子們跟著大鵝在湖邊嬉戲,就只有那些幹柴們默默飄蕩著了。

              正搓著澡,突然一塊東西砸在他腦袋上。

              緊接著,一道白影一閃,等他回頭看去時,便見小白蛇已經從露台上跳到下方的池中,嘴裏叼著一條兩指寬的小魚兒。

              小魚兒此時正扭擺著身子,想要掙脫蛇口,但當一股粉色煙霧從蛇口裏冒出,將它包裹之後,沒幾秒小魚兒就不動了。

              雲不留無語地看著竹管裏不斷流出來的河水,似乎沒有想到河中的魚兒居然會隨著竹管的管道跑進來。

              那是不是說,小蛇也會從這裏進來?

              想到自己在搓澡的時候,突然間從竹管中掉出一條小蛇,挂在自己的寶貝上,e……

              他覺得非常有必要做一個竹籠頭,將管道那頭罩住。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避免小魚小蛇進入其中,也可以避免其他異入進入其中,堵塞管道。

              洗完澡,順便將已經破破爛爛的衣物清洗一下,他不敢使勁搓洗,擔心那件快要磨爛的四角短褲會提前下崗。

              將清洗完的衣物挂在露台邊的欄杆上曬著,他便光著身子,回到小竹樓中用竹篾編制籠頭。

              露台外,竹管裏的水流不停沖擊著邊上的那塊石頭,水流緩緩注入池塘,小白蛇伸著脖子,將那條小魚兒吞入腹中。

              雲不留一直擔心小白蛇好吃懶做,不懂自力更生,現在看來,他的擔心完全沒有必要,這小家夥身手麻溜著呢!

              吃完一條小魚兒,它還能順著竹樁盤身而上,回到露台邊窩著。

              可能是這條小魚兒給了它啓示吧!

              回到露台上後,它的腦袋便垂在露台邊上,雙眸緊盯著不斷冒出水流的管道,仿佛那雙漆黑的蛇眸能夠視物似的。

              雲不留沒有看到這些,他在默默編著籠頭,籠頭可以做成魚簍那樣的,但不需要像魚簍那麽密,可也不能太稀疏。

              一邊琢磨著,等這個忙完之後,就可以制作一個竈台了。

              雖然他已經從山洞那邊搬到小竹樓住著,但竹床竹椅竹桌這些他還沒有開始做,竈台也沒有弄,用餐還是得回山洞那邊。

              正思索著這些瑣事時,一串虎嘯,徹底打破了這片山林的甯靜。

              雲不留手中的動作停滯了下,感受了下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後默默估算了下大概的距離,接著繼續編制籠頭。

              然而沒多久,虎嘯聲居然越來越急,越來越近,仿佛就像已經臨近他身後那片小樹林一樣。

              于是,他放下手中編制了一半的籠頭,走到竹樓門口,朝著小樹林方向望去,虎嘯聲是從小樹林後方傳來的。

              甚至可以看到,小樹林中已經有飛鳥成片成片地驚起。

              那串虎嘯,聽起來有些像是在警告,又有點色厲內荏的感覺。

              雲不留懷疑那對大虎夫婦是不是碰上什麽同級別猛獸了?大白天的,像這種虎嘯,他在這裏呆這麽久了,還從未見過。

              平時就算偶爾有虎嘯聲,也都是很慵懶,很霸道的宣示主權,而且還只是嚎一嗓子了事,不會像現在這樣冒出一串來。

              感覺到虎嘯聲越來越近,他轉身進入竹樓,來到露台邊,拿起那件四腳褲穿上,而後回到小竹樓,拎起那個裝著短矛的皮囊,斜背在背上,手中握著根,站在竹樓的大門前,盯著山洞後方的小樹林。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