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wt22yk"><table id="wt22yk"><strong id="wt22yk"></strong><font id="wt22yk"></font><li id="wt22yk"></li><bdo id="wt22yk"></bdo></table><label id="wt22yk"><select id="wt22yk"></select><div id="wt22yk"></div></label><bdo id="wt22yk"></bdo><table id="wt22yk"><i id="wt22yk"></i></table></bdo><li id="wt22yk"><em id="wt22yk"><dfn id="wt22yk"></dfn><div id="wt22yk"></div><acronym id="wt22yk"></acronym><big id="wt22yk"></big></em><dir id="wt22yk"><i id="wt22yk"></i></dir><optgroup id="wt22yk"><kbd id="wt22yk"></kbd><ul id="wt22yk"></ul><tr id="wt22yk"></tr><button id="wt22yk"></button><ins id="wt22yk"></ins></optgroup><legend id="wt22yk"><dfn id="wt22yk"></dfn><optgroup id="wt22yk"></optgroup><del id="wt22yk"></del><ins id="wt22yk"></ins><form id="wt22yk"></form></legend></li>
            • <i id="mz4w74"><table id="mz4w74"></table><kbd id="mz4w74"></kbd><form id="mz4w74"></form></i><ins id="mz4w74"><tt id="mz4w74"></tt><font id="mz4w74"></font><del id="mz4w74"></del><ins id="mz4w74"></ins></ins>
                  1. <dfn id="mz4w74"><b id="mz4w74"></b><table id="mz4w74"></table></dfn><sup id="mz4w74"><ol id="mz4w74"></ol><select id="mz4w74"></select><style id="mz4w74"></style><q id="mz4w74"></q></sup><acronym id="mz4w74"><table id="mz4w74"></table><thead id="mz4w74"></thead><dt id="mz4w74"></dt><strike id="mz4w74"></strike></acronym><dir id="mz4w74"><tfoot id="mz4w74"></tfoot></dir>
                    • 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山野閑雲 > 第111章 五心朝天,雷霆海洋

                          拿著早就編織好的竹筐,將這些白炭和黑炭裝起來後,雲不留洗漱了下,便開始夜間的功課——研究上古修行法,以及打坐入定。

                          研究上古修行法,這是每日必做的事情之一,溫故而知新,時常琢磨一下,也許會有新的發現和感悟。

                          至于打坐入定,不是說他已經懂得如何修行了,而是依然處在摸索階段,他現一學做不到無思無想這種事。

                          他現在很懷疑,那些原始人可以輕易感受到自身氣血之力,不是因爲他們比他有天賦,而是他們思想太過單純,雜念較少的原因。

                          雲不留覺得,自己的雜念比較多,主要是因爲見識的東西多了。

                          在那個物欲橫流,信息爆炸的世界裏呆的時間久了,念頭要是還能保持純粹的話,那才叫怪事吧!

                          所以說,他覺得這不是自己沒有修行天賦,也不是自己不如那些原始人,主要是那個世界的誘惑太多了。

                          要不然,那些修道修佛之人,爲何要遠離塵俗呢?

                          他們其實就是去尋找清靜之地的。

                          至于那些清靜之地後來又爲何變成了熱鬧的旅遊聖地?

                          咳咳……這裏就不分析個中原因了,人總是要生活的嘛!

                          總之,雲不留覺得,自己肯定不是沒有天賦之人,只是曾經那個世界給他的誘惑太多了,讓他的思想明鏡沾滿了無數塵埃。

                          想要讓這塊明鏡散發出應有的光芒,他得先把那些塵埃擦去。

                          打坐,就是這個擦拭塵埃的過程。不論什麽姿勢,或坐或臥,只要能夠加快這個過程,什麽都可以。

                          然而,他試來試去,還是覺得這個五心朝天的姿勢更好些。

                          這在他看來,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仿佛這個姿勢有著某種魔力似的,可以讓他更快靜下心來。

                          這個姿勢,其實是道家修行者打坐時比較高端的一種坐勢。

                          五心,即兩個腳掌心,兩個手掌心,外加腦袋頂。據說,這個坐勢可以與宇宙之氣接軌,達到快速聚氣的目的。

                          能否與宇宙之氣接軌,這個……雲不留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因爲他壓根就不知道什麽叫宇宙之氣。

                          或許這個世界的宇宙之氣,就是那種神秘能量‘炁’吧!

                          但這個坐勢,確實能夠讓他更容易靜下心來。他現在已經能夠沉下心來,摒棄紛亂繁雜的雜念,去聆聽自己的心跳與呼吸了。

                          雖然聆聽心跳與呼吸于修行而言,其實沒毛用。

                          但能夠長時間做到這一點,就說明他的注意力可以長時間集中在一個點上,腦海之中的那些雜念也不會動不動就跳出來作祟一番。

                          這其實就是一種進步,比起一開始時,坐上幾分鍾就感覺心浮氣躁的境況,已經算是好的多得多了。

                          下一步,就是由這個點,慢慢深挖,看能否感應到外界的那種神秘能量——炁,又或者感應到自身體內的氣血之力。

                          在他看來,這應該算是一種入微級別的感知力了。

                          感應氣血之力,可以說是對內,可視爲‘內視’。感應外界神秘能量‘炁’,則可稱之爲‘外應’,算是對外的。

                          兩者一內一外……或許那些原始人前輩們將上古先民們的修行之法衍變成如今這番模樣,可能就是因爲掌握了對內的感知力。

                          是以,這才從原本的‘外練’,走向了‘內練’。

                          這裏的‘外練’,不是指外練筋骨皮的外練,而是指借外力來凝練自身,這裏的外力,則是指那神秘能量‘炁’。

                          而‘內練’,則是指煉化己身氣血之力。

                          內練一口氣,和這個倒是有著異曲同中之妙。

                          不知何時,仿佛有一聲‘嗞’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只一刹那,他便仿佛覺得眼前的世界一變,整個人似乎置身于一片雷霆的海洋當中。

                          四周全都是肆虐的雷霆,雷蛇紛舞,嚇得他小心肝不停突突。

                          也正是這突如其來的驚嚇,使得他從這古怪的幻象中回過神來。

                          回過神來的他,發現四周一片靜悄悄的,不過很快,草叢裏便傳來蟲鳴聲,伴隨著一兩聲鵝村大小勇士的鵝鵝聲。

                          不遠處的大湖上,星光搖曳,哪裏有什麽雷霆肆虐的畫面。

                          雖然剛才這個畫面只是一閃而逝,就像幻覺,這讓雲不留多少覺得有些訝然。但他還是覺得,這不是幻覺,而可能是自己已經摸索到了內視的邊緣,所看到的雷霆,也許就是自己充電就變強的秘密。

                          這個猜想,讓他有些小興奮。

                          結果這一興奮,他就再也進不了剛才那種奇妙的境界中了。

                          他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麽時辰了,眼看著無法再次入定,他只好起身上樓去休息。

                          看到他起身上樓去休息,在小竹樓樓頂上假寐的小毛球,翻身跳入二樓的窗子,鑽入藤椅的獸皮當中。

                          趴在竹樓一樓廳裏的小奶虎……其實已經不能算奶虎了,都是快有一歲大的虎崽子了。

                          看到雲不留去休息,小金子也跟著站了起來,隨他上樓。

                          在二樓窗前盤成一團,昂著小腦袋,仿佛像是在吐納似的,身體跟著一起一伏的小白,聽到雲不留上樓的聲音,也跟著遛回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有人給它暖床的原因,反正只要是雲不留不去休息的話,它是絕對不會先鑽進被窩的。

                          而對這條隨便鑽他被窩,爲所欲所的白蛇,他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聽之任之,它高興就好!

                          ……

                          第二天,雲不留早早起來,去菜園子裏看了眼。

                          雖然夏天晨露有些大,菜園子裏的泥土表面一層都有些潮,但其實不頂什麽用,太陽一出來,立馬就幹了。

                          如今已經有好幾天沒有下過雨了,甚至可以說,從這些大豆和稷米種下之後,就沒有下過雨了。

                          雲不留有些擔心這些種子無法發芽,是以這些天一早,他都會起來給這些大豆和稷米,以及他種下的那些野菜和藥材澆澆水。

                          結果今天他便發現,那些大豆居然有一絲翠色破出而出了。

                          這個發現,讓他喜不自勝。山野閑雲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