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vw2vap"></bdo><li id="vw2vap"></li><bdo id="vw2vap"></bdo>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二十七章 雇了個鍾點工

          于曉惠乖乖地走了進來,卻沒有坐下,而是規規矩矩地站唐子風面前。

          唐子風也沒有計較,問道:“你現在讀幾年級了?”

          “初二。”

          “成績怎麽樣?”

          “還行。”

          “你今天怎麽沒上課?”

          “我們老師病了,上午最後兩節課就改自習了。”于曉惠說,看到唐子風眼裏帶著幾分狐疑,她又補充了一句:“我們老師經常病。”

          唐子風倒真的覺得奇怪了,問道:“經常病?什麽病?”

          于曉惠臉上露出一個與她的年齡很不相稱的嘲諷表情,說:“不是一個老師病,是我們很多老師都經常生病。”

          唐子風愣了一下就明白了,這哪是什麽老師生病,分明就是老師不想上課,便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學生。他想起張建陽說過,于曉惠上的是廠裏的子弟中學,廠子都這個樣子了,估計子弟中學的情況也不樂觀吧?

          所謂樹倒猢狲散,指的就是這種情況。廠子不景氣,幹部職工都在自謀出路,子弟學校的老師也不能免俗,肯定都已是人心思動,沒多少心思放在教學上了。這樣一來,學生也就被荒廢了。三天兩頭因爲老師“生病”就停課,你還指望這些學生能學成什麽樣子?于曉惠自稱學習“還行”,這個“還行”是指什麽水平,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叔叔,你吃飯沒有?”

          于曉惠見唐子風不吭聲了,便怯怯地問道。

          “沒吃呢,我正准備去食堂打飯。”唐子風說。

          于曉惠像做了錯事一樣,低著頭說:“叔叔,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今天回來,沒有提前買好菜。要不,我去幫你打飯吧。”

          “不用,……呃,好吧,那就麻煩你跑一趟吧。”唐子風本想拒絕,轉念一想,又點點頭答應了。他既然已經打算接受這個小保姆,就應當找點事情給對方做。如果他一味客氣,說什麽“自己來”之類,想必這個小姑娘也會覺得不安的。

          果然,聽到唐子風答應了,于曉惠的眼睛裏霎時就有了光彩。剛才那會,她能夠感覺得到唐子風是排斥她這個保姆的,一直擔心唐子風會把她趕走。現在聽唐子風同意讓她去幫忙打飯,她知道自己的工作有保障了,人也頓時就活躍了起來。她原本就長得清新可人,臉上一帶上笑容,就顯得更加青春爛漫了。

          唉,把她留下吧。大不了,她這份工資由我支付,算我雇了個鍾點工來做家務吧。唐子風在心裏盤算著。

          “叔叔,你吃幾兩飯?要給你打幾個菜,你喜歡吃肉菜還是素菜?要不要帶一份湯回來,食堂裏的湯是不要錢的。”于曉惠一口氣就問了好幾個問題。

          唐子風拉開抽屜,把出門之前買的飯菜票抓了一把,交給于曉惠,說:“你看著買吧,兩葷一素,六兩飯,如果拿得動,就帶個湯回來。”

          “不用這麽多飯菜票的。”于曉惠看著一大把飯菜票,覺得有些眼暈。

          唐子風說:“你先收著,既然張經理安排你幫我做家務,以後你就天天幫我打飯吧,飯菜票你記個賬就好了。”

          說到這個程度,于曉惠也沒法說啥了。她到廚房轉了一圈,拎出來一個上下三層的飯盒,另外一只手則拿了兩個飯盆。這飯盒和飯盆,也是張建陽給唐子風預備的,據說是廠部小食堂的東西,是“借”給唐子風使用的。唐子風對于這樣的小節問題已經免疫了,一家大廠子簡直就是一座寶藏,從公家順個飯盒之類的事情,實在是不值一提。

          于曉惠離開之後,唐子風在幾個房間都轉了一圈,這才發現各個房間都已經收拾得井井有條。他出差之前只是把自己從京城帶來的行李隨手扔在床上,這會兒發現他的衣服都已經收拾到衣櫃裏了,外衣是用衣架挂著的,內衣則疊得四四方方的,擺放在櫃子的擱板上。南邊這個房間,是唐子風當作臥室的,床上的床單鋪得整整齊齊,被子疊得幾乎像部隊裏的“豆腐塊”一樣平整。北邊的房間,唐子風打算作爲書房,此時擺了一張行軍床和一套辦公桌椅,他帶來的十幾本書都碼在辦公桌上。他出差這麽多天,辦公桌上一點灰塵都沒有,顯然是于曉惠的功勞了。

          這個小保姆,倒的確是挺能幹的。

          唐子風翻了翻書桌上的書,看到擺在最上面的一本書裏面夾了一張小紙片,估計是作爲書簽的。唐子風進門的時候,于曉惠坐在北屋的地上津津有味閱讀的,正是這本書:今年上半年才出版的三聯書店版《射雕英雄傳》。武俠小說對于中學生的吸引力真是沒說的,于曉惠作爲一個女孩子,看武俠居然也能如此入迷,以至于唐子風進門的聲音她都沒有聽見。

          于曉惠很快就回來了,兩只手各端著一個飯盆,那個三層的大飯盒勾在右手的兩個手指頭上。這姑娘看起來瘦弱,手上還真是有點兒勁的,端著這麽多飯菜從食堂走過來,居然沒潑沒灑。

          “叔叔,給你打了6兩米飯,一個回鍋肉,一個青椒肉絲,一個白菜,一共是6塊2毛錢。湯是免費的。”

          于曉惠把買來的飯菜在客廳的小飯桌上擺好,向唐子風彙報道。

          唐子風到廚房拿了一個碗,把米飯撥了一半出來,放到于曉惠面前,吩咐道:“來,坐下吃吧。”

          “不!”于曉惠像是驚著了一樣,往後退了半步,連連擺著手說:“叔叔,我一會就回家去吃飯,這些都是你的。”

          “你以爲我是豬啊。”唐子風笑道。他指了指對面的位子,說:“我讓你買6兩飯,就是算好咱們倆一人一半的,我也不知道你飯量多大,不過三兩米飯你肯定是能夠吃下去的。如果還不夠,你就只有回家再吃了。來,坐下。”

          “不,我不能吃你的飯。”于曉惠堅持說。

          唐子風把眼一瞪,說:“讓你吃,你就吃,怎麽這麽羅索?難道我在這吃飯,讓你站在旁邊看著?趕緊地,不聽話我就讓張建陽把你領回去了。”

          最後一句話,顯然是讓于曉惠害怕了。她不敢再執拗,怯生生地坐下來,拿起了筷子。

          “挾菜吃啊,你光吃白菜幹什麽,多吃點肉才是正道!”

          唐子風見于曉惠的筷子只往那份白菜裏伸,不由得急眼了,他索性抄起裝回鍋肉的盤子,不容分說便撥了一半到于曉惠的飯碗裏。

          “叔叔,我……”于曉惠擡起頭,看著唐子風,不知道說啥好了。

          “趕緊吃!”唐子風說,“我喜歡吃飯的時候有人陪著,這樣吃起來香。一個人吃飯沒意思,是不是?”

          “嗯。”于曉惠答應著,吃飯的速度明顯快了幾分。她嘴裏說著不吃,動作卻很誠實,她大口嚼著油汪汪的回鍋肉,臉上明顯有著一種享受的表情。

          唉,可憐的娃,估計家裏也沒啥好吃的吧。

          唐子風在心裏生起了一些悲天憫人的情緒。

          罷了,以後多留她在這裏吃幾頓飯,也算是行善積德吧。張建陽沒有看錯人,自己的確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張建陽把于曉惠安排在自己這裏,或許也是存了這樣一份心思吧。

          “曉惠,喜歡看小說啊?”唐子風一邊吃飯,一邊問道。

          “嗯。”于曉惠應了一聲,隨即又趕緊說道:“叔叔,對不起,我沒經過你同意,就看了你的書。”

          “沒事沒事,書就是給人看的嘛。”唐子風說,“你過去看過金庸的書嗎?”

          “沒有。”于曉惠說,“我光是看男生他們傳看過,他們是在書攤上租的,是繁體字的,男生可迷金庸了。”

          “你呢?”

          “我也覺得他的書挺有意思的。”于曉惠不好意思地說。

          “嗯,金庸這套書,一共是36本,我只帶了射雕過來。你如果喜歡看,我讓京城的朋友把剩下的也寄過來。”

          “不用了。”于曉惠小聲說,“其實我也就是隨便看看。”

          “多看點書沒壞處。”唐子風說,“我這裏的書,你如果喜歡看,可以拿回家去看。我這次來得匆忙,沒帶多少書來。過一段時間我讓京城的朋友把我的書都寄過來,有好幾千本呢,就怕你看不過來。”

          “你有這麽多書啊?”于曉惠眼睛裏直冒小星星,她簡直無法想象擁有幾千本書是何等的一種土豪生活。

          兩個人邊吃邊聊,很快就吃完了。于曉惠在經曆了最初的忸怩之後,也就放開了,兩個肉菜有一多半是進了她的肚子。吃過飯,她手腳麻利地洗了碗筷,擦了桌子,這才向唐子風告辭,並表示下午下課之後會過來幫唐子風做晚飯,問需要給他買什麽菜。

          打發走于曉惠,唐子風睡了個午覺。睡到兩點多鍾的時候,他起身出了門,前往勞動服務公司。周衡給唐子風放了半天假,唐子風原本是打算在家裏歇半天,明天再去勞動服務公司。因爲有了于曉惠這樁事,唐子風決定提前去見張建陽了。何日請長纓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