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7z8ht0"><code id="7z8ht0"></code><label id="7z8ht0"></label><dd id="7z8ht0"></dd><acronym id="7z8ht0"></acronym></optgroup>
                  • <option id="bj7yn7"></option><i id="bj7yn7"></i><noframes id="bj7yn7">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三十二章 重賞之下必有勇婦

                        “諸葛亮會”這個說法,在體制內很流行,它的源頭來自于“三個臭皮匠,抵得上一個諸葛亮”這句俗語,其實就是一個集思廣益的員工會議而已。東區商店有30多名職工,除去倒休的和需要在櫃台裏值班的,一共來了十七八個人。鄭斌的經理辦公室坐不下這麽多人,于是便把會議挪到倉庫的一角去開。

                        會議一開始,張建陽便開門見山地說道:

                        “各位師傅,唐助理給我們帶來了周廠長的指示。周廠長希望我們勞動服務公司能夠轉變經營觀念,開拓思路,不但要實現扭虧爲盈,還要成爲全廠最能賺錢的部門。剛才,唐助理和我去了東區菜場,和菜場的職工進行了深入的討論。在唐助理的啓發下,東區菜場的師傅們提出了許多合理化建議,對于改善菜場的經營能夠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其中,東區菜場的負責人洪柳師傅提出的一個方案,得到了唐助理的充分肯定。洪師傅認爲,菜場可以改變經營方式,放棄自己采購、自己銷售的模式,把攤位出租給郊區農民,讓這些郊區農民到廠裏來賣菜,以方便群衆。

                        “唐助理和我測算了一下,如果采用出租攤位的方法,僅東區菜場,一年除了支付現有職工的工資和水電支出之外,還能給公司上繳近20多萬的利潤。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轉變。

                        “唐助理要求我們,要開動腦筋,學習東區菜場的經驗,積極分析咱們東區商店經營中存在的問題,開動腦筋,群策群力,爭取找出一個既不會影響方便群衆的目的,又能夠實現扭虧,爲公司上繳利潤的方法。大家想想看,有沒有什麽好辦法?”

                        說到這裏,他向全場巡視了一周,收獲的卻是一堆漠然的表情。勞動服務公司的職工大多是廠裏職工的家屬,以女性爲主,大家也不懂什麽群策群力,聽張建陽說得繞口,她們也就懶得去琢磨了。不少大媽大嬸把毛衣針和線團拿了出來,開始聚精會神地織起了毛衣。

                        “喂喂,你們這是怎麽回事?”鄭斌有些抹不開了,他用手指著幾個織毛衣的婦女,訓斥道:“張經理剛才說的話,你們聽到沒有?現在是上班時間,把毛衣都收起來,上班時間幹私活,是要扣工資的,知不知道?”

                        幾個女人果然停下了手,並在一刹那間就把線團等物都藏起來了。不過,沒等張建陽松一口氣,就發現她們幾個已經不知從什麽地方掏出了瓜子,你一把我一把地互相謙讓一番之後,便開始bia唧bia唧地嗑了起來。

                        “你們這是……,黃麗婷,要不你先說說,你平時不是很喜歡說話的嗎?”鄭斌氣得七竅生煙,但也拿這些人沒辦法。他不是家屬工,而是廠裏派來的正式職工,平時混在這些女人中間,沒少受她們的氣。情急無奈之下,他只能開始點將了,選擇是商店裏平時最喜歡提意見的女工黃麗婷。

                        黃麗婷是個30剛出頭的少婦,穿著顯得比其他婦女時尚一些,長得也略有幾分姿色,尤其是眼波流動之間,唐子風甚至能感覺到一些蕩漾。聽到鄭斌點自己的名,黃麗婷放下瓜子,攏了攏頭發,問道:

                        “鄭經理,你讓我們說啥呀?”

                        “就是剛才張經理說的那些,你們有什麽想法?”

                        “想法?沒有啊,我覺得張經理非常英明,嗯嗯,唐助理就更加英明了。”

                        “唐助理要求我們集思廣益,提出一些改善咱們東區商店經營管理的方案,你帶個頭,提幾條吧?”

                        “方案?”黃麗婷看看張建陽,說道:“剛才張經理不是已經說了菜場的做法嗎?那咱們就照著學好了,把各個櫃台也租出去,咱們也坐著賺錢好了。”

                        “對對,咱們也坐著賺錢,把櫃台都租出去。”其他婦女也雜亂無章地附和著。

                        鄭斌好歹也當了幾年商店經理,對于商店和菜場的區別還是分得清楚的。他支吾著說:“這個……,咱們商店的情況,和菜場還是不太一樣的,不能完全照搬吧。”

                        “那我就沒辦法了。”黃麗婷幹脆地說,“我就是一個沒工作的家屬,又沒什麽文化,哪能想到什麽好辦法。聽說唐助理是人民大學的高材生,辦法肯定是很多的。要不,就請唐助理說個辦法出來,我們照著做就是了。”

                        說到這,她向唐子風瞟了一眼,唐子風就覺得有一股錢塘潮向他撲面而來,讓他好懸沒直接跪下了。

                        這位大嫂,可真是一個神人啊。

                        唐子風在心裏暗暗嘀咕著,他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說:“我沒有什麽好辦法,我就有幾個問題想先問問鄭經理,不知道合適不合適。”

                        鄭斌趕緊表態:“唐助理有什麽問題就問吧,我知無不言。”

                        唐子風問:“我想打聽一下,目前咱們東區商店有多少名職工?”

                        “一共38人。”

                        “職工的工資一般是多少?”

                        “原來一個月是70塊錢,現在廠裏的經濟狀況不好,我們已經有兩個月沒發工資了。”

                        “那麽商店一年的毛利有多少?”

                        “這個不太好算。我們有些貨采購進來,一直沒有賣出去,錢都壓在庫存裏了。照著銷出商品計算,我們一年的進銷差價是4、5萬元的樣子。”

                        “這麽說,你們的收入用來發工資是足夠的?”

                        鄭斌苦笑道:“哪夠發工資啊。我們壓了這麽多貨在貨架上,這都是錢呢,是要付利息的。有些食品放過期了,只能處理掉,這些損失也得算在成本呢。再加上水電費、油費之類的,我們一年到頭也是淨虧損的。”

                        唐子風點點頭,然後突然把頭轉向衆人,說道:“大家都聽到了,咱們商店一年的毛利是5萬元,但各項開銷算下來,是超過5萬元的,所以咱們商店是淨虧損的。如果我給大家一個政策,只要你們能夠讓商店扭虧爲盈,盈利的部分,廠裏拿出20%來給大家發獎金,大家願不願意去試一試?”

                        “什麽意思啊?”好幾個女工都詫異地擡起頭來問道。唐子風前面說的話,她們是這個耳朵進,那個耳朵出,根本沒放在心上。但唐子風最後一句話說是要給大家發獎金,她們便都聽到了,于是忍不住要打聽發獎金的細節。

                        黃麗婷用明亮的大眼睛看著唐子風,問道:“唐助理,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明年我們商店的毛利能夠增加漲到10萬元,那麽你最少會拿出5000元來給我們發獎金,是這樣嗎?”

                        “前提是你們的成本不能提高,比如說存貨的占款不能增加,水電費不能增加,職工人數也不能增加。”唐子風說。

                        “哦。”黃麗婷應了一聲,便不再吭聲了。

                        經黃麗婷這樣一解讀,其他人倒也明白了,一個個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5000元的獎金,平攤到每個人頭上就有100多元,可不是一筆小錢,沒有人不想賺這筆錢。可是,賺這筆錢的前提,是把商店的毛利增加5萬元,這就有些難度了。要知道,此前商店一年的毛利也就是5萬,現在要翻一番,談何容易。

                        有了利益刺激,大家的積極性倒是高漲了起來,很快就有人開始提出合理化建議了,比如延長營業時間,增加商品種類,有顧客來買東西的時候大家態度友善一點,等等。聽他們的意思,在此前大家的服務態度似乎是有點不盡人意的,“不得打罵顧客”這樣的規定,是不是也貼在店堂中間呢?

                        “小黃,你也說幾句吧。”有人注意到了黃麗婷的沉默,開始向她招呼。

                        “對對,小黃平時最有主意了,你說說看,咱們怎麽才能多賺5萬塊錢。”其他的人也一起鼓噪起來。看樣子,這位名叫黃麗婷的少婦在商店裏挺有些威望,就沖剛才她說的那幾句話,就比其他職工要條理清楚得多。

                        黃麗婷看看衆人,忽然淡淡一笑,說道:“一年多賺5萬塊錢有什麽難的,不過,前提是我能夠說了算。”

                        說到這,她又把頭轉向唐子風,盯著他的臉說道:“唐助理,廠裏敢不敢把東區商店承包給我?如果廠裏同意讓我承包,明年一年做到10萬以上的毛利,扣掉工資、水電,起碼向公司上交3萬元的利潤。”

                        “承包?”

                        衆人都驚了。職工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轉頭去看經理鄭斌,因爲黃麗婷這個想法簡直就是紅果果地在奪鄭斌的權,鄭斌能忍嗎?而張建陽和鄭斌則下意識地扭頭去看唐子風,想知道唐子風對此有什麽看法。

                        唐子風眯起眼睛看著黃麗婷,心裏好生感慨。剛才與黃麗婷一對眼的工夫,他就意識到這個女人不簡單,卻沒料到她居然有這麽大的心,還想著要承包東區商店。從她言語中的那種果斷,唐子風能夠猜得出,她這個想法絕對不是剛才這一會的心血來潮,而是蓄謀已久的。

                        重賞之下必有勇婦啊。何日請長纓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